在《大明王朝1566》中,冯保讨好嘉靖失败,引得一群太监把他往泥里面踩,而此时吕芳却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把他派到裕王府。

对于这一个决定,冯保是死活都不同意,哭着从炕上滚下来,抱住吕芳的大腿:“干爹,您老就在这儿把儿子杀了吧,儿子死也不到裕王府去。”

吕芳为什么要把冯保派到御王府,而冯保为什么又哭着闹着,死活不愿意去呢?

当初冯保为了在嘉靖面前刷存在感,先是自作主张打死了周云逸,后来又指越过直接上级去跟嘉靖报祥瑞,而周云逸的后台就是裕王。

原本想讨好老板没成功,没想到却把未来太子爷的人给收拾了,现在还要把自己派到太子爷的身边,自己不是老寿星上吊,嫌活得太长了吗?

这才是冯保哭着说不想去裕王府的原因。

这两件事情以后,导致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一、嘉靖已经看他不顺眼,二、招了司礼监诸位太监的忌讳(没人喜欢这样的同行和下属),三、得罪了裕王。

处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有冯保的活路吗?

要说整部剧里边,看得最远的人是谁,不是嘉靖,也不是严嵩,而是太监吕芳。

面对冯保的痛哭流涕,吕芳直接跟他说:“我看大明的气数,这个皇位迟早是裕王的。”

老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混的好,不代表几十年后依然能混的好,老板又不是玉皇大帝,能够长生不老。

吕芳这一招,明面上是让冯保暂避锋芒,继续蛰伏,等着以后的崛起。

而实际上,是给自己留了个后手。

自己已经是司礼监老大,再往上升,也没有空间了,下面却有几个虎视眈眈的人,在盯着自己的位置。

自己目前所能做的,要么保证圣恩不衰,要么赶紧扶持自己的心腹之人上位。

但是圣恩这件事情,不在自己的可控制范围之内,都说伴君如伴虎,而自己的老板又是嘉靖这么一位把帝王制衡之术玩到极致的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干掉了。

要扶持新人上位,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做到,再加上自己的年纪也不允许,所以只能从继承人的身上想办法。

嘉靖沉迷炼丹修道多年,很少光顾后宫,导致他的孩子并不多,再加上古时候新生儿的存活率不高,裕王运气好,平安长大,并且娶妻生子(注意,这还是嘉靖的第一个孙子),胜算大一点。

他其实也能看得出来,现在的裕王虽然没有被封为太子,但这一大明王朝的天下,迟早是他的。

作为家境身边的老人,吕芳再想获得御王府的宠信有点难,既然如此,那就换个人过去,而此时在皇宫里举步维艰的冯保,就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在后面吕芳才冯保说:“如果真有裕王入主大内的那一天,干爹这条老命还要靠你。”

这句话吕芳看似说得随意,其实却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作为最被低估的职场小说《大明王朝1566》,如果把它读懂了,职场里面的尔虞我诈就再也不怕了。

吕芳的这一个决定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自己是老板的亲信不假,但此时的老板只是暂时的(假定公司能一直开下去),谁也不会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吕芳对冯保未必没有情分,但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给自己留条后路,总归是没有错的。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此时的冯保已经在泥坑之中,如果不管他,他肯定会被别人踩死,怨不得谁;如果顺手拉他一把,卖他一个人情的同时,顺便还给自己铺了一条后路。

吕芳能在尔虞我诈的皇宫中活下来,并且做到司礼监老大的位置,这些年的苦也不是白吃的。

不管是在皇宫也好,还是在职场也罢,做事情永远都是走一步看三步,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才是活下去的根本。

能够得到现任老板的重用是好事,但是能够提前筹谋,得到未来老板的重用,才是大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