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海军某试训基地高级工程师金辉——

“做试验就要勇于探索”

■赵忠鹏周明顺任慧强

金辉(前排中)组织某创新团队建设方案讨论。夏明辉摄

炸弹在水下爆炸是什么样子?

“水下爆炸与空中爆炸一样,是化学能瞬间释放的过程,开始也有一团火,然后产生冲击波,并在爆心处形成巨大的气泡。近水面爆炸时,会产生像椰子树一样的水花,非常漂亮。”作为水中兵器毁伤研究领域的专家,金辉对“漂亮”的水下爆炸所蕴藏的巨大威力,再清楚不过了。

那年夏末,北方某海域波澜不惊,金辉的心里却“风高浪急”。

这片海域,将进行一次重要的舰艇抗冲击试验,爆炸冲击测量是此次试验的核心任务之一。此次试验,毁伤测量冲击强度之大、时间之短、技术难度之大,前所未有。

海军某试训基地靶场将与清华大学、中科院等几十家军地单位同台竞技。作为靶场测量项目负责人,金辉感觉肩上“压力山大”。

当时,我国靶场爆炸冲击测量还处于攻坚期。困难面前,金辉没有退缩。他带领测量团队,查阅相关资料,请教行业专家,反复推演舰艇抗冲击海上测量流程及要求。

夏日,舱室内温度已经高达40℃。为确保系统工作稳定性,金辉带头爬机舱、钻人孔盖,安装调试设备。每根测量电线、每个接插头,他都亲自检测;每个通道的参数设置、每组数据,他都仔细核对,确保每一项工作“零差错”。等他大汗淋漓地从舱室爬出来,夜色已经浸染了天空。

“我们当时满脑子想着,传感器怎么才能既满足试验结构强度要求,又方便安装?于是就一直试、一直试。”金辉说,测量重要的压力数据时他们先后试验了10多种传感器安装方法,仅安装支架材料,就更换了六七种。其实,当时有人认为,在时间如此短的情况下,完全没有必要试验这么多种方法。但是金辉力排众议,经过反复多次试验和探索,最终求得“最优解”。

伴随着一声声水下惊雷,某型舰艇抗冲击试验取得圆满成功。安放在周边海域和扫雷舰上的各种精密测量仪器,源源不断地记录下了水爆试验的宝贵数据。金辉团队成了唯一一家拿到某型水雷爆炸载荷数据,数据有效率达100%测量单位。

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金辉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2014年,金辉进行了颈椎植骨手术。术后仅1个月,团队成员惊讶地发现,他们居然在某型装备实射试验现场又看到了金辉。当时的他,皮肤苍白,一脸病容。由于戴着颈椎护具,他不得不挺直脖子,将试验报告举到眼前才能翻阅。同事们劝他回去休息,他却说:“现在是试验的关键时期,我岂能置身事外?”

熟悉金辉的人都知道,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做试验就要勇于探索,不断开展科研攻关。”他以此激励团队成员,也鼓励自己,完成了科研人生中的一次又一次突破:他带领团队开展自主创新研究,发展了水中兵器在复杂边界条件下毁伤理论,建立了水中兵器近场爆炸计算模型和评估方法,填补了国内水中兵器毁伤研究领域多个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