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信息时报

A08~A09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卢杰

A08~A09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卢杰 陈文杰(除署名外)

走进剧场,收获一顿爆笑。近年来,观看即兴喜剧成为不少广州年轻人的娱乐选择之一。相比相声、小品等传统喜剧形式,即兴喜剧不但是个舶来品,也是一个新鲜词。即兴喜剧是什么?它是如何俘获观众的心?从业者对即兴喜剧的未来又有何看法?下面,跟随记者的脚步,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什么是即兴喜剧

没有剧本与排练,却能让观众捧腹大笑

在记者观看的其中一次即兴喜剧表演中,它是这样开始的。

主持人向台下观众提问,“有没有一句电影台词让你印象深刻?”“如果遇到了你的前女友,你想跟他说什么?”“如果老板打电话给你,你觉得他会跟你说什么?”观众在台下纷纷发言,台上的演员则将观众的只言片语记录在纸上。大约写了20多张纸条后,演员再向观众索取三个关键词。观众打开脑洞,提出了打赌、医院、婚房等毫不相关的词语。一切就绪后,即兴演员以其中三个关键词为主线,以纸条上毫无关联的语句作为演出台词的一部分。

“我刚刚接到一通电话,说我的儿子出了意外,现在脑出血被送去医院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别慌,先问清楚是什么原因。”演员捡起一张纸条,念道:“昨晚打赌输了一个盒饭。”

“你儿子太脆弱了吧,打赌输一个盒饭都要脑出血?”

“还不是因为穷。他以前想结婚,但是婚房首付差一个盒饭的钱,所以结不成。现在又输了一个盒饭,就整整差两个盒饭的钱啊!”

在演员的表演过程中,观众也随着剧情无厘头的展开而爆发出一阵阵笑声。尤其当演员念到的纸条内容跟舞台上表演的剧情恰好相关的时候,台下的笑声会更大。

在日常经验中,无论是电视、电影,还是舞台剧、小品,诸多戏剧表演都要求剧本先行,甚至剧本好不好成了评判一部戏剧好不好的重要标准。而观看即兴喜剧的观众则完全放弃对剧本的评判,他们想看的是即兴演员如何在没有剧本与排练的前提下,通过与观众的互动交流,以及表演者自身迸发出的灵感碰撞,在舞台上形成一出没有重复性的、却又能让观众捧腹大笑的表演。“我们作为观众,就是想看台上的演员能够在没有剧本的情况下多整活。”即兴喜剧爱好者吴里对记者说。

除了没有剧本外,即兴喜剧还有一个核心原则,叫做“Yes, and”。它是指当演员在舞台上提出一个信息之后,搭档应该接受这个信息,并在此添加新的信息反馈给对方。正因为有这样的原则,所以无论演员在台上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往下接着走,以给观众一台信息完整的表演。

即兴喜剧在广州

两个曾公演的剧团,一群充满热爱的人

现代流行的即兴喜剧诞生于1963年的美国,是美国重要的喜剧形式之一。20世纪初,一些外国友人将它带入中国,即兴喜剧表演开始在中国戏剧表演圈生根发芽。“北京即兴”“飞来即兴”“人民即兴公社”等是最早一批在国内推广即兴喜剧的团队。在广州,“即兴爆肚”剧团和“西瓜即兴”剧团是目前仅有的两个曾开展大规模公演的纯即兴喜剧团队。

“即兴爆肚”团队主理人卡卡是广州最早开始推广即兴喜剧的表演者,从2017年成立“即兴爆肚”剧团开始,卡卡和同伴登上过各种各样的舞台。除了常规的小舞台,他们上过广州大剧院的舞台,上过广东广播电视台的综艺节目,甚至在农村的祠堂里表演过。“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们去一个高端的私人宴会做表演,12个‘富二代’坐在台下看我们的演出。”卡卡说。

“我觉得做这件事情困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寻找一群对此充满热爱的人,并维持整个团队。”卡卡说,做即兴喜剧不是一件赚钱的事,团队里也不是每个人都想往同一个方向发展。“有的人想做全职演员,有的人只是出于兴趣,有的人甚至忙着创业。我们曾经开玩笑说,除非他破产了,不然很难叫他回来演出。”

“西瓜即兴”剧团主理人嘉庆有同样的感受。他说:“我们现在最主要的还是热爱,我将它作为一个爱好去运营。能够有一群同样喜爱即兴喜剧的人聚在一起,目前来说就已经很好了。即兴喜剧在广州来说还是非常小众的,很难去考虑赚钱的事情。”

嘉庆自己就是一名戏剧爱好者,他在2017年接触即兴喜剧,通过学习后,在2018年中开始筹建“西瓜即兴”剧团,招募了一群有基本表演功底的演员组成团队,于2019年3月开始首次演出。“一开始,我喜欢即兴的原因是乐于当下,在那一刻我想做什么都可以(舞台上)。经过多年的学习,我发现了更多的意义,在即兴的舞台上有很多的正能量,如‘让同伴发光’‘所有的错误都是礼物’等概念,以及即兴最大的精神‘Yes,And’。我觉得,这些概念都是可以让人进步的东西,所以我们在不断地推广这些即兴的精神。”嘉庆说道。

除他们外,“纯粹幽默”“智同笑合”“野生喜剧”等脱口秀团队也有即兴喜剧的部分,但不算主打。西维和Faty是“纯粹幽默”脱口秀团队中偏向即兴喜剧的表演者。他们称,暂时来说,脱口秀这种表演形式的推广会比即兴喜剧更好,而且更容易。不提脱口秀已有几个爆红的线上综艺节目,就线下表演而言,脱口秀也比即兴喜剧更令人印象深刻。Faty说,“大部分人第一次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即兴喜剧比脱口秀更好笑,但过后就忘了。”西维说,“因为即兴喜剧本身没有剧情可言,而脱口秀是一种主题内容的表达,无论是表演者还是他所说的内容,都更容易让观众记住。”

剧场之外

跨界企业培训,帮助员工更多地了解自己

北京即兴演员张旭和伙伴一起创立的“人民即兴公社”剧团是国内第一批推广纯中文即兴喜剧的团体。2011年,正在大学学表演的张旭在同学介绍下,去了鼓楼的BeijingImprov(北京即兴——北京第一个即兴话剧双语工作坊),接触了即兴喜剧。在张旭看来,即兴喜剧有比好笑更大的作用。

“一开始,我觉得即兴喜剧很刺激,很在乎自己在舞台上的表现好不好,会有偶像包袱。尤其是我作为一个话剧演员,我希望自己在舞台上比别人优秀。当时我对即兴喜剧的理解是,这就是一个比谁脑子聪明的游戏。”张旭介绍,话剧专业科班出身的他很快适应了即兴喜剧,并和伙伴成立了“人民即兴公社”,有时候会组织去酒吧里演出。而在一次演出过程中发生的一幕,让张旭进一步思考即兴喜剧的意义及边界。

他说:“一次,我和我的搭档在舞台上表演,台下观众给我们的关键词是内裤。我们演了一对大学宿舍的室友,我的搭档把内裤捡起来(无实物表演),他捏着鼻子问我,这是谁的?我记得我当时有三个动作,先往后跳了一步,拉开距离,双手插在胸前,作出保护动作,然后再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这是一个推卸的态度,所以这三个动作特别连贯,以至于我后来在反省时触动很大。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在舞台上会害怕,为什么我会没有安全感?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把即兴喜剧从一个比谁聪明的游戏变成了解自己的一个方式。”

张旭表示,没有剧本,没有排练,即兴演员在舞台上是藏不住的,内心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恐惧,都会一览无遗。后来,他们开始将即兴喜剧的形式用在企业培训中,让员工通过这种方式快速看到自己和别人的真实一面,帮助企业团队更快融合。“这个事情有利有弊,利的地方在于特别好玩,而且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个人的大概性格和他处理各种关系的方式。但不好的地方是,它对一般人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张旭介绍,这些年来,他一直从事即兴喜剧舞台表演以及企业培训,还将即兴喜剧跟心理咨询融合,帮助大家更多地了解自己。

走向未来

吸引更多年轻人,即兴喜剧市场将更热闹

“即兴喜剧的精华在于它没有剧本,但推广的难点也在这。因为只有来到线下剧场观看演出,才能知道这是一种好笑的表演。但观众很难将这个信息传递给没有来看演出的人。同时,每一场即兴喜剧表演都是无法重复的。”卡卡说,“即兴喜剧的效果很好,观众都很喜欢,但知道的人还是太少了。现在的市场甚至不能维持一群即兴演员以此作为主业。”

“即兴喜剧可以说改变了我的人生。”即兴喜剧演员小猪告诉记者,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表演者,因为即兴喜剧,他如今成了《外来媳妇本地郎》剧组中的一个常驻演员。卡卡表示,经过多年的努力,他们的团队已成为广东广播电视台的常客,甚至几档综艺节目里专门有一个环节是即兴表演环节。通过电视等媒介的推广,总比在线下一个个剧场演出要来得容易。卡卡通过实践观察还发现,年轻人尤其是小朋友对即兴喜剧的接受程度特别高。卡卡说,“可能是喜欢即兴喜剧这种可以控制台上演员的感觉吧,对他们来说很新鲜。如果他们在小时候就接触即兴喜剧,我相信长大以后也会继续喜欢的。”

“现在已经有好的苗头出现,因为越来越多的小众形式被发现,并由资本运作,成为线上综艺节目的内容。”嘉庆表示,即兴喜剧的发展,广州到现在不过三四年。但他认为,广州有庞大的年轻人群,以及广州人有开放和包容的性格,即兴喜剧在广州还是很有发展潜力。嘉庆说,“如今,广州越来越多的表演团队开始加入即兴喜剧的元素,我们也有了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伙伴,我相信即兴喜剧市场的未来一定会热闹起来。”

张旭也表示,他对即兴喜剧的未来有信心。他介绍,国内一些地产公司想要活化旗下一些闲置场地而又不想单纯靠广告宣传时,会联系一些即兴喜剧团体参与,将自己的场地打造成文化空间。“因为这些企业、资本,看到了即兴喜剧对年轻人的影响,认同即兴喜剧会在年轻人中产生吸引力,所以他们在这方面开始有了投入。”张旭说,以前他们的公演大多集中在北京和上海,而现在有全国巡演,因为不少城市都出现了即兴喜剧的剧团和剧场,也有年轻观众。

他们说“即兴喜剧”

我们作为观众,就是想看台上的演员能够在没有剧本的情况下多整活。

——即兴喜剧爱好者吴里

我喜欢即兴的原因是乐于当下,在那一刻我想做什么都可以(舞台上)。经过多年的学习,我发现了更多的意义,在即兴的舞台上有很多的正能量,如“让同伴发光”“所有的错误都是礼物”等概念,以及即兴最大的精神“Yes,And”。我觉得,这些概念都是可以让人进步的东西,所以我们在不断地推广这些即兴的精神。

——“西瓜即兴”剧团主理人嘉庆

年轻人可能是喜欢即兴喜剧这种可以控制台上演员的感觉吧,对他们来说很新鲜。如果他们在小时候就接触即兴喜剧,我相信长大以后也会继续喜欢的。

——“即兴爆肚”剧团主理人卡卡

一开始,我觉得即兴喜剧很刺激,尤其是我作为一个话剧演员,我希望自己在舞台上比别人优秀。当时我对即兴喜剧的理解是,这就是一个比谁脑子聪明的游戏。后来,我把即兴喜剧从一个比谁聪明的游戏变成了解自己的一个方式。

——北京即兴演员张旭

未来,不敢说即兴喜剧能够成为一个全民接受的喜剧形式,但希望能有几个大家所熟知的即兴喜剧演员出现。

——脱口秀表演者

西维

谈本土化

我们会主动进行本土化探索,我们有一段长即兴的表演叫做“无心害你”,形式上综合了即兴喜剧表演和目前国内比较流行的剧本杀游戏。两者融合在一起,这在我目前了解到的范围内都是少见的。

——“即兴爆肚”剧团

主理人卡卡

我暂时不会过多考虑本土化。因为即兴喜剧就是一个舶来品,这一点无需避讳。目前它的传播范围不广,但我希望观众能够看到这种喜剧形式在国外是怎么样的,在它的发源地是怎么样的。同时,因为即兴喜剧在国外已经发展出很多流派和很多玩法,所以不进行本土化也不会让观众们觉得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