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国际金融报

国际金融报记者罗葛妹不幸染疫,已入住方舱。她不顾头晕症状,坚持履行记者职责,给我们发来了方舱现场一手见闻,一图一语亦珍贵。谨此致敬罗葛妹以及所有奋斗在一线奉献成炬微光的勇士们!谨此祝愿亲爱的病友们早日康复,早日归来!

4月21日,我们一家核酸筛查结果异常。第二天,“大白”上门复核,我的检测结果仍异常,打开健康码,果然红了。好在家人都正常。

4月23日早晨7点,我接到居委电话,被通知要去方舱隔离。和家人简单沟通后,我麻利地吃了早餐,收拾好行李,便坐上了疾控中心的车,10点左右到达距离居住小区不到3公里远的中转站,等待进方舱。

中转站逗留几个小时后,4月23日晚8点半,我们被转运到位于浦东新区惠南镇的南汇方舱。

上车向方舱出发

宿舍设施完备

坐在去方舱的大巴车上,我望着窗外,发现上海的夜竟如此安静,此时还不到八点。

很快,大巴车到达目的地。询问志愿者才知道,这里是南汇方舱隔离点,借着灯光,大概能看到好几排五六层高的楼房整齐排列着,楼与楼中间还单独搭建了方舱。

我背着电脑、推着行李箱,穿过一条近百米的走廊,上三楼,右手边便是我们的“宿舍”。这里是2011年就停办的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我们入住的是原来的学生宿舍,生活设施完备,24小时供应热水。三室一厅,每间房住四人,男女分开,洗漱空间足够大。随后还给我们发放了崭新的被褥枕头、脸盆、牙膏牙刷、毛巾、卷纸等生活用品。

三室一厅宿舍

刚刚整理好的床铺

发放的生活用品

宿舍左侧

宿舍右侧

我们寝室4人,分别是90后单身姑娘、80后二孩妈妈(我)、豪爽的70后和年长的70岁奶奶,相处几小时后,大家就熟络了起来,一起打扫、一起洗漱,我想这或许是小“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晚上11点半,寝室关灯准备睡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能清楚听到室友们的呼吸声、间歇性咳嗽声,有时还咳得停不下来,只能起身猛灌几口热水。

醒来已是早晨六点半,窗外很明亮,看来是个好天气。

热心的病友

4月24日早上六点多,室友们已陆续起床洗漱、吃早餐。领到早餐的室友们喜出望外:“这比家里的丰富多了!”

吃完早餐,我感觉有头晕症状,便躺下眯了会儿。醒来后,看到单元楼栋微信群里说,孙师傅可义务推拿,缓解头晕头痛。我立马下楼求助。没想到,在方舱还能享受到30年老手艺的VIP服务。孙师傅一脸笑容,说我是今天第二位“客户”,第一位是准备断奶的新手妈妈,“大家都是室友,能帮点是点”。

吃完早餐,就盼着午餐吃什么、晚餐吃什么。再有时间,就拖拖地,和家人通个视频电话,报告一下寝室生活。

午餐

晚餐

室友小曹在拖卫生间

下午,我们还每人领了一包中药,自己泡着喝或者热水壶熬一下再喝。大家都不敢有丝毫怠慢,认真遵医嘱照做,希望能尽快好起来!

记者:罗葛妹

编辑:姚惠

责任编辑:毕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