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经济参考报

近日,芜湖映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映日科技”)首次发布招股说明书,欲冲刺创业板。招股书显示,报告期(指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下同)内,映日科技经营业务稳健增长,但应收账款也“水涨船高”,经营性现金流因此受到了一定影响。《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映日科技关联交易、“转贷”事项、关联担保较为频繁,关联方为其提供无偿担保或反担保等金额合计逾亿元。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映日科技上述部分问题涉及公司财务独立性和财务内控问题,或将成为本次IPO进程中监管层问询重点。

主要业绩稳健增长应收账款水涨船高

据招股书披露,映日科技是一家专业从事高性能溅射靶材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财务数据显示,映日科技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264.54万元、14761.81万元和31504.45万元,其中2020年和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31.05%和113.42%;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35.42万元、2661.75万元和8407.00万元,其中2020年和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115.45%和215.85%。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在映日科技经营业绩稳健增长的同时,其应收账款也在“水涨船高”,报告期内分别为5769.02万元、7308.84万元和11419.09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1.21%、49.51%和36.25%。映日科技对此表示,未来若客户的财务状况、合作关系发生恶化或催收措施不力,公司将面临一定的应收账款回收风险,亦会影响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对公司盈利能力和资金状况造成不利影响。

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映日科技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82.76万元、-3002.48万元和-6346.11万元,不仅和归母净利润“背离”,还呈持续下滑态势。对于2020年和2021年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数的原因,映日科技表示,公司收入快速增长的过程中,由于存在信用期,客户货款流入会有所延后等,此外库存增加和原材料价格波动对经营性现金流也有一定影响。

报告期内,映日科技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16次/年、2.10次/年和3.16次/年。在招股书中,映日科技列举的江丰电子(股票代码“300666”)等4家同行业上市公司,2019年和2020年平均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3.55次/年和13.67次/年(2021年相关数据未披露)。相比之下,映日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明显低于同行。

报告期内转贷频发财务内控不规范

报告期内,映日科技对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7601.00万元、10692.54万元和26522.04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7.48%、72.43%和84.19%。与此同时,映日科技对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694.61万元、7923.53万元和22524.54万元,分别占当期采购总额的67.16%、66.07%和77.12%,可见映日科技上下游的集中度均较高。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为满足商业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受托支付的要求,存在供应商协助映日科技转贷以及映日科技协助客户转贷的情形。2019年,厦门点睛巨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点睛巨石”)、芜湖体西热传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体西热传”)、常德市金剀稀有金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常德金剀”)和株洲科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株洲科能”)分别协助映日科技转贷710万元、680万元、1377.89万元和402万元,合计达3169.89万元。

其中,常德金剀和株洲科能均为映日科技大供应商。报告期内,映日科技对常德金剀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045.65万元、4556.46万元和10112.27万元,分别占当期采购总额的29.26%、37.99%和34.62%;同期,映日科技对株洲科能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814.53万元、1616.85万元和4138.74万元,分别占当期采购总额的25.96%、13.48%和14.17%。其中,常德金剀一直是映日科技报告期内第一大供应商。此外,点睛巨石和体西热传均为映日科技关联方,点睛巨石由映日科技重要股东亲属100%持股,映日科技则直接持有体西热传30%股份。

记者发现,映日科技报告期内还存在协助关联方“转贷”的情况。2019年1月,映日科技作为芜湖长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长信科技”,股票代码“300088”)供应商,曾协助长信科技转回贷款1.2亿元。目前,长信科技通过天津美泰真空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美泰真空”)间接持有映日科技6.52%的股份。

业内人士认为,“转贷”一直是发审机构和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在IPO审核过程中,监管层一般会要求发行人说明“转贷”事项形成的原因、资金流向、具体用途以及是否存在违法违规及被行政主管机关处罚的风险。报告期内,供应商协助映日科技转贷以及映日科技协助客户转贷涉及金额高达上亿元,深交所可能会要求映日科技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结合资金流水核查,确认资金流向和使用情况,是否存在跨期行为、违规行为等。

此外,报告期内,映日科技存在通过小额票据或银行存款形式将超过货款部分找回给客户以及取得供应商进行差额找回的小额票据或银行存款的情形,所涉金额合计为83.68万元;还存在通过员工官后忠、郭静的个人银行卡代为收付小额款项的情形,涉及金额为40.79万元。

实控人曾任职关联方关联担保事项频发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关联方长信科技分别为映日科技第二大、第二大和第五大客户,映日科技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1980.46万元、2079.18万元和3452.30万元,分别占当期销售收入的17.58%、14.08%和10.96%。报告期内,映日科技生产的产品ITO靶材,对关联方销售金额分别为1603.03万元、1522.86万元和2165.49万元,其中向非关联客户的销售金额仅有352.44万元、363.85万元和426.89万元。

映日科技对长信科技的ITO靶材销售,不仅规模较大,而且销售价格也低于同期对非关联客户销售平均单价。据招股书披露,映日科技报告期内对长信科技销售的ITO靶材平均单价分别为1948.69元/kg、1654.80元/kg和1688.21元/kg,而同期向非关联客户销售的平均单价分别为2144.53元/kg、1756.95元/kg、1870.79元/kg。

《经济参考报》记者进一步研究发现,映日科技目前的控股股东兼实控人张兵曾在长信科技任职,其2005年1月至2020年8月历任长信科技总工程师、副总裁、常务副总裁、董事及总裁;2017年4月至2020年8月,兼任长信科技子公司重庆永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重庆永信”)董事长、长信科技子公司美泰真空董事长等。映日科技目前的监事张丹2013年4月至2017年4月历任长信科技秘书、证券专员,2017年5月至2019年4月历任重庆永信人事副经理、商务副经理,2019年5月至2020年6月任长信科技采购中心高级主管。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梳理,报告期内长信科技为映日科技提供的担保保证共计7笔,合计最高担保金额为6000万元(部分担保方式为最高额保证担保),且长信科技均为映日科技与主债权人之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除了长信科技外,映日科技报告期内还存在其他关联方为其提供无偿担保或反担保的情况,担保方包括芜湖映鑫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映日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等,涉及金额高达上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映日科技和关联方之间资金往来频繁,部分情况涉及公司财务独立性,此次IPO其财务独立性很有可能作为重点事项被监管层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