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浙江法制报

本报记者 许梅通讯员 朱震婕肖茂鹏

本报讯“平时都是我在照顾大哥,现在大家平分不公平!”法庭上,被告徐某洪激动地辩驳道。而他对面的原告,则是他的亲兄妹。徐家大哥徐某勤因车祸去世后,因为赔偿金的分配问题,徐某洪等七兄妹产生了争执。近日,衢州市衢江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继承权纠纷。

徐某勤年近70岁,一生未婚无子女。2020年,因一场交通事故,徐某勤不幸身亡。

徐某勤生前与弟弟徐某洪共同生活,年轻时曾帮忙照顾徐某洪的子女。当年8月,料理完徐某勤的后事后,徐某洪起诉交通事故肇事方及保险公司要求赔偿。

诉讼过程中,法庭依法追加徐某勤的其他6名兄妹参与调解,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由保险公司赔偿81万元,肇事方另外赔偿8万元。

然而,面对这89万元死亡赔偿金,徐某洪与六兄妹产生了严重分歧。今年1月,六兄妹向衢江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金在七兄弟姐妹间平均分配。

徐某洪坚持认为,大哥在世时,自己对他关照有加,理应多分。而6名原告则认为,大哥在世时有自己的经济来源,也有相应的生活能力,根本不需要接受徐某洪的照顾。

衢江区法院经审理认为,交通事故赔偿金形成于死者死亡之后,是对死者近亲属的补偿,性质上并非遗产。原、被告基于死者近亲属的身份关系取得了参与分割赔偿金的资格,但如何分配应充分考量其与死者关系的远近、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等因素。本案兄弟姐妹之间的扶养义务不仅体现在物质层面,精神上的照顾也同样重要。徐某勤生前长年与被告徐某洪共同居住生活,虽然在物质上徐某勤可以实现自给自足,但在情感上、精神上的交流双方较为紧密,理应多分得死亡赔偿金。最终,法官认定,在7名近亲属中,被告徐某洪可以分得30%的死亡赔偿金,其余赔偿金由其他六兄妹平均分配。死亡赔偿金取得后如何分配,司法实践中一般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继承编的规定予以处理,没有遗嘱的情况下,按照遗产继承的法定顺序进行分配,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