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俄军地面部队从东、南、北、东北等四个方向突入乌克兰境内纵深,初期进展较为顺利。不过,乌军主力部队基本上都固守在各个大中型城市以及城镇中,依托城市内的复杂地形进行抵抗。因此,俄乌军事冲突在爆发一周后至今,早已经演变成了一场近几十年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攻防战。

其中,又以乌克兰在亚速海沿岸的重要城市——马里乌波尔攻防战的战况最为惨烈,双方伤亡也最大。从实战经验总结的角度来看,此次俄乌军事冲突带给了我们一个全新认识和剖析现代以及未来合围攻坚战的例子。

俄乌冲突中,城市攻防战打得非常激烈。俄军之前的城市战经历

对于大中城市的城市战,俄军其实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刻骨铭心”。早在1994年12月爆发的第一次车臣战争中,刚刚独立仅3年的俄军就经历了极其惨烈的格罗兹尼城市战。当时,俄罗斯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对于车臣战事非常乐观,曾经说过只需要一个空降营就可以在几天内拿下格罗兹尼。实际上,俄军集中了3.8万人的地面部队,装备了2221辆各型坦克装甲车辆以及388门各种口径的火炮,准备从东、西、北三个方向进攻格罗兹尼。

然而,格罗兹尼作为高加索重镇,市区面积达50余平方公里。再加上经过苏联时代的长期建设,这座城市地形极其复杂,拥有大量的地下通道和防空设施。因此,在俄军地面主力机械化部队贸然突入城区后,车臣反叛武装利用熟悉地形地貌的优势,组建了大量反坦克狙击小组围攻俄军部队。虽然最后俄军以强大的空中打击和炮火优势占领了格罗兹尼,但也付出了阵亡1376人、失踪408人、200余辆坦克装甲车辆被毁的惨痛代价。而且在1996年,驻守在格罗兹尼城内的俄军部队遭到车臣反叛武装的大举反攻,被迫全面撤退,宣告了第一次车臣战争的彻底失败。

之后,车臣反叛武装在1999年8月7日悍然入侵达吉斯坦南部地区,而当时刚刚被叶利钦任命为政府代总理仅2天的普京立刻下令俄军予以全面反击。第二次车臣战争由此打响了。到了9月30日,俄军就从东、北、西三个方向攻入车臣境内,并在12月25日发起了对格罗兹尼的总攻。这一次,俄军全面总结了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围攻格罗兹尼伤亡惨重的教训,采取了全新的战术。

即使防护能力好的坦克装甲车辆面对城市战时也要倍加小心。

首先,对城内下达最后通牒,并且疏散了大量城内的平民。之后,俄军出动轰炸机以及大口径火炮,对城内的高大建筑以及可能被用来进行抵抗的所有楼房实施了全面打击、摧毁,消除了车臣反叛武装利用高层建筑伏击俄军部队的威胁。之后,俄军装甲部队采用战线平推的方式对残余的车臣反叛武装进行清扫。同时,俄军派出了大量特种部队进行渗透,歼灭隐藏在废墟中的车臣反叛武装游击小组,并且为友军指示打击目标。

经过一个多月的鏖战,到了第二年2月4日,俄军终于将胜利的旗子插到了格罗兹尼市中心的政府大楼。2月6日,身为俄罗斯代总统的普京正式宣布,俄军在车臣的军事行动结束。虽然俄军采取了正确的战术,但是由于格罗兹尼城内盘踞的上万名车臣反叛武装和雇佣军负隅顽抗,还是付出了阵亡1173人的高昂代价。

两次车臣战争“刻骨铭心”的经历,开始让俄军更加重视城市战,并且有针对性地研发武器装备,制定相应的战术。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2015年俄军介入叙利亚内战后,与叙政府军配合作战,打了几场非常漂亮的城市攻坚战,包括收复北部重镇阿勒颇、著名古城巴尔米拉以及东部重镇代尔祖尔等,全面稳定了叙国内局势。而且,通过与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城市游击战的对抗,俄军也更进一步改进城市攻坚战的装备和战术,摸索了以钻地弹打击地下通道和掩体、温压弹打击室内有生目标、大口径迫击炮和火箭弹摧毁坚固工事、特种部队渗透、装甲部队引导步兵协同攻击等战法。特别是2S4“郁金香”240毫米重型自行迫击炮以及BMPT坦克支援战车在城市攻坚战中的广泛使用,极大地提升了俄军的攻坚威力和作战效率。

现代城市诞生之后,城市战是最惨烈的战场之一。为何马里乌波尔城市战拉锯近两月?

在此次俄乌军事冲突中,俄军所面对的乌克兰各主要城市的合围攻坚战又有所不同。首先,俄军最初在作战行动中尽可能避免伤及平民、毁坏民用设施,所以采取的攻击行动非常谨慎。其次,俄军计划中准备攻占的乌克兰大中城市数量很多,主要包括基辅、切尔尼戈夫、苏梅、哈尔科夫、马里乌波尔、别尔江斯克、尼古拉耶夫、敖德萨等,相对来说投入的地面部队兵力明显不足。因此,我们在后来就可以看到俄军撤出了基辅周边的合围兵力,转而集中攻击克里米亚至顿巴斯地区一线,主要是亚速海沿岸地区。其中,最主要的矛头就指向了马里乌波尔。

马里乌波尔是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州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乌克兰全国最为重要的重工业城市之一。拿下了这个城市,俄军就能够彻底打通从涅茨克州到克里米亚,再到赫尔松州的通道,为接下来的第二阶段作战行动打下基础。如果拿不下来,马里乌波尔就像一道闸门一样,拦腰切断这一通道。所以,马里乌波尔对于俄军来说是志在必得。另外,马里乌波尔还是“亚速营”的大本营,而彻底消灭“亚速营”也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一直强调的“去纳粹化”的关键步骤之一。

惨烈的城市战也催生了BMPT坦克支援车。

不过,相比于车臣格罗兹尼以及叙利亚阿勒颇等城市,马里乌波尔又有着其特殊之处。首先,马里乌波尔市区人口较多,达40余万人,除了大部分通过人道主义通道撤离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平民被“亚速营”的新纳粹分子劫持,成为对抗俄军进攻的人体盾牌,这就使得俄军在进攻中不仅要避免伤及平民,而且还要分出一部分兵力用于解救平民。所以,我们也不难理解,从2月4日俄军发动特别军事行动至今,对马里乌波尔的合围攻坚战持续了近两个月。而且,这也是俄乌军事冲突爆发以来,俄军完全掌控的第一座乌克兰大中城市。

其次,马里乌波尔南部占地面积达11平方公里的亚速钢铁厂已经成为乌军以及“亚速营”做最后的堡垒,乌军选择这里进行最后的决战之地,恰恰就因为亚速钢铁厂易守难攻。该厂建于1933年,面积广大的厂区内拥有41座大型车间也多达80余个大型厂房,而且基本上都是按照战时甚至抵抗核武器冲击的标准来设计建造的,部分建筑拥有厚达三四米的钢筋混凝土墙。此外,除了地上大量高强度坚固建筑,厂区地下还有深层的工事设施,地形地貌极其复杂。如果没有详细的厂区图,俄军面对的就是一座几乎无法攻克的堡垒迷宫。

无论是在此前的车臣战争还是叙利亚战场,俄军都没有面对过如此坚固且复杂的工事目标。所以,在基本上占领了马里乌波尔市区和港口后,俄军将主力都集中在了亚速钢铁厂外围。在完成对厂区的合围后,俄军地面部队发起了数次进攻。同时,俄罗斯空天军也出动图-22M3对厂区实施凌空地毯式轰炸。为了对付亚速钢铁厂深层地下工事内的“亚速营”残余部队,俄军还动用了钻地弹实施打击。

2S4重型自行迫击炮,口径达240毫米,也被称为“拆楼利器”。

不过,从目前亚速钢铁厂的战况来看,俄军按照此前城市攻坚战的经验而采取的进攻策略并没有达成预定的目标。据推测,至少还有两千余名乌军困守在亚速钢铁厂深层地下工事内。如果俄军继续派部队强攻,可能会遭受较大的伤亡。所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1日下令停止强攻,加强封锁。俄联邦武装力量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在23日表示,普京总统之所以下令停止强攻,事实上挫败了北约国家原打算在亚速钢铁厂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嫁祸于俄军的计划。那么,接下来俄军继续围困,厂区内的乌军可能要遭遇弹尽粮绝的境地。

应该说,俄军在此次特别军事行动中所展现的城市合围攻坚战可圈可点,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有很多可以借鉴和学习之处。不过,笔者认为其战术战法依然有改进和完善的余地。比如,针对乌军劫持平民作为“人体盾牌”的情况,俄军强攻很容易造成平民伤亡。那么,就可以借鉴特警以及特种部队营救人质的办法,首先利用小型无人机以及无人车对建筑内的情况进行侦察,还可以利用穿墙雷达或者透视设备查看人员分布,之后利用非致命性武器使对方失去行动能力,从而更好地营救被劫持的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