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安吉日报

■本报讯(全媒体记者 林贤飞

通讯员 陈贵)

假如你没时间到物业公司缴纳物业费,你会把物业费通过微信或支付宝转给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吗?你转钱,他送收据上门。这个“零跑腿”操作有没有风险呢?

2021年,安吉县城某高档小区42户业主通过微信、支付宝、银行转账的方式将物业费转给物业公司的保安队长金某,总共20多万元,结果被其挥霍一空。今年1月中旬,潜逃至重庆市的金某被抓获归案;近日,犯罪嫌疑人金某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安吉检察院正式批捕。

越收越少的物业费

周先生经营了一家物业公司,在湖州市区、安吉县城等多个小区都有物业管理服务,安吉某高档小区便是其中之一。该小区由别墅、排屋和商铺组成,虽然户数并不多,但每户缴纳的物业费少则3000元,多则1.1万元,平均每户大约5000-6000元。

周先生的物业公司在该小区提供的各项服务还算优质,每年收取的物业费基本不落,有些业主年初缴纳,有些则年底缴纳,绝大部分业主上半年缴纳。业主到物业公司当场扫收款二维码或者通过转账的方式缴纳物业费,然后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现场开具收据给业主。

去年上半年,周先生查看账目发现,业主缴纳物业费没有往年“积极”,于是联系保安队长金某,让他主动给业主们多提供服务,顺便向业主催收物业费。

金某则告诉周先生,这个小区的物业费比较难收,业主们白天上班,他只能晚上加班打电话给业主催收。

金某嘴上把自己说得很勤快,之后却不见实效。于是,周先生派了一名客服协助金某催收物业费。

去年8月,金某突然向周先生提出不想干了。金某2018年到该物业公司上班,从一名普通保安干到保安队长,缘何突然不想干了?

于是,周先生和妻子钱女士一起来到该小区物业管理公司了解情况。他们首先发现扫地车不见了,询问得知,扫地车被保安队长金某叫了一辆拖车拖走并抵押掉了。

“扫地车是物业公司日常开展卫生工作的重要工具,怎么会被抵押了呢?”周先生和妻子意识到金某经济上肯定有问题,他们花了3000元钱才把扫地车赎回。

仔细核查发现,有很多业主将物业费通过微信、支付宝和银行转账的方式转给了金某,但金某却私自截留了。

周先生的妻子钱女士通过微信询问金某,金某承认他把收上来的物业费用掉了,表示会通过打工赚钱还给公司。

由于金某不肯露面,也不及时归还挪用的物业费,周先生的妻子表示要报警处理;结果,金某将她微信拉黑,之后再也联系不上其人。

警方赴重庆抓捕嫌犯

2021年9月14日,周先生向公安部门报警,昌硕派出所立案侦查。

警方调查发现,金某之前竟然前科累累,他是吴兴区人,1993年出生。2011年8月22日,在其未满18周岁时就因盗窃被湖州市公安局南太湖旅游度假区分局行政拘留5日(不执行);成年后,2012年7月、2014年10月、2016年8月、2017年8月先后四次因盗窃罪被吴兴法院判处拘役、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等。2018年1月10日,金某刑满释放。

周先生报警时陈述,2018年初,金某来到他的物业公司应聘,当时觉得金某头脑机灵就将其录用了,并安排金某在吴兴区的一个小区担任保安。

自从金某潜逃之后,周先生不知其去向,公司只能对缴纳过物业费的业主进行全面梳理核实。核实后发现,共有42名业主通过微信、支付宝和银行转账的方式,转给金某20多万元物业费。

警方掌握了金某的犯罪证据后,立即对其展开追捕。但接连几个月都没有线索。直到今年1月中旬,警方终于获得金某在重庆市出现的有效线索。于是,立即奔赴重庆市,1月16日,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发现金某在一汽车站出现,便迅速排查,在一辆即将开往四川达州的大巴车内将其抓获。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你们是安吉公安?”“看来你明白怎么回事。”抓捕组民警随即将犯罪嫌疑人金某从重庆带回安吉。

所吞物业费挥霍一空

经审讯,金某一五一十交代了2021年3月至8月在安吉将42户业主共计20多万元物业费据为己有并挥霍殆尽的违法犯罪事实。

金某称,从2018年至2021年3月担任公司保安期间,他一直老老实实上班。2020年10月,他被调到安吉某高档小区担任保安队长,平时每月的工资待遇减去保险之类,发到银行卡的只有3000多元。他之所以一步步滑入犯罪深渊,与自己日益剧增的高消费密切相关。

他作为保安队长,平时协助公司工作人员催收物业费,逐渐成为小区业主们熟悉的“小金队长”。一次,一位面熟的业主因白天上班比较忙,没时间缴纳物业费,就添加了他的微信号,然后把物业费通过微信转账给他,他把这笔物业费转给物业公司老板娘钱女士。钱女士当时就提醒他,按照公司规定,最好不要用个人的微信收取业主的物业费,如果业主要缴纳物业费,只能转账到公司银行账户或扫公司的收款二维码缴纳。他表示会遵守公司规定。

3月底,又有一位业主通过微信将一笔物业费转账给他,而当时他手头上正好缺钱,便灵机一动,先将这笔物业费截留了,打算下个月发工资补上。而次月发的工资只有3000多元,不够填补那笔被他花掉的物业费,好在又有业主添加他的微信、支付宝,将物业费转账给他。至去年4月中旬,业主们转账给他的物业费多达几万元。他抱着“用光了再说”的想法,用这些钱去酒吧、KTV、足浴店高消费,打游戏充值等。

周先生发现,当年上半年该小区收取物业费比往年少了很多,便要求金某抓紧催收下,员工需要发工资。而他自知很多业主已经缴纳了物业费,便谎称自己经常晚上加班联系业主催收,以业主很难弄搪塞周先生。

后来,周先生说要派一名客服过来帮忙催收物业费。得知此消息,他很焦虑,担心事情败露,便将缴纳过物业费的一部分业主电话删除,将另一部分已缴费业主标注为不愿缴纳,且伪造了各种原因。这番操作之后,加上他的忽悠,来帮忙的客服果然没有电话联系那些已缴纳物业费的业主,公司也未发现他私下挪用物业费的问题。

后来,他又用同样的手段,继续通过微信、支付宝和银行转账等方式收取业主们的物业费,收钱后立马据为己有。直到去年8月,他将公司的扫地车抵押掉,事情才败露,他便畏罪潜逃。

在此,警方提醒广大物业公司和业主,物业公司收取物业费,要坚决杜绝工作人员通过个人微信、支付宝、银行账户收取,必须让业主转账到物业公司银行账户,或扫公司收款二维码缴纳。业主也不要将物业费转账给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的私人微信、支付宝或个人银行账号,避免被不法分子侵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