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间的《星光大道》,曾捧红了凤凰传奇、阿宝、李玉刚、旭日阳刚等歌手,被老百姓誉为“造星工厂”。

只要你能唱能跳有实力,只要你能冲上《星光大道》的舞台,就会得到展现自己的机会,迎来不一样的明天。

而“草根歌手”朱之文,便是受益者之一。

一、朱之文人生的拐点

2011年是朱之文人生的转折点,他一生都不会忘记。

这一年冬天,山东综艺频道的《我是大明星》去济宁海选,朱之文在工友的鼓励下参加了比赛。

因为穷,他买不起好衣服,便穿了一件“自认为最好的军大衣”,尽情演唱了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一开嗓便惊艳了所有人。

朱之文的嗓音浑厚,丹田之气充足,将“歌曲中那种千军万马奔腾的气势”完全展现了出来,成了当期歌手中最亮眼的存在。

评委们纷纷感叹于朱之文的功力,甚至以为他是专业歌手,但稍一交流,大家才知道,他竟是一个毫无歌唱惊艳,地地道道的农村。

主持人甚至怀疑他“自带了音响,放的是原唱”,还要求他脱掉军大衣,检查衣服的内里。

不料,朱之文的军大衣一打开,便露出了里面破破烂烂的红线衣,压根没有任何作弊的可能。

随后,有人将朱之文演唱《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视频放到了网上,瞬间引发了网友的围观,视频被大量转发,朱之文也得到了一个“大衣哥”的称号。

除此之外,他还受得了著名歌手于文华的青睐,对方公开收他为徒,还亲自将他介绍到了《星光大道》的舞台上。

2011年12月,朱之文闯入《星光大道》的决赛,并拿下了第五名的好成绩。

从此,43岁的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村村民朱之文,成了广为人知的“草根歌手”。

在于文华的帮助下,朱之文登上了2012年的春晚,演唱了一首《我要回家》,一夜便红遍了全国。

央视的《我爱我家》《文化视点》《回声嘹亮》《艺术人生》等节目,相继采访了朱之文,他的“草根农民坚持几十年练歌”的故事,也传遍了天下。

朱之文火了,大衣哥火了,山东菏泽朱楼村火了,朱楼村的所有村民也震惊了。

二、朱之文的苦难史

朱之文出生在一个穷苦的家庭,家里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一个妹妹,朱之文排行第六。

朱之文6岁时,老父亲因透支身体,早早就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家孤儿寡母。

因为家庭困难,朱之文10岁辍学,一直在家帮着母亲做家务、干农活,童年时光极其枯燥。

但在枯燥的生活中,有一件事一直伴随着朱之文,那便是唱歌。

锄草时、放牛时、铲地时,他都会唱上几句,一度被村里人以为“有神经病”。

成年后,朱之文开始跟着村里的老乡出去打工,做过窑厂工人、建筑工人、搬砖工人等等。

打工期间,他依旧很喜欢唱歌,经常会把宿舍的工友唱烦了,被赶出宿舍也是常有的事。

朱之文走红后,曾用“头悬梁锥刺股”来形容自己的歌唱生涯。

他自我描述说:那时候经常练歌练到深夜,为了驱赶困意,会在墙上钉个钉子,然后栓一个绳子,套在脖子上,一困了就会被勒醒。有时候,他也会拿一头大蒜,只要困了就往眼睛上抹,醒了就继续唱歌。

至于朱之文的自我描述到底是真是假,早已无从考证,大家也只能姑且信之。

那些曾经的苦难,在朱之文走红之后,都成为谈资,一直在各大综艺中流传。

三、人性的丑陋

朱之文走红后,一跃成为草根歌手的代表,成了山东菏泽人的骄傲。

然而,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却一直发生着故事。

朱之文走红后,他的家乡将他设为代言人,四处张贴上了“朱之文家乡”的标语。

各地的商演也蜂拥而至,朱之文一场接一场的参加,出场费一涨再涨,成了村里挣钱的小能手。

朱楼村也因为有了朱之文,成了记者和粉丝们参观的好地方,给村里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村民们听说朱之文赚钱之后,纷纷去他家借钱,这家一万,那家三万,但凡家里有点大事小事,都成了去朱之文家借钱的借口。

村里也找到朱之文,希望他能出钱给村里办点事。于是,朱之文修了变压器、公路、体育健身广场等等,全村都享受到了朱之文带来的红利。

然而,朱之文做了这么多事,却并未得到村民们的尊敬。有些人以为“他赚了那么多钱,就该给村里做点贡献”;还有人说“他修的路太少,建的健身广场太小”。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多年,直至2017年,有记者曝光了这件事,大家才知道:善良老实的朱之文竟然如此可怜。

各种报道蜂拥而至,朱之文成了被同情的对象,而万恶的村民则成了“人性的试炼石”,露出了最丑陋的一面。

一时间,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朱楼村的村民集体合伙欺负朱之文”的事。

于是,朱之文更火了,也得到了更多人的同情。

四、短视频给朱之文带来的红利

短视频兴起后,朱之文又成了村里人圈钱的对象。

因为朱之文的一位邻居,没事就去拍朱之文一家的私生活,然后上传到某短视频平台,竟然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他也因此赚到了“一辆小汽车钱”。

事件传开后,朱之文成了香饽饽,成了全村人要拍摄的对象,因为人人都想赚到“一辆小汽车钱”。

近几年,大家在各大短视频平台,都能看到朱之文和妻子的私生活。

不管是儿子娶媳妇,女儿要减肥,还是朱之文去赶集、下地、做饭,网友们都可以对他了如指掌。

除了视频被大量传播,朱之文和拍摄者们发生的各种冲突,也成了网友茶余饭后的谈资。

因为这些“热搜”,朱之文更火了,商演更多了,赚的钱也更多了。

五、接连被两个好友控诉

让人没想到的是,就在朱之文最红火的时候,曾经帮助过他的好友张晓磊,公开写了一篇长文揭发他的过往,让网友们大吃一惊。

2020年11月,张晓磊发文说,朱之文的一切都是炒作,不但喜欢撒谎、立人设,还曾经睡过女粉,你们看到的他和真正的他完全不同。

同时,张晓磊也爆料,你们看到的朱之文穿旧衣服,用便宜的手机,但实际上他经常出入豪华会所,家里的奢侈品无数,就连下地也是摆拍,只为了立“农民不忘本的人设”。

一时间,张晓磊和朱之文之间的战争被多方关注,朱之文“老实农民的形象”也第一次受到了质疑。

很多网友都纳闷,“草根歌手”朱之文到底是一只羊,还是一匹狼呢?

那阵子,朱之文和张晓磊你来我往,互相指责,最终得出结论:疑似是利益分配不均,才导致了最终的撕破脸。

然而,张晓磊的揭发刚刚落下话音,朱之文又迎来了“众叛亲离”的场面,他的另一位好友谷传民,也将朱之文告上了法庭。

谷传民是导演、作家、音乐人,状告朱之文“侵犯著作权”。

有网友评论说:如果用了你的歌,你可以要点钱,但没必要告人家。谷传民回复,不是钱的事,是有些事实在让人心里不舒服。

谷传民的欲迎还拒式回答,仿佛暗藏这很多秘密,让网友们的好奇心更胜了。

谷传民和张晓磊一样,都是朱之文刚起家时帮助过他的人,那时的朱之文和这两位来往密切,还听取了他们“不说普通话、不搬到城市、不和老婆离婚”的意见,也因此得到了网友们喜欢。

张晓磊揭发朱之文的时候,谷传民还曾公开发声,说“不会挺谁,但还是要说,虽然张晓磊对朱之文的爆料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但不能否认张晓磊对朱之文的帮助很大”。

虽然看起来谷传民谁也没帮,但其实,他在各种话语间,已经给自己铺好了后路。

也许在那时,谷传民就预见了自己和朱之文的结局,大概也会和张晓磊一样。

所以,在他“做和事佬”的文案中,他还强调了“我认为,朱之文的成功,不光是大众的支持,当初扶他一把,帮他一把的人也是他的贵人”。

由此可以看出,那时的谷传民,并未想和朱之文撕破脸,但也做好了随时撕破脸的准备。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月,谷传民就发了“出名不后悔,打脸陈世美”的言论,还附上了朱之文和妻子的照片。

随后几个月,谷传民又陆陆续续指责“朱之文忘本,不给他的诗集题词”,又说“认识朱之文十几年,他从来都说滴酒不沾,但其实很能喝。由此可见,他是个城府很深的人”等言论。

对于张晓磊和谷传民的指责,朱之文统统不承认,一直说“他们胡编乱造,从没做对不起人的事”。

但是,树叶不是一天黄的,人心不是一天凉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之文面对“众叛亲离”的局面,不知有没有反思过自己的一些行为。

虽然给村里做了一些事,但却曝光到了记者面前,村民都成了“吸血鬼”,村里也成了压榨他的地方。

短视频拍摄者聚集到他的家里后,他没有明确的拒绝,甚至主动将做饭、洗头、洗脚、换衣服等行为换到了院子里,只为了方便大家拍摄。

一旦家里的拍摄者少了,他就会在门口高歌一曲,还会和大家聊天互动,只为了他们有素材拍,能多传播一些他的情况。

当然,这中间也夹杂着“砸门、翻墙、喝酒闹事”等情况,一点点增加了朱之文的热度。

现今,朱之文家的拍摄者越来越少,于文华逐渐疏远了他,张晓磊和谷传民也和他撕破了脸,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故事,只能等待时间揭开答案。

虽然朱之文一次次反驳,一次次力证“我是一个好人、老实人、不忘本的人”,但再一再二不再三,以后再出现张晓磊和谷传民式的人物,他到底该怎么办?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流量可以带来红利,但炒作太多也会带来反噬。

关于朱之文到底是羊还是狼的问题,只能有待时间来考证。

——END——

来源:叶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