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文汇客户端

一日三餐,对许多老人尤其是独居老人来说,是刚需中的刚需。近日,为配合疫情防控需要,上海许多社区食堂的堂食按下了“暂停键”,不少老人的“一餐饭”就此犯了难。

为将热饭菜及时送到老人家中,一群爱心志愿者者站了出来。在浦东新区陆家嘴街道,本在后厨掌勺的师傅就地转岗成送餐员,送餐量不断创新高;在嘉定区安亭镇,热心邻居变身“爱心大厨”,组建“邻里互助群”,帮独居老人、纯老家庭“买汰烧”。点滴善意汇聚成涌动暖流,只为了让“老宝贝”们平稳度过这段特殊时光。

大厨兼职送餐员,老人及时吃上热饭菜

320份、340份、370份……这几天,朱全丰师傅的送餐记录本上,送餐量不断刷新纪录。由于小区封控管理,原本能堂食的老人也成了要送餐的刚需户,但送餐员有些捉襟见肘。

见此,社区食堂的大厨朱全丰,主动兼职成为一名送餐员,负责陆家嘴街道300余名老人的“一餐饭”。作为送餐员,朱全丰还是一名新手,但经过这几天的历练,成效开始显现——从4个多小时减少到2个多小时,送餐时长减半,“饭菜送到老人手上时,还是热乎乎的”。

回想送餐第一天,朱师傅被犬牙交错的路面所困,部分小区大路无法直达,只能靠小电驴“摆渡”。更难的是,老公房小区有多个出入口,交接时难免“走错道”。第一天,朱师傅竭尽全力,还是用了4个多小时,最后一客饭送达时,老人已经有些着急了。“许多老人都是根据饭点来安排吃药的,一点儿也耽误不得。”朱全丰有些自责地说,“老人急,我心里更急”。

此后的两三天里,朱师傅不仅一直在优化送餐流程,而且拥有了4名青年志愿者的强力外援。他们组成了一支“爱心车队”,利用私家车转运为老餐。

重组流程后,原先的“单线送餐”进阶为“双线送餐”,效率翻番。“送餐小分队”将街道地图复刻在大脑中,每条线路负责毗邻几个片区。如果其中一条支线提前完成,将“增援”另一条支线。“我们的目标是在中午12点前把为老餐送完。”朱全丰说,虽然疫情防控处于最吃劲阶段,但依旧希望老人们原有的生活习惯能够最大限度地不受影响。

居民变身“爱心大厨”,帮助老人“买汰烧”

家中的存菜快见底了、买菜又玩不转App……在嘉定区安亭镇某小区,从“48小时封闭管理”转为“2+12”后,不少独居老人、纯老家庭为“一餐饭”犯愁。

得知这一情况后,热心居民为他们建了一个邻里互助群,取名为“爱心大厨帮帮帮”。从营养午餐到现包饺子,一份份爱心餐食送到家,老人们直言,“原本觉得挺难熬的,现在感到蛮幸福,就盼望解封后去谢谢他们!”

“爱心大厨”的故事,还要从一次志愿者招募说起。封闭管理后,老人吃饭问题成为社区干部的牵挂,他们在志愿者群里发送“爱心任务”。没想到,一批志愿者主动“抢单”。由于人数众多,有人提议,干脆专门拉一个微信群,便于沟通每日菜单。就这样,这个“邻里互助群”火速诞生了。

群组诞生后,“爱心大厨”们不光每天想着如何让老人吃得饱,还仔细琢磨如何吃得好。“今天我给蒋师傅家做这些菜,大家看看怎么样?”一天,居民金利华晒出刚做好的营养午餐,青菜、胡萝卜、带鱼,各色佳肴摆在一起,色香味俱全。“爱心大厨”们说,老人的一餐饭不能“混混过”,营养一定要跟上。

生怕老人吃厌了,居民江佳玮还将现包的饺子送到纯老家庭周伯伯和胡阿姨家中。“饺子有团圆的意味,还能给老人换换口味。”

他们的故事还在延续,比如时常为快递员、抗疫一线送去热饭菜……点滴善举也汇聚成特殊时期的互助与关爱,社区里涌动着温情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