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狗打车距离冲刺“同城货运第一股”又近了一步,然而,资本市场和投资者却不认可。

6月14日,快狗打车正式启动公开发售,招股价每股21.5港元,全球发售共3120万股股份。但就在昨日在快狗打车香港招股首日,公司公开发售部分未录得足额认购。

根据快狗打车发布招股书,该公司已累计亏损四年,合计亏损超过27.8亿元。不仅如此,快狗打车称,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到2024年将继续亏损。

这背后,快狗的同城货运生意逐渐难做。2021年财报显示,快狗打车营销费用同比增长超过70%,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说明快狗需要付出更大的成本,才能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维持“获客”能力。可即便如此,公司的市场份额和业务量仍在缩水。

此背景下,快狗为了促成此次上市,募资额已较此前的原计划缩减了近七成。即便如此,快狗依然没能获得资本的青睐。

快狗打车首日招股数不及预期

6月14日,快狗打车发布公告,正式启动公开发售。公告显示,快狗打车招股价每股21.5港元,全球发售共3120万股股份,其中香港及国际发售股份分别占比10%和90%,此外另有15%的超额配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快狗打车成立于2014年,前身是58速递。2018年8月正式更名为“快狗打车”,旗下包括中国内地的“快狗打车”和香港及海外市场的“GOGOX”两个品牌。

但就在昨日在快狗打车香港招股首日,公司公开发售部分暂未录得足额认购。据《香港经济日报》消息,综合多间券商数据显示,快狗打车合共录得3496万港元,其中,富途证券借出1300万港元,耀才借出1000万港元,老虎国际借出逾500万港元,华盛证券借出350万港元,辉立借出250万港元。

市场消息报道称,快狗打车GOGOX国际配售部分已经足额。快狗打车GOGOX将在6月17日截止认购,预计于6月24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若以公开发售部分集资6707万港元计算,目前快狗打车离原定集资目标仍差距较大。

事实上,本次快狗打车募资额已较原计划缩水近70%。去年8月快狗打车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并于2022年2月首次通过聆讯,原定于3月3日IPO,但随后上市进程推迟。根据4月24日提交的申请版本招股书,快狗打车上市估值约为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6亿元),募资额为4-5亿美元。

此前,路透旗下IFR曾报道快狗打车可能将会寻求在6月13日建簿、6月16日定价、6月23日挂牌,募资额大概介于1亿至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7亿至10亿元)。

然而,快狗打车公布的全球发售情况显示,公司计划通过此次香港IPO筹资约6.71亿港元,扣除全球发售应付的包销佣金、手续费及费用后,快狗打车获得全球发售的所得款净额约为5.67亿港元。

快狗打车募资额缩水,除了受公司自身经营业绩影响,一定程度也与整个资本市场的有关。今年上半年,全球资本市场波动较大,香港IPO申请放缓。普华永道6月9日预计香港全年IPO总集资额介乎1800至2000亿港元,而年初预测是3500亿至4000亿港元。

四年累计亏损27亿元,未来还将继续亏损

股份集资金额不达预期目标,募资额缩水,快狗打车的上市之路坎坷难行。

在4月24日快狗打车更新的招股书中,仅是2021年其净利润为-8.73亿元,亏损额扩大了32.67%。与此同时,快狗打车称,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到2024年将继续亏损。而此前,快狗已累计亏损四年,合计亏损超过27.8亿元。

但其实,在过去四年里快狗打车亏损的同时,其营收是同比增长的态势,2018-2021年从4.53亿元增长至6.61亿元,主要原因在于,快狗打车提高了抽佣率。报告期内,公司在中国内地市场的抽佣率分别为5.8%、8.2%、9.8%、12.0%,海外市场的抽佣率也从4.5%提升到9.2%。

而四年分别亏损10.71亿、1.84亿、6.58亿和8.73亿元。快狗打车在招股书中称,因为同城物流业务尚处于初期阶段,公司作出了大量投资以推动业务增长,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至少截至2024仍将继续产生亏损。

持续多年的亏损与快狗打车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有关。《财经天下》周刊在查阅招股书发现,2021年快狗打车的营销费用同比增长超过70%,超过总收入的一半,都被用于营销。快狗打车解释称,营销费用的增加是为了获客,扩大平台用户基础。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说明快狗需要较高的成本,来维持“获客”能力。但即便如此,公司的市场份额和业务量仍在进一步缩水。

2021年之前,快狗打车的最大竞争对手一直是货拉拉,2020年快狗打车的市场份额为5.5%,而货拉拉市场占有率达到54.7%。同年,滴滴、满帮以及顺丰等品牌相继涌入同城货运赛道,蚕食了快狗打车的部分市场份额。滴滴货运仅用一年多时间,便夺走了快狗打车用了8年拿到的市场第二的位置。

在快狗打车平台业务板块,2018-2021年,在中国内地的月活跃用户分别为69.11万、66.76万、49.47万、45.62万,订单数量从2623.61万下降至2194.28万。

今年前四个月,公司运营指标进一步下滑,在平台业务板块,活跃司机数量、订单量分别同比下降了6.1%、12.9%。

多方亏损的背后,快狗打车的生意愈发艰难。2021年快狗打车共完成2840万份订单,订单量比2020年增加了4.8%,但平台交易总额却出现下滑,从去年的26.94亿元小幅下滑至2021年26.77亿元。这意味着,快狗打车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受到竞争对手的挤压。在招股书中,快狗打车承认业绩的下滑与竞争对手的继续扩张有关。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按2021年交易总额计算,货拉拉市场份额52.8%;紧随其后的是滴滴货运,占据5.5%;快狗打车位列第三,其市场份额从2020年的5.5%下滑至3.2%。

如今,快狗打车不得不抓紧上市这根“救命稻草”。

“快狗打车通过港股上市获得融资之后,很可能改变当前同城货运的市场格局,”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分析称,“同城货运领域没有太高的技术壁垒,关键是市场规模和市场份额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