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6月17日,斯里兰卡宣布政府机关和学校放假,以减少车辆通行,节约燃油。此前一天,斯里兰卡电力和能源部长坎查纳·维杰塞克拉(Kanchana Wijesekera)表示,该国的燃料储备仅够维持约5天。

科伦坡及周边道路冷清

据彭博社6月17日报道,当天首都科伦坡及其周边地区的道路冷冷清清。与此同时,数千辆汽车在加油站排队等候加油,队伍长达数公里。

另据路透社6月16日报道,维杰塞克拉表示,斯里兰卡无法向燃料供应商支付7.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亿元)的逾期款项,也难以为未来的燃料供应开具信用证。

“由于外汇问题,我们很难获得燃料供应,政府努力在6月21日前管理好现有的柴油和汽油库存。”维杰塞克拉对记者说,“我们发现很难满足需求。如果我们不减少不必要的出行,并停止囤积燃料,库存可能会更快耗尽。”

斯里兰卡的库存燃料涵盖了车辆用油,以及工业企业和基本服务用油。一个月前,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曾表示,斯里兰卡的汽油储备只够用一天。

维杰塞克拉还说,斯里兰卡政府预计未来3天里将有一批汽油到港,未来8天里也将有另两批汽油到货。据他介绍,斯里兰卡已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多个国家接触,讨论能源进口方案,力争确保可维持数月的燃料供应。

斯里兰卡也正在等待印度进出口银行对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5亿元)燃料信贷额度的正式确认,维杰塞克拉表示,该额度将用于未来几周的燃料运输。

路透社报道称,在本次斯里兰卡经济危机中,印度已经投入了约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1亿元)的援助,其中包括10亿美元的基本进口信贷额度,以及4亿美元的外汇掉期。

此外,斯里兰卡还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救助方案进行谈判,预计该组织的一个代表团将于6月20日抵达斯里兰卡。

因排队买燃料而死者增至10人

综合外媒报道,本周斯里兰卡燃油短缺状况进一步恶化,车主为了加油有时候不得不在加油站彻夜等待。为此,16日上午,包括科伦坡在内很多地区的民众封锁道路,举行了抗议活动。

另据斯里兰卡媒体Economynext 6月16日报道,斯里兰卡又有两人在排队等待加油时死亡,这使得该国因排队获取燃料而死亡的人数上升到10人。

据报道,6月16日早些时候,53岁的三轮车夫乌帕里(Upali)在科伦坡以南约27公里的帕讷杜勒(Panadura)一处加油站排队数小时后突发心脏病身亡。乌帕里去世前总共在两处队伍中排了近一天的队,其间没有吃上一顿像样的饭。

其他三轮车夫说,由于不得不每天至少两次在排队加油的队伍中耗费大量时间,乌帕里为自己无法挣到足够的钱养家而感到沮丧。

据Economynext报道,目前斯里兰卡购买燃料的队伍长度几乎是几周前的三倍,民众的情绪也更为沮丧。分析人士担心,此后情况会更加堪忧。

民众争相“逃离”

另据路透社6月16日报道,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斯里兰卡总共签发了288645本护照,而去年同期为91331本。货币贬值,通胀高企,以及对长期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的担忧,促使很多斯里兰卡人离开了祖国。

斯里兰卡移民局高级官员钱德拉勒(H.P. Chandralal)表示,每天至少有3000人寄送申请护照的表格。为满足民众需求,移民局加强了安全措施,延长了工作时间,并将发放的护照数量增至原来的三倍。移民局160名工作人员为此已筋疲力尽。此外,在线护照申请系统也已积压数月。

上周,33岁的莱诺拉(R.M.R Lenora)女士在斯里兰卡移民局总部外等候了两天,希望能拿到护照离开该国。在申请护照的长龙中,还有普通劳工、农民、家庭主妇、店主甚至公务员,其中一些人被迫彻夜等候。

莱诺拉原本是一名服装工人,在她的丈夫被一家小餐馆解雇后,她决心在科威特申请一份女佣的工作。她的丈夫曾是一名厨师,据她介绍,丈夫失业的原因是“没有烹饪用燃气,食品价格飞涨”。目前,莱诺拉自己每天也仅有2500斯里兰卡卢比(约合人民币47元)的收入,这点钱要养活两个孩子是“不可能”的。

据路透社报道,对于民众的“逃离”潮,斯里兰卡政府却持支持态度,因为这可以有效增加该国的侨汇收入。斯里兰卡央行数据显示,近几个月来,斯里兰卡侨汇收入减少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