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刘 琪

北京时间6月16日凌晨2点,美联储公布了6月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声明。根据声明,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75个基点至1.5%-1.75%之间。这是美联储自1994年以来最大加息幅度,甚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都评价“75个基点的加息幅度‘非同寻常’”。

声明中还显示,委员会将继续减少其持有的国债和机构债务以及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正如5月份发布的《减少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的计划》中所描述的一样。委员会坚定地致力于将通货膨胀率恢复到2%的目标。

对于美联储6月份的激进加息举动,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美国“通胀见顶论”证伪,货币紧缩必然加码。此前加息50个基点的基准假设是通胀下降,但是美国5月份CPI同比与环比均超预期创新高,因此,美联储收紧货币进一步加码,加息的幅度和节奏都将提升。

加息75个基点遏制通胀

75个基点的加息无疑是美联储对5月份美国通胀数据最直接的回应。美国劳工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美国CPI同比上涨8.6%,续刷1981年12月份以来新高,这就宣告了美国通胀在6月份议息会议前见顶的希望破灭。

“正因为如此,美联储需要在本次会议采取更‘鹰派’的举措,挽回此前低估通胀的严重后果。”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邹子昂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此背景下,美联储打破了以50个基点为步调的加息路径、采取更大幅度加息措施。

激进的加息节奏是否还会持续?鲍威尔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他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75个基点的加息幅度“非同寻常”,预计这种幅度的加息并不常见。从目前来看,下一次会议(7月份)加息50个基点或75个基点都有可能。

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鲍威尔的这一政策立场相较市场预期更为鸽派。

据美联储6月份点阵图中值显示,2022年、2023年、2024年底联邦基金利率预期中值分别为3.4%,3.8%,3.4%,而3月份时给出的预期分别为1.9%,2.8%,2.8%。18名委员中,有13名预计到2022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将达到或高于3.25%-3.5%;有16名预计到2023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将达到或高于3.50%-3.75%。

如果美联储年底加息至3.25%,则意味着年内还会加息175个基点。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近期通胀仍可能会处于高位水平,7月份议息会议或将继续加息75个基点,加息路径将高度取决于通胀情况。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认为,虽然鲍威尔略显鸽派,但7月份加息幅度仍大概率是75个基点,如果通胀进一步超预期,则不排除加息幅度逼近100个基点的可能。

全球金融风险上行

美联储大幅加息对金融市场有何影响?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美联储强硬加息预计将带动全球流动性进一步收缩,给当下严峻的全球经济、金融形势带来新的挑战和不确定性,全球短期内将面临高利率、高通胀、高债务和低增长的局面。在此背景下,全球股、债、汇市场波动或明显加大,跨境资本流动或更不稳定,全球金融风险趋于上行。

从美国市场来看,75个基点加息落地后,美股反馈较为积极。截至当地时间6月15日收盘,道琼斯指数收报30668.53点,上涨1.00%;纳斯达克指数收报11099.16点,上涨2.50%;标普500指数收报3789.99点,上涨1.46%。

“美股短期有修复的空间,但是中期三重承压,尤其是成长风格受冲击更大。”罗志恒认为,一方面,流动性收紧估值承压。美债收益率大幅上升,主要受实际利率所驱动,货币政策收紧预期导致市场风险偏好下行,高估值的成长股进一步承压。另一方面,加息后宏观需求走弱,此前高增长高景气或将证伪。此外,无风险利率上行后,企业融资难度提升,通过回购股票支持股价的力度将减弱。

美债方面,在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基点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出现短暂上行。在鲍威尔相对鸽派的发言后,10年期美债收益率震荡下行。据美国财政部数据,当地时间6月15日收盘,10年期美债报3.33%,较前一交易3.49%回落16个基点。

李超预计,7月份美国通胀或再创年内新高,美债收益率或迎来年内最后一波上冲,高点可能再次触及3.5%。此后收益率预计将逐步回落,年末可能回落至2.5%-2.8%区间。驱动因素包括通胀预期降温、美国经济增速的回落及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立场后紧缩预期的回退。(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