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内卷”的互联网大背景下,京东考虑进入新赛道:外卖。

6月17日,据彭博报道,京东零售CEO辛立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京东已考虑进军外卖业务。“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做,就看我们的能力,什么时候可以组建人才队伍了。”

采访中,辛利军没有详细说明外卖计划,但表示其子公司达达具有强大的同城配送方面能力。这也意味着,京东外卖也将正面与阿里巴巴、美团进行竞争。

澎湃新闻记者向知情人士了解到,外卖商家会在京东到家APP上线,由达达负责配送,目前该业务尚未正式上线,首站将会选择在郑州等城市试点,目前团队已经在本地对接餐饮商户上线京东外卖。

餐饮外卖业务的探索由京东同城旗下餐饮业务部负责推进。6月7日,京东正式对内新成立同城餐饮业务部,部门目前10人左右,负责人为陆寅宏,向达达集团副总裁、京东到家业务负责人何辉剑汇报。

彭博社援引分析师观点称,虽然京东的物流网络可以为外卖业务的潜在扩张奠定基础,但该公司仍面临着很大风险和挑战。

该分析师认为,美团和阿里巴巴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京东想要入局面临严峻竞争。同时,京东筹备外卖团队所需的基础设施和招募商务伙伴也需要时间。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京东营收、用户增长疲软的背景下,继续依靠原业务很难有新的增长突破,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成为拉动营收增长的关键。

“此前也不乏互联网巨头试水餐饮外卖业务,但从最终结果来看,美团和饿了么依旧稳坐外卖市场前两把交椅。”陈礼腾认为,京东入局外卖业务更多的还是补齐本地生活的业务板块,同时与阿里、美团形成攻守态势。

此前澎湃新闻记者获悉,京东零售集团下的京喜事业群将在6月份拆散,原有业务线预计在6月底之前整合至其他业务相近的事业群中。

其中,京喜APP、京喜通(原京东新通路)、京喜拼拼将并入京东零售。在合并之前,京喜事业群将进行一系列的人员与业务优化。

这也是京东内部持续调整的一部分:此前3月份,京东旗下零售V事业群同样被拆分重组。

京喜事业群曾给京东带来巨额亏损。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京东的新业务板块(主要包括京喜、京喜拼拼等社区团购业务)录得营业亏损23.9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22.8亿元,相比上季度巨亏32.2亿元,亏损幅度有所收窄。

“一季度,京喜拼拼的运营效率有所提升。”徐雷在电话会议中表示,由于从去年年底开始用户增长持续承压,新业务板块在一季度进行调整,对短期商业化不利的项目进行关停并转,未来会持续聚焦重点业务。京东CFO许冉也表示,京东已经从3月份开始采取新的成本控制措施。

徐雷称,在疫情影响下不确定性加重的大环境里,京东在更加严格地控制投入节奏、注重效率的同时,也在更好地降本增效、抵御外界因素的冲击。

截至6月17日收盘,京东港股(09618.HK)报收261.2港元,涨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