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处非洲西部的加纳是西非重要的商业中心,也是非洲经济发展的“优等生”。尽管在全球范围内,加纳只是个中等偏低收入国家,但因其矿产和油气资源丰富,以及农业和渔业发展良好,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国际投资者来此“掘金”。

截至目前,加纳拥有大型矿产商23家,小规模采矿场超过30座。此外,加纳西部盆地的油气资源储备也不容小觑,已知开发和生产中的油田包括Jubilee、Tweneboa Enyera Ntomme等,约占该国可开采量的20%。值得一提的是,加纳政治稳定,拥有完善的民主体制,并成功实现多次和平的权力交接。

作为非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加纳的能源部门是如何发展的?清洁能源的角色定位是什么?在气候变化持续加剧的大环境下,该国是否制定了相关的应对措施,希望如何参与到能源转型的大浪潮中?答案或许比想象中乐观。

图为加纳首都阿克拉的电塔 Nipah Dennis摄

目标瞄准能源自给自足

加纳能源部门的愿景是实现能源自给自足,总体目标是以环境可持续的方式为本土和海外提供具有竞争力且价格可接受的能源产品。油气行业发展目标是以透明和可持续的方式开发和管理油气价值链,从而更好地带动当地消费,并提振出口业务。

加纳一次能源主要包括石油、生物质和天然气。截至2019年,这三种能源分别占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38.3%、37.8%和18.2%。2000—2011年间,生物质占全国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50%以上。2012—2019年间,石油则成为带动经济增长的一次能源供应主力,占比达40%。2000—2019年间,加纳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年均增速为3.1%。

最终能源消费方面,生物质比重从2000年的61.7%下降到2008年的48.5%,年均降幅达3.1%。石油和天然气则是2009—2019年间最终能源结构中的主导燃料,最终能源消费量从2009年的259.77万吨石油当量增至2019年的379.4万吨石油当量,占比从45.5%增至47.6%。

按行业划分,交通部门最终能源消费量近年来猛增,从2000年的116.9万吨石油当量,增至2019年的295.2万吨石油当量,年均增速达5%,在所有经济部门最终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从21%升至37%。

可再生能源也是加纳重要的能源供应选择。近年来,该国一直在寻求能源结构多样化,以最大限度减少能源生产对环境、生态以及气候的不利影响。加纳的可再生能源选择主要是水电、太阳能、风电、生物燃料等,根据其制定的可再生能源总体规划,目标是到2030年,将不包括水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提升至10%,以支持可持续经济增长,并减少气候变化对经济的影响。

截至目前,加纳通过的政策和法案包括可再生能源总体规划、2011年可再生能源法案、生物能源政策、国家液化石油气政策、国家天然气总体规划、国家交通政策等,未来将通过重修上述政策法规,推进国家能源结构转型。

图为加纳Gridco电力厂 Nipah Dennis摄

气候危机威胁经济发展

愈发严峻的气候变化危机,给加纳带来了严重影响。过去40年,加纳平均气温上升了1.2摄氏度,预计到2080年将再上升1—4摄氏度。北部地区的升温则可能更为猛烈。目前,加纳北部和南部的年平均降雨量均呈下降趋势,风暴、暴雨、长期旱灾等极端气候事件频发。近年来,旱灾已经导致加纳水力发电量减少了60%—70%,成为该国能源领域的主要威胁之一。

加纳农业局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该国 80%以上的农民受到旱灾冲击。另外,由于极端气候影响,加纳能够耕作的土地面积在近10年间减少了7%,导致每年数百万美元收益消失。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加纳财政收入仅为56.6亿美元,经济前景并不乐观,预计今年,经济增长将无法实现政府设立的5%目标。

加纳虽然是非洲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但就全球范围而言,仍是一个中低收入经济体。该国中期目标是到2030年达到中等偏上收入水平,到2057年成为高收入国家。如果要实现和维持中等偏上收入水平,到2030年,该国人均GDP需要从目前的2000美元提至1万美元,主要人口将从目前的约3000万增至3700万,且其中61%是城市人口。

基于此目标,加纳的能源和电力需求将进一步增长。预计到2030年,人口和经济增长将带动该国人均电力消费量从目前的420千瓦时增至5000千瓦时,相应的人均能耗预计将是目前平均水平的10倍,即从0.5吨石油当量增至5吨石油当量。

同时,预期中的人口、经济和能源增长,将导致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从当前的42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增至2030年的7400万—8000万二氧化碳当量,人均碳排几乎翻番,从当前的不足1.5吨增至2—3吨。

七大领域推动气候行动

为应对气候变化危机,加纳当局态度积极,承诺将通过7个优先领域推进减排和气候适应行动,分别是能源、交通、农业和林业、水、性别、工业、灾害管理和气候服务。该国计划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比基准模式减少15%,即从人均2吨降至1.7吨;如果获得更多国际资金支持,则可以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30%,即人均排放量维持或降至目前的1.4吨。

据了解,加纳已经签署《巴黎协定》并做出国家自主贡献承诺,力求通过实现以下10个目标完成这些承诺:(1)将增加中小型水电装机容量至150—300兆瓦;(2)实现公用事业规模风电装机容量至50—150兆瓦;(3)实现公用事业规模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至150—250兆瓦;(4)建立55个平均装机为100千瓦的太阳能微型电网;(5)在城镇和部分未通电农村地区增加20万套家用太阳能照明系统;(6)为200万户农村无电家庭安装太阳能电灯;(7)到2030年,将每个城乡家庭的液化石油气使用率从5.5%提高到50%;(8)到2030年,将高效灶具使用量扩大到200万个;(9)将用于热电厂发电的替代轻质原油天然气使用量扩大至1.2亿立方英尺;(10)在4个城市拓展城际和城内公共交通方式。

如果要完成上述目标,加纳需要约226亿美元的资金,其中的64亿美元将来自于本国,其余的162亿美元则计划寻求国际支持。除了资金方面的挑战,技术和设备方面也需要迭代升级。2020年底,加纳开始推广太阳能电池板和智能电表的安装,但普及速度极为缓慢。在电力需求迅猛增长、电力基础设施加速老化的背景下,停电断电已成该国常态化现象。

清洁能源部署挑战重重

对加纳而言,如何将可再生能源系统地整合到该国能源结构中是一大挑战。目前,开发、部署和推广存在的关键问题包括:部分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及其利用数据不足、可再生能源行业投资不足、大部分可再生能源技术前期成本较高、获得住宅设施的长期低成本融资便利存在挑战、土地所有权结构导致可再生能源项目用地难、风光能源具有间歇性和不稳定性。

图为加纳首都阿克拉某停车场内安装的太阳能电池板。 Nipah Dennis摄

基于这些困难,加纳政府制定了相关鼓励机制,旨在有计划地将可再生能源纳入国家能源结构中,同时,促进成熟和负担得起的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开发和使用,力求实现可持续且价格具有竞争力的可再生能源部署,尤其是偏远和海岛社区的清洁能源项目,以此提高太阳能热水器和农作物烘干机等可再生能源非电力应用的渗透率,并为木材燃料、沼气和液体生物燃料的可持续生产和供应提供更多优惠支持,以供当地消费和出口。

在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加纳还有很多问题亟待突破,包括基础设施薄弱、资金不足、劳动力匮乏、技术人才断层等。这不仅是加纳,更是阻碍非洲国家实现能源转型的制约因素。

“掘金”加纳机会多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加纳的能源结构之困、经济转型之痛,都已为中国和加纳下一阶段的合作描绘出了一条较为清晰的路线。加纳希望借助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技术优势和开发经验,最大程度解锁本国庞大清洁能源潜力,中国也愿意为加纳能源经济发展提供助力,从而进一步巩固两国情谊。

加纳环境保护署官员Emma-nuel Tachie Obeng为“掘金”加纳提供了几个方向,包括可再生能源离网解决方案,如独立太阳能家庭系统和迷你电网,从而通过电网现代化,实现农村地区电气化。此外,电动汽车和充电设施、水力发电制氢、农业用地太阳能灌溉等,也是拥有很大合作潜力的领域。

与非洲大陆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一样,中国在加纳的影响力在基础设施投资中得到了深刻体现。从交通项目到公用事业和电力,中国的公共和私人资本持续发挥作用,中国的资本和专业技术已为加纳超过80%的独立发电项目、21%的总发电量提供了帮助。

加纳与中国的联系最早可追溯到19世纪60年代。从那时起,两国持续加强合作,实现双边贸易和投资多元化。据加纳环境保护署数据,截至2013年,在加纳投资促进委员会登记的中国投资项目有53个,净值达1.65亿美元。

意义非凡的布维水电站,无疑是中国和加纳能源合作的范例样板。这座位于加纳北部和科特迪瓦交界处、装机400兆瓦的水电站于2007年开工、2013年竣工,年发电量10亿千瓦时,由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公司承建,布维电力管理局(Bui Power Authority)运营和管理,是加纳第二大水电站。鉴于加纳南北发展差距巨大,该水电站在加纳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具备灌溉、农业种植、发展渔业和观光旅游等功能。

时任中国驻加纳大使龚建忠在2013年出席布维水电站首台机组发电庆典的仪式上称,布维水电站是中国和加纳“勤劳兄弟情谊”的重要体现。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底,坐落于该水电站之上的装机50兆瓦的太阳能电站项目实现首阶段并网。这是加纳首个浮式光伏项目,得到了中国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全部投产后将并入布维水电站大坝输电系统。

可再生能源技术转让也是中国和加纳合作的重点之一,两国曾在2015—2018年间启动此类合作。在促进可再生能源专业知识和技术交流的同时,中国还帮助加纳建立了促进该国吸收这些技术所需的体制框架、项目管理和协调体系,从而创造了更有利的绿色能源营商环境。

在加纳看来,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和灵活的商业环境,可以吸引更多中国企业和机构来此投资和发展,这无疑将为该国经济未来的增长产生利好影响。

来源:全国能源信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