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钦言贵为当朝相爷,妻子出身齐昌伯府,生有三子,长子萧谓。这种情况下,萧相最看重的还是顾千帆这个叛逆的儿子。

顾千帆能干

顾千帆十八岁中进士,最新的官职就是皇城司指挥使,还给早逝的顾母请封了诰命。

根据萧相自述,他当年二十六岁才中的进士,那顾千帆可谓是少年英才。

仅读书做官方面,顾千帆已经实力碾压萧谓兄弟,也不怪萧相看重顾千帆。

萧相遇刺,顾千帆以一己之力护住萧相和萧谓,自己身负重伤,也让萧相感动不已,就连萧谓都喊了大哥。

萧谓行事

萧钦言举办寿宴,官家锦上添花,派内侍送来了任命他为相的圣旨。萧钦言恭敬接下,为了让萧谓露脸,将圣旨递给了萧谓,谁知众目睽睽之下,萧谓单手将圣旨递给管家。

幸好管家还算机灵,不过萧谓这一行为却被众人记在心间。

要知道在场宾客还有一直视萧相为眼中钉的清流,萧谓相当于给清流递了个明晃晃的把柄,可谓是愚不可及。

这让我想起萧谓当初被于中全忽悠,对赵盼儿下手的事情。

没等顾千帆出手,赵盼儿就发现账本被做了手脚,然后查到幕后之人和萧家有关。就如同那次偶遇,顾千帆说的话,自己姓顾,不姓萧。

在那个讲求履历清白的年代,顾千帆和萧相最多私下相认,是不会将两个人的关系广而告之的。

萧谓既然斗不过顾千帆,加上萧相维护,两个人完全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啊。

萧谓告知顾千帆真相

眼看赵盼儿也得到了萧相的认可,顾千帆和赵盼儿即将成亲,这个时候一个消息给这对有情人心中蒙上了阴影。

萧谓告诉顾千帆,萧相之所以对两个人的婚事不反对,是因为他查到赵盼儿父亲当年的案子和自己有关。换句话说,两个人的父辈有仇,这种情况下,一旦赵盼儿得知真相,自然会主动离开顾千帆。

果然,两个人的婚约出现了变动,顾千帆看着赵盼儿在池衙内的资助下开酒楼,躲在马车里黯然神伤。

萧谓的转变

萧谓本身能力有限,对自己相府大公子的身份格外看重,偶然得知父亲还有个年长的儿子,心中有些想法也实属正常。

不过还没等他作出更大的妖,就被顾千帆救了性命。有救命之恩在前,加上萧相对顾千帆多有维护,估计萧谓会消停一阵子。

别看顾千帆号称活阎罗,其实他只是面冷心热,关键时刻那是以命相搏,估计后期只要萧谓不犯浑,两兄弟还会相处得不错呢。

萧相当然知道顾千帆姓顾,但是别的儿子太不成器,顾千帆太优秀,双方差别太大,只能先修复父子关系了。

希望萧相早日自证清白,这样心心念念的孙子才有着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