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陆军某旅强化战训耦合理念重新规划演训场地——

这场考核,战车无“路”可走

■陆栋钰杨鹏飞

陆军某旅一级上士赵斌辉没想到,自己作为一名驾车冲锋沙场多年的老兵,竟会在演训场上面临战车无“路”可走的窘境。

事情要从该旅日前组织的一场单车战术考核说起。

那天,随着考核指挥组一声令下,赵斌辉车组动若风发,一路爬坡过坎、奋力冲锋。然而,战车翻过最后一道障碍后,眼前的一幕却令他感到有些茫然。

“路呢?难道走错了?”赵斌辉通过潜望镜观察四周发现,以往那条通向靶区的道路,竟变成了茫茫草地。

路在何方?还没来得及多想,赵斌辉的目光便被远处突然出现的“敌”目标所吸引。判明目标方位后,他当即指挥炮手开火。

硝烟弥漫中,数个靶标应声倒地。没等他松口气,特情又至:“数辆‘敌’坦克快速接近!”

“炮手,发射烟幕弹!驾驶员,撤!”赵斌辉当机立断,迅速指挥战车撤离。

正当赵斌辉为成功破“局”暗自庆幸时,特情接踵而至:考核指挥组裁定,战车右侧履带“触雷”断裂。

赵斌辉立即下车查看。原来,驾驶员在驾驶战车撤离时,倒车速度过快,方向把握不准,导致车身陷入“雷区”。

“这是我们新改造的综合训练场,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固定道路和走向。此次考核,像赵斌辉一样‘走麦城’的车组还有不少,很多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该旅领导介绍,在熟悉的演训场训练久了,官兵们渐渐摸准了考官出题的“套路”,应对考核轻车熟路。为了逼着大家走出“舒适区”,练出真本领,他们借鉴上级经验,结合自身实际对训练场地设置、考核办法等进行大胆创新。

赵斌辉告诉笔者,考核场地的改变,在该旅已不是第一次。起初,该旅将双土岭、复合雷场通路等比武考核中常用的赛道障碍搬进演训场,并将数十种课目内容按照不同作战任务需求打乱重组,力求提升训练考核难度。

这种改变难住了不少新兵,但对经验丰富的老兵来说并非难事。该旅二级上士、车长刘鹏回忆,一次演练中,由于设备故障导致“敌”靶标的出现慢了半拍,但一辆步兵战车却仍按照“套路”在靶标出现前就抢先开了火。事后调查发现,经过前段时间的训练,新的训练“套路”又被大家摸透了。

在此后组织的一次座谈调研中,不少官兵表示,尽管改进后的演训场面貌一新,但官兵很快就习以为常。特别是靶场那条笔直的通路,本是为提高效率而设计,却在无形中固化了演训流程,降低了训练考核难度。

官兵反映的问题,引起该旅机关重视。“日常训练不可能频繁更换场地,只有强化战训耦合理念,在设‘真’战场上下功夫,才能锤炼官兵过硬专业技能和随机应变能力。”该旅作训科科长李磊磊说。

经过深入研究论证,该旅决定借鉴上级演训活动设计筹划的成功经验,根据实战需求重新规划演训场地设置和组织模式,并对训练考评办法进行优化升级。没多久,这个无“路”可走的综合训练场便应运而生。该旅领导介绍,除了没有固定的道路和走向,他们还对靶标出现方位、时机等考核中的关键环节做了实战化改进,力求最大限度“逼”出官兵的训练潜力。

“有形的‘路’没了,一度固化的‘套路’也打破了,要想考出高分,必须瞄准战场多练几手。”复盘研讨中,赵斌辉的发言道出了官兵心声。

战场没有“舒适区”

■陆栋钰

原以为轻车熟路的一场演练,踏进“战场”才发现“无路可走”。陆军某旅从实战出发改进演训场地设置和考评办法的做法,逼着官兵跳出“舒适区”,学会勇闯新路,有效缩短了训练与实战的距离,提升了战训耦合度。

人是有惰性的。熟悉的训练场地、固化的演训套路、常态的组训模式,容易使官兵产生程式化思维,从而习惯于按照自己最熟悉、最自在的方式出招,不知不觉地进入训练的“舒适区”。然而,战争是“不确定性的王国”,敌人不会按我们的“套路”出牌,更不会给我们“再来一次”的机会。练兵备战若安于“舒适区”,必然导致训练水平在低层次徘徊、练兵效费比不高等一系列问题,为打赢未来战争埋下致命隐患。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科学技术的进步和战争理念的嬗变,让未来战争变得更加复杂,战场环境更加变化无常。各级只有不断强化战训耦合组训理念,摒弃一切脱离实战的训练方式,强化战场思维培塑、推进作战方式创新、加速军事训练转型,才能为赢得未来战争胜利打下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