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欧美多国央行近日纷纷加息,但日本央行17日仍宣布继续坚持当前超宽松货币政策,维持利率水平不变。

日本央行重申,为将长期利率控制在既定目标范围,央行将在每个交易日实施固定利率无限量购债操作,同时继续将短期利率维持在负0.1%的水平。

行长黑田东彦表示,为了支持日本经济持续复苏,现在不宜收紧货币政策,在GDP增长仍低于疫情前水平的情况下收紧货币政策,将对经济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逆势而行的压力一定很大。毕竟,日元兑美元已跌至24年低点。

而将1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维持在25个基点以下也意味着几乎疯狂的购买。

本周,日本央行就已花费720亿美元购买债券,这几乎是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去年一整月所做的事情。根据各自经济体的不同规模调整后,本周日本量化宽松的步伐是美联储2021年步伐的20多倍。

通胀是暂时的,需要继续宽松

日本央行认为,经济的潜在需求仍然太弱,因而其无法收紧货币政策。尽管进口商品价格的飙升让公众感到不安,并可能在竞选期间占据显着位置。

不包括波动较大的食品价格在内的核心消费者价格以七年来最快的速度上涨,达到了日本央行4月份增长2.1%的目标。但几乎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存在从物价上涨到工资上涨的延续性。

这使日本央行比欧洲和美国的同行更有信心,认为当前的通胀将是暂时的,并且需要继续通过货币宽松措施支持经济。

黑田东彦称,希望通过工资增长实现稳定的通货膨胀,需要用宽松政策坚定地支持经济,将继续密切关注价格影响,CPI可能暂时保持在2%左右,之后CPI涨幅可能会放缓。

但值得一提的是,17日早些时候日本央行罕见地提及了外汇市场,称需要观察对日本经济和市场的影响。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黑田东彦从此前“日元疲软有利”的角度转向警告称,日元近期快速贬值“不利”日本经济:

“日元汇率波动应稳定,反映经济和金融基本面。日本央行需要密切观察汇率市场走势。”

在关心外汇市场同时,日本央行还期待,日本国内新冠疫情趋稳能带动“报复性消费”。

债券、汇率市场双双承压

日元和日债波动的核心焦点在于日本央行能否维持宽松政策。因此,做“最后的武士”,日本央行并非毫无代价。

汇率方面,15日,日元对美元汇率就一度触及1美元兑换135.6日元,创下自1998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决议发布后,本已有所反弹的日元汇率再度走疲。截至发稿,日元兑美元汇率仍维持在接近135。

一些分析师曾预测,黑田东彦可能会寻求通过调整政策来解决近期日元暴跌的问题。由于这一情况并没有发生,东京的交易员表示日元可能会进一步下跌。

摩根大通外汇策略师BenjaminShatil表示,日元兑美元升至130日元的高位现在显而易见,甚至可能达到140日元:

“由于日本央行显然不受全球央行强硬投降浪潮的影响,不关心日本进口价格压力的扩大,并且显然愿意在必要时购买继续无限量购进1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以保持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日元的痛苦似乎将从急性转为慢性。”

巴克莱日本经济研究主管TetsufumiYamakawa表示,如果日元大幅贬值,日本央行最早可能在7月修改其YCC框架。

债券市场上,日本国债抛售压力也不断加大。尽管日本央行每个交易日均在实施固定利率无限量购债操作,但国债收益率仍屡次突破央行控制目标。周五,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触0.265%,创下2016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EvercoreISI的KrishnaGuha曾推测日本央行将一夜之间屈服,从而对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日本央行YCC是旧的全球收益率曲线结构的最后一个锚点,通过套利条件和流动。如果它打破,后果将是全球性的。给美国、欧洲和亚洲的收益率带来进一步的上行压力。

外国投资者本周一直在大举抛售日本国债,以测试日本央行是否准备好无限量购买以捍卫25个基点的上限。

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

收益率曲线控制,是指央行向市场公布其对于国债收益率曲线某个或者某几个期限段的目标水平,并根据国债收益率目标进行相关货币政策操作。

早在二战期间的1942年,美国就曾使用过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以稳定政府战争开支的融资成本。2016年,随着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意外转向负利率而“震惊市场”,日央行于当年9月提出收益率曲线控制。对于YCC政策执行时的关注点,华泰证券分析师张继强总结如下:

目标期限段:10年期日债;

目标水平:0%附近;

容忍区间:2016.9-2018.7为[-0.1%,+0.1%],2018.7至今为[-0.2%,+0.2%];

实现手段:10年期日债收益率位于目标水平附近时,日央行没有额外政策操作。而如果偏离到一定程度,日央行则会启动“无限量购债”操作,以某一声明的收益率无限购买10年期日债。

与美联储、欧洲央行、英格兰银行和瑞士国家银行已经纷纷“打脸式”转向不同,日本央行依然保持着向市场喷钱的钻石般的承诺。

日本央行做出这一决定,意味着其正以日元崩盘为代价,与全球的通胀和紧缩大潮为敌。但如果日本央行很快改变这一决定,日本央行可信度将轰然倒塌,国债收益率必将大幅飙升。

YCC这最后一个锚点能坚守到何时?就如同最后的武士那般,“应竭尽所能……然后再听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