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国(福建)第19批援塞内加尔医疗队队员黄建斌,福建福安人,宁德市闽东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是这批援非医疗队中唯一的麻醉医生,目前服务于塞内加尔迪亚姆尼亚久儿童医院。

虽然2018年至2020年,我已在非洲博茨瓦纳执行医疗援助任务两年,但由于交流语言不同,工作的服务对象不同,到了塞内加尔心里还是有很大的压力。博茨瓦纳交流用英语,塞内加尔交流用法语,而且这是一所儿童专科医院,麻醉工作无小事,尤其难在小儿麻醉,小儿的身体未发育成熟,术中病情瞬息万变,对麻醉技术水平要求较高。

经过几天的麻醉科室熟悉和交流,不时给外国同仁提供帮助,目前技术水平已被认可,缘于2021年12月29日被要求留下实施一台新生儿的麻醉。

迪亚姆尼亚久儿童医院手术室只有两位麻醉医生,其余四位为麻醉技师,由于制度轮休,每天上班的麻醉医务人员非常的“精简”。

当天中午得知有一新生儿需要手术,麻醉技师“马达”医生立马告知我,说是否可以留下应对这台急诊手术,我说当然可以,尽管一个早上我已经实施多台麻醉。

说话间,急诊手术的患儿已在手术室门口交接,细看之下,患儿插着胃管,微量泵输注着血液,呼吸微弱,皮肤粘膜无弹性,前囟凹陷,已经表现出脱水明显,我和“马达”医生一边向其父母询问着小孩病史,一边翻开了病例,得知患儿才出生24天,体重仅2.8Kg。

由于出生时一喂食就吐,无法排便,于是往医院就诊,被诊断出十二指肠先天畸形,有层隔膜阻断了肠道的通畅,以至让胃承受巨大压力,体积膨大,从X片上看胃宛如西瓜,占据半个腹腔。

由于二十多天来无法进食,小儿已经表现很虚弱,现有的检查报告单提示有贫血严重,水、电解质紊乱。

我心里一紧,同时想到:是否有动脉血气分析报告提示肺功能状况、是否有心脏彩超提示同时合并先天性心脏病、是否有CT报告提示困难气道的存在等等,但了解了情况后转念一想,这里条件有限,小孩又不得不立即手术治疗,只好安慰了孩子父母,让他们在外等候,我们这里会尽力!

难题来了,这样的病例给予什么样的麻醉方式为最好?患儿极度虚弱,用常规的麻醉剂量,将会给她造成不良后果,甚至呼吸、心跳骤停。手术室没有保暖空调,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保暖措施?患儿目前已经呈饥饿状态,循环已经虚脱,应该怎样加快循环的恢复?患儿已经严重贫血,术中出血会不会多,是否需要联系血库备血?

带着这些问题边快速冷静地思考对策回到了手术间,与“马达”医生和外科主刀医师进行了交流,最终我决定对患儿给予“全麻复合骶管神经阻滞麻醉”,这种麻醉方式最明显的优势是全麻药物剂量明显减少,麻醉药物对机体功能的影响较小,身体恢复快,而且术后有较长时间的镇痛效果有利于提高术后恢复的舒适度。这种复合骶管神经阻滞麻醉方式之前在这所医院里开展较少,尤其是在新生儿的麻醉中。手术开始,凭着多年麻醉科工作经验,成功的置入气管导管连接麻醉机,并顺利的实施骶管神经阻滞麻醉,术中生命征平稳,患儿无痛不动,麻醉效果良好,手术耗时50分钟,术中出血约5毫升。

术后患儿顺利苏醒,此时在场医护人员为拥有娴熟技术的中国医疗队麻醉医师竖起了大拇指说道“Bravo(非常棒)!”。

两天后,来到新生儿病房随访,患儿恢复良好,孩子的母亲万分感激,并要求与中国医生合影。虽然这里的医疗条件不尽人意,与国内相比有较大差距,但我是一名援助非洲的中国医生,应该时刻牢记初心和使命,必须认真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不断学习,战胜困难。

每当看到自己用医术

帮患者解除或缓解了病痛,

就感到无尚的光荣。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

我将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

认真与当地医生交流传授麻醉知识,

展现援外医疗队“医者无疆”的大爱情怀,

为守望相助的中非友谊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福建卫生报 福建省唯一具有专业性的健康类报纸、唯一的全国优秀卫生报刊。我们更懂福建人的健康,不仅权威访谈、寻医问药、养生科普,更有精彩活动等你来!

来源:福建卫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