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他们选择做时间的朋友;如今,他们选择落袋为安,也许这才是当下更有效率和安全感的做法。但世界仍要前进,投资仍要继续。什么才是下一个十年值得投资的新机会?

二级市场近期弥漫着大佬减持科技股的消息。

在南非大股东Naspers宣布将减持腾讯、传闻巴菲特将卖出比亚迪之后,红杉中国又向惊弓之鸟般的二级市场抛出一枚“减持炸弹”。

2019年4月至今,红杉中国对美团的减持已经达到20余次,2022年内已经是第6次减持;已累计套现数百亿港元。

沈南鹏掌舵的红杉中国最早于2006年投资大众点评,2010年投资美团。红杉不仅是两家公司A轮唯一的投资方,也参与了两家公司多轮融资;并推动大众点评和美团于2015年10月完成历史性的一步——合并。

总的来算,红杉在美团做股东的时长至今已达到16年之久。投资美团,被沈南鹏视为十几年投资历程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美团也不负期待,堪称是红杉资本成立50年来回报最高的投资案例之一。

对于减持美团,红杉中国回应称系基金正常退出。

美团只是红杉中国减持名单中的其中一个。去年至今,红杉中国密集减持了旗下投资的多家公司,其中包括拼多多、达达、九号公司、瑞声科技、贝泰妮、东鹏控股、博瑞医药等。

沈南鹏和他执掌的红杉中国堪称投资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颇受市场关注,很多时候会被市场理解为一种风向标。

除了沈南鹏和他治下的红杉中国,张磊和他执掌的高瓴资本、刘芹和晨兴资本(已更名为五源资本)、DCM等都加入了减持科技股的行列。

科技/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们也在纷纷套现,刘强东、王兴、王慧文等今年都有减持动作。

大佬们在科技股的低潮期大幅减持,与时间的友情变淡,这传递出什么信号?什么才是代表未来的新投资机会?

大佬忙减持

公开资料显示,进入2022年以来,科技股背后的一些著名投资机构都在减持,他们中,不少是以长线投资为主的机构。

2022年1-6月,多家投资机构减持快手。其中,刘芹、石建明及他们管理的晨兴资本(已更名五源资本)多次减持快手。

此次减持后,DCM在快手的持股比例降至7.96%,IPO前其持股比例为9.23%。

遭有知遇之恩的投资机构减持,快手不是唯一一个。王兴今年也减持了理想汽车。

今年3月,王兴卖出了理想汽车小部分股份,在美股以约27美元的价格套现约2137万美金,在港股以107.846港元的价格,卖出404900股股票,套现约4367万港元。

截至3月30日,王兴在理想汽车的持股比例降至22.82%。

当然,相比之前的投入,王兴此次仅仅是稍稍做了减持。当初在理想汽车融资不畅的时候,王兴和美团多次力挺,累计向理想汽车投资约11.6亿美元,堪称理想汽车的“救星”。

张磊也带领高瓴资本加入了减持潮。高瓴今年5月披露的13F文件显示,2022年Q1,高瓴已将其持股的一些热门公司做了清仓,其中包括拼多多、蔚来、小鹏汽车、Boss直聘4支中概股,以及亚马逊、Airbnb等。

同时,高瓴还在一季度减持了其它一些中概股,其中包括理想汽车、蘑菇街、华住、中通、传qi生物。

从减持比例看,高瓴在理想汽车、华住、传qi生物的减持幅度约50%,基本清仓了蘑菇街。

除了投资机构,一些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高管也在纷纷卖出自家公司的股票。

这其中,引发广泛关注的当属京东创始人刘强东。

据美国SEC披露的数据,刘强东于6月17日减持京东450万股,按当时的平均股价计,刘强东通过此次减持共套现约2.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71亿元)。

此前,SEC还披露了京东股东——MaxSmartLimited减持信息。其中显示,5月23日—6月16日,MaxSmartLimited累计减持京东1.11亿股,共套现约6.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8亿元)。

MaxSmartLimited是刘强东通过信托实益拥有的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刘强东是唯一董事。

5-6月份,刘强东通过持续减持京东美股的股票,总计套现约62.5亿元。

这波减持前,刘强东在京东持股超12%,拥有超过七成的投票权。所以,这次减持不会影响他在京东的控制地位。

而今年4月底至5月初,刘强东还减持了京东健康8840419股股票,共套现约4.4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76亿元)。

美团创始人王兴和联合创始人王慧文今年也分别减持了美团的股票。

据港交所权益披露,6月14——6月20日的4个交易日内,王兴持续卖出美团美团B类股,累计卖出12.6万股,共套现约25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2150万元)。

王慧文则于今年4月13日和14日两天共减持74.88万股美团股票,共套现约1.16亿港元(近1亿元人民币)。

此次减持后,王慧文在美团的持股比例降至持股比例降至0.35%。

新茶饮品牌——奈雪的茶创始人彭心今年也多次减持了所持股票,累计套现超260万港元。

截至今年1月24日,彭心在奈雪的持股比例降至58.73%。

时间难再有复利?

从近期遭减持的科技股来看,电商、文娱、消费、新能源、生物医药等行业均有涉及。

其中,电商和新能源汽车成为大佬们减持的重点地带。

电商领域的美团、拼多多、达达遭红杉减持,高瓴清仓了拼多多和亚马逊,并几乎清仓了蘑菇街。

智能汽车领域,高瓴清仓了蔚来、小鹏,在理想汽车的持股也几乎减半;王兴也卖出了少量理想汽车的股票。

市场也在担心巴菲特将减持比亚迪。

7月12日,比亚迪股份(1211.HK)盘中一度大跌13%。背后导火索是比亚迪大量股份被转到香港中央结算系统,市场猜测是巴菲特治下的伯克希尔要出售比亚迪的股票。

据港交所CCASS数据,7月9日,花旗银行持有比亚迪股份1.63亿股;7月11日,花旗银行在比亚迪股份的持仓增加2.25亿股至3.89亿股。

市场猜测,花旗银行持仓增加的2.25亿股或来自巴菲特治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尽管比亚迪快速回应称,目前没有看到巴菲特减持,但是市场担忧犹存。

文娱领域,腾讯、快手的大股东们今年也有减持动作。

大佬们为什么要减持?每个机构/个人都有独特的原因。

红杉说,减持是因为基金到期;刘强东减持京东和京东健康,以及王慧文减持美团则被人解读成为退休计划做准备。

从这些被减持的科技股来看,当下的他们也表现出一些共同的症状。

比如,都到了老业务增速放缓,重新进入新业务投入期,试图转换增长动能的关键节点。但因为新的增长点前景未明,加上宏观环境低迷,股价纷纷进入下跌通道。

以电商为例。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亚马逊今年Q1增速大跌7.3%,创20年来最低增速。同时,疫情之下的全球供应链变得混乱而效率低下,严重影响了亚马逊的履约效率。

在业务增长乏力的同时,亚马逊自身也处于新的投入期,2020年和2021年公司在履约人力、场地等方面投入大幅增长,增速远超其零售业务的增速。

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亚马逊股价结束多年来一路上涨的趋势,掉头向下。

曾经彪悍增长的拼多多也进入了换挡期,增速慢了下来。2021年Q4拼多多创上市以来最低增速。

今年Q1,拼多多营收和用户增长强势反弹。但CEO陈磊多次强调,在现有规模下,拼多多增速放缓是长期趋势。

另外,拼多多在2021年Q3宣布转换增长思路——从过去靠营销和销售投入换增长的路子,转变成靠加大技术和农业投入换增长,后者需要更长的时间来验证效果。

加上京东、阿里的夹击,快手、抖音直播电商的侵蚀,以及美团、阿里在社区电商领域的围剿,如今的拼多多面临着更复杂的发展环境。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蔚来、小鹏和理想作为造车新势力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资格赛——年交付量纷纷超10万大关,盈利能力大幅提升。

现阶段,三家造车新势力面临的新问题是:如何用新车型换取更大规模的增长,巩固市场地位。这意味着,他们要在研发、营销等方面重新加大投入。

同时,他们迎来了更多竞争对手,除了特斯拉,比亚迪的中高端新能源车越做越好;传统汽车BBA也在努力追赶。华为、小米、百度的智能汽车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

加上国内监管趋严、宏观环境低迷、消费信心不足、新冠疫情不断反复等综合因素影响,互联网/科技公司普遍压力山大。

过去,大佬们押注互联网/科技公司,通常讲究“滚雪球”效应,做时间的朋友,追求时间的复利。如今,他们却选择落袋为安。

相比去赌时间的复利,也许套现才是当下更有效率和安全感的做法。

下一波科技新星在哪里?

尽管时局维艰,但世界仍然要前进,投资者依然要寻找机会。什么才是下一波值得投资的新机会呢?

整个互联网/科技界都在期待革命性的创新。

马化腾提出,移动互联网经过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大变革——“全真互联网”。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下一个科技前沿领域,就像当初我们搭建社交网络一样。”

2021年,黄峥卸任拼多多董事长,他在致股东信中提到,他要结合个人兴趣,摸一摸十年后路上的石头,确保拼多多未来十年高速高质量发展。他要探索的方向是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

新能源是特斯拉CEO马斯克长期探索的领域,除了太阳能,他最近称锂电池是“新的石油”。

这些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赢家们一言一行都被视为风向标。他们前瞻性的判断自然会引发一波行业热潮,只是一切都还在探索。

今年上半年,被视为互联网未来的Web3、元宇宙,以及沐浴着政策红利的硬科技、碳中和、新能源相关领域也受到投资者们追捧。

比如在新能源领域,今年上半年,A股的锂电池、风能、光伏板块纷纷大涨。同期的一级市场,储能和氢能也成为投资者们关注和下注的重点。

尽管元宇宙仍存在很大争议,但元宇宙相关的虚拟人、VR/AR和社交领域的项目纷纷拿到投资,其中不乏腾讯、字节跳动这样的产业投资者。

Web3相关的项目也纷纷站上风口。据媒体报道,仅2022年一季度,该领域就吸纳投资近百亿美元,是去年同期水平的两倍多。

据区块链日报不完全统计,今年至少有20家风投机构推出了Web3专项基金,规模超60亿美元。

红杉资本在今年6月推出了两支新基金——SequoiaIndiaandSoutheastAsia,总规模28.5亿美金,投资范围包括Web3。

据清科研究中心的报告,今年一季度,国内股权投资市场共发生2155起投资案例,涉及1968.22亿元,同比分别下滑27.1和47.1%。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部分机构开始转变投资策略,加重在半导体、高端/先进制造等关键技术领域的投资布局。

其中,近80%的投资案例集中在前五大行业,包括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生物技术/医疗健康、机械制造、互联网、化工原料及加工。

从排名看,互联网退居第四,在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上,均与第一名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相差甚远。

近日,红杉中国新一期美元基金完成备案登记,其中包括一支种子基金、一支风险投资基金、一支扩张基金和一支成长期基金,总规模约90亿美金,创下投资中国的VC基金募资规模的新纪录。

据悉,红杉中国的新基金将继续专注于科技、消费和医疗健康等领域。

沈南鹏近期在与桥水创办人瑞·达利欧对话时提到:投资领域下一个十年会与上一个十年大为不同;以前有效的东西,在新时代将很可能不再有效。

“在艰难时期,我们更要保持敏锐,保持信心继续投资。”沈南鹏说。

他坚信,ournextinvestmentisourbestinvestment(我们最成功的投资是下一个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