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海西晨报

梧村小学 六年(6)班 陈思衡

指导老师:李黎明

眼前精致小巧的布鞋,打开了我的记忆,恍然间又回到了小时候。

每逢过年,除了压岁钱,外婆总会给我一双亲手纳的布鞋,叮嘱我:“穿新鞋,走正道。”上小学后,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去外婆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外婆老了,眼神不好了,已经很久没有做布鞋。鞋柜里摆满了各式各样买来的鞋子,我也慢慢遗忘了外婆的手缝布鞋。

前些天,外婆听妈妈说我崴了脚,脚面涨得通红,穿什么鞋子都疼,于是连夜帮我赶制了一双。看着这一针一线纳的千层底,层层叠叠缝的紫鞋面,仿佛还有外婆的余温。我兴奋地接过布鞋,换下厚重的运动鞋,小心翼翼地把脚伸进去,嗯,舒服,软软的、松松的。

“外婆,您教我做布鞋吧,以后我可以做给您穿。”我窝在外婆怀里撒娇。

“傻孩子,做布鞋可不轻松,别看一双鞋垫小,哪怕是三岁以下的小孩穿的,都得缝大半天才能做完。”外婆慈爱地摸摸我的头,“鞋垫纳得好不好,就要看制鞋人肯不肯花功夫,一针一线缝得紧密,那样的鞋垫才耐穿。”

我执意要学,外婆拗不过我,正式收我为徒。

果然不出外婆所料,我这个新学徒,状况百出。纳鞋底时,一不小心用力过猛针戳到手;粘底子时,糨糊涂多了,一压挤得满手都是;绣花时,针眼一下密一下疏,歪歪斜斜的。外婆总是笑盈盈: “手工制作布鞋是一种慢活、细活,有时候有什么烦心事,一针一线就能把人的心慢慢抚平下来,使自己的心情好起来。”

更多的时候我只能在一旁帮外婆打打下手。她的背微微弯曲,岁月的痕迹已爬满眼角,白发诠释了岁月的磨炼。外婆双手早已不再是曾经那般灵活有力,可她还如从前般细心,纳底、絮棉、缝帮、下料、对针、绣花一点都不含糊。

时光流逝,许多传统渐渐离我们远去,而脚上这双外婆教我做的布鞋,却有不过时的美丽,入脚便感受到它的柔软,感受到来自草木的清香,感受来自外婆浓浓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