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争当备战打仗的“老把式”

■沙先楼周燕虎

近日,新华社开设的“近镜头·温暖的瞬间”栏目,回顾了这样一个画面:习主席参加首都义务植树活动时,一边向干部群众挥手致意,一边顺势将铁锹扛在了肩头。群众由衷发出感叹:“这是个真干过活的‘老把式’。”

“老把式”是晋北地区的方言,过去主要指在农耕生产的某一领域具有精湛技艺和丰富经验的老手。如今,词意还特指“行家里手”“精通于某一技能的人”。习主席这个看似简单的扛锹动作,是青年时代日复一日、脚踏实地劳动锻炼所形成的习惯,是质朴劳动本色自然而然的流露,让人倍感亲切、深感钦佩。

在我军的战史上,也有很多将帅身经百战,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备战打仗的“老把式”。粟裕大将每逢与人闲谈,随手拿起茶杯、烟缸、棋子,就能摆出古今中外重大战役态势。他数十年如一日,每晚就寝前都会将衣服鞋袜仔细放好,确保一旦有事便可随手摸到……这些细节让一名一生备战打仗的“老把式”跃然眼前;在解放海南岛的战役发起前,我军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渡海工具问题。一天,琼崖纵队符振中参谋长从海南岛乘小木船来前线指挥所汇报工作,兵团副司令员韩先楚看到这一情况并仔细分析战场态势后果断而坚定地说:“既然符参谋长能坐小木船来到我们这儿,我们也一定能乘木帆船打过去。”后来,我军成功渡海作战,创造了“用小木船打大军舰”的战争奇迹,也让韩先楚敢打硬仗、能打胜仗的“老把式”形象一展无遗……这些名将知晓制胜机理、洞悉战争规律,具有丰富的带兵打仗经验和高超的作战指挥艺术。在这些“老把式”的带领下,无数热血青年被锻造成了敢打必胜的钢铁战士,无数年轻部队被锤炼成了能征善战的威武之师,无数恶仗险仗成为了惊天动地的恢宏史诗。

如何成为“老把式”?没有任何捷径可走,靠的就是刻苦磨砺。“八一勋章”获得者、火箭军某旅原一级军士长王忠心,执行重大任务30余次,实装操作1500余次,才成为发射场上的“定海神针”;特战精兵刘珪,前后练了5000多次,手上的疤痕层层相叠,才练就了“单手上膛”的绝活儿;空军航空兵某旅副参谋长姚凯,在训练中将低空飞到尽低、远海飞到尽远、时间飞到尽长,在搏击长空中探索极限,终于斩获“金头盔”奖。结得千层茧,才能练成冲天翅;历得风雨侵,才有梅花傲枝头。唯有历经千锤百炼,方能成为备战打仗的“老把式”。

本事不换代,早晚被替代。面对加速演变的战争形态、深刻嬗变的作战方式、风起云涌的科技革命,没有一成不变就能百战百胜的“老把式”。争当备战打仗的“老把式”,决不能安于现状、墨守成规,只有紧盯科技之变、战争之变、对手之变,常练常创制胜新招,让“老把式”的“含新量”“含战量”“含胜量”越来越高,才能成为挺立潮头、引领时代的“好把式”,直面挑战、不畏艰险的“硬把式”,能战善战、决战决胜的“真把式”。

指挥员是军队领导干部的第一身份,备战打仗是军队领导干部的第一职责。面对未来战争,每一名领导干部都应当把打仗当主业、专业、事业,心无旁骛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带头在重大军事斗争实践和军事演训活动中磨砺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成为让官兵信赖的备战打仗“老把式”,从而团结带领官兵一往无前、赢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