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半岛都市报 李丽是智联招聘青岛分公司政企大客户经理,今年4月开始,李丽作为承办单位工作人员坐上了主播台。截至目前,她已经做了十几场直播带岗了。每场直播围观量平均是3000至4000人,如果某场次企业自身品牌过硬,职位吸引力好,围观人数能达到7000人。

“知名企业有自身的优势,它不需要太多的宣传,自身的流量就已经能吸引很多人来了。”李丽说,市北区人社局组织企业做的第一场直播,就是市北区优质企业赛轮集团和中建筑港。“这场直播,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两家企业收到简历1000多份,这是非常高的数据了。我觉得除了到学校现场的宣讲会,而且必须是学生到场率非常高的情况下,没有哪种方式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收到近千份简历的。”

李丽介绍,不管是直播带岗还是传统招聘,他们作为平台方,更多的是提供招聘过程服务,把企业优秀的一面呈现出来,把求职者平时不方便了解到的方面,通过直播的形式直观地提供给求职者。

昵称留言让求职者更坦然

“直播带岗,对企业和求职者来说,都是一种成本较低的双方互相推销的方式。”李丽认为,直播带岗把岗位通过直观的方式展现在求职者面前,无论身在何处,只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接收到信息。求职者如果有时间,点开直播带岗观看,正好听到了感兴趣的公司或岗位,利用碎片化时间就了解清楚了。

在李丽看来,受疫情影响,会出现招聘单位和求职者信息不匹配,用工单位缺人,求职者缺好的机会,通过直播的方式可以快速帮助双方把沟通的桥梁给搭建起来。“如果脱离直播带岗,求职者投递简历后,只能被动地等待,看企业什么时候联系你,你对岗位有疑问,可能找遍网络也找不到联系电话。即使去了线下面试,很多求职者也不好意思当面问,‘请问一个月给我多少钱?’‘你们社保和公积金怎么交的?’甚至有求职者面试结束走出房间,突然想起来刚才有什么问题忘问了。”

而直播中介绍到某个岗位,求职者觉得有内容不清楚,就可以直接写评论,“你们公司给多少钱?”“这个岗位具体干什么?”直播间里求职者都是昵称相见,很多敏感问题也避免因不方便而问不出口。如有进一步沟通需求,还可以申请连麦,实时语音沟通。

直播带岗的两小时里,李丽和企业HR就像直播带货的主播一样,要把企业和岗位呈现给求职者。求职者会关心这是家什么样的企业,员工享有什么福利,岗位未来前景如何等,李丽会把这些问题在直播间里和企业HR沟通,通过聊天把岗位的具体信息立体呈现出来。

或将成为招聘主流形式

面对镜头直播,李丽要回答求职者提出的各种问题。每次直播内容,除非有特殊要求,李丽不会对稿件做教条化准备,都会有现场发挥。她也会担心自己说错话,“如果一句话说错了,对企业有影响怎么办?”李丽说,“脑子飞速运转,既要回答求职者的问题,又要想接下来引导直播间互动话题,如果HR活跃、配合,抛出问题能很好地互动,那还比较轻松;但我也遇到过我抛出问题,HR只回答几个字,我下一个问题还没有想好,脑子里是空的,这时我就抓紧和HR再聊几句,去引导HR多说几句,给自己争取点时间,过渡一下。”

在李丽看来,疫情对直播带岗悄然兴起有推动作用。而直播带岗很好地适应了企业端和求职者端的需求和使用习惯,会成为今后招聘的一个主流形式。“目前从高校毕业生端的数据来看,60%~70%的人已经习惯了线上求职的方式。当前及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包括直播带岗在内的线上招聘形式,会成为招聘的主流,而且不只是招聘阶段,从招聘到面试,到后面的录用,以后都离不开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