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里,在皇帝众多嫔妃中,纯妃苏绿筠无疑是最本分老实的一位。

她性格温婉,见人三分笑,膝下有三子一女,本该是最有福气的女人。

纯妃家世一般,相貌平平,恩宠平平,在后宫里最是胆小怕事。她只想护着孩子周全,却总逃不脱别人算计,惹皇帝起疑多年。

三阿哥永璋为寒香见之事谏言,皇帝恼羞成怒大加斥责,纯妃护子心切,跪在养心殿外为永璋求情,挨了渣渣龙一记窝心脚。

纯妃最后吐血而亡,渣渣龙难得生出一点愧疚之心,在她临死前晋封她为皇贵妃。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纯贵妃生前究竟犯下什么错误,让皇帝对她如此嫌弃、记恨多年呢?

她既识人不清,又无防人之心,屡被别人当成枪靶子。

苏绿筠性格温和,在后宫是公认的好人。对地位高于她的富察皇后、高贵妃,以及后期的继后如懿,她谦卑有礼。

对前期地位和她平等的娴妃如懿,苏绿筠真心相待,两人走动颇多。如懿入冷宫,她特地和海兰赶去相送,并代如懿抚养大阿哥永璜。

对地位不及她的海兰,苏绿筠不端架子,总是笑脸相迎。海兰淋雨生病,只有纯妃屈尊前去看望。

可惜“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后宫里硝烟弥漫,苏绿筠只想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不想卷入别人纷争,却屡屡被人利用而不自知,埋下了悲剧的种子。

海兰因为地位低下受人排挤,除如懿外,她和苏绿筠来往最多。纯妃自认待她不薄,且海兰一幅我见犹怜的样子,没想到被这“小可怜”坑惨了。

海兰黑化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精心打扮去拜见苏绿筠,明面上是感谢她对自己照顾,暗地里是想借机争宠。

因为苏绿筠膝下有两个阿哥,见到皇帝概率很大。果然,海兰成功引起渣渣龙注意,华丽转身为宠妃。

紧接着,海兰从纯妃那里打探皇后嫡子永涟病情,得知永涟患有哮喘,最忌有阻碍呼吸之物,海兰特意找来芦花,神不知鬼不觉除掉了永涟。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人命,这样的海兰,十个纯妃也不是她对手。

苏绿筠没想过跟海兰为敌,但事情却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富察皇后去世,后位悬空,嘉妃金玉妍眼馋皇后位置却资历不够,于是跑去找苏绿筠,竭力撺掇她去当出头鸟。

彼时,虽然皇帝属意青梅竹马的如懿,但苏绿筠是富察皇后临终力荐人选,而且还有太后支持。

向来安分守己的苏绿筠,被金玉妍三言两语说动,起了争后之心,毕竟贵妃和皇后只有一步之遥,何况自己有资历、有子嗣、有人缘……

如此一来,苏绿筠不但违逆皇帝心意,也得罪了如懿和海兰。只有金玉妍暗自高兴,领着一帮人明面上继续“捧杀”纯贵妃,企图坐收渔翁之利。

背地里,金玉妍找到永璜,说他生母过世与富察皇后脱不了关系,同时派人暗杀富察皇后身边的侍女素练,又盗取纯贵妃的珠花来嫁祸于她。

可怜苏绿筠被架在火盆上而不自知,只顾享受着众人的讨好卖乖,丝毫没有察觉到即将来临的可怕危机。

站得高是好事,但若过于得意,看不清形势,就会一不小心跌落谷底。

与此同时,海兰故意在三阿哥永璋面前叮嘱永琪,在先皇后梓宫奉移的日子千万不能哭,只有表现独树一帜,才有可能得到皇帝青睐。

不仅如此,海兰还特意带着永琪去养心殿面圣,借永琪之口说大阿哥有心成为太子,又说宫里人人都知道纯贵妃即将被封为继后,惹得皇帝越发厌恶纯贵妃。

结果可想而知,永璜与永璋因为在皇后丧礼上失仪,皇帝勃然大怒,赏他们一人一记耳光,还迁怒苏绿筠,斥责她教子无方,宣布剥夺两子的继位资格。

就这样,在金玉妍和海兰的双面夹击下,纯贵妃一下子从云端摔下泥潭,前一秒还众星拱月,后一秒就门庭冷落,从此再也没有翻身。

归根到底,还是她过于轻信别人,没有防范意识。这是苏绿筠犯下的第一个严重错误。

沉得住气,才能发得了力。在机会面前,要学会审时度势,否则就可能急功冒进,掉入别人布置的陷阱。

苏绿筠犯下的第二个错误是:目光短浅,偏爱亲儿,疏离养子,最终鸡飞蛋打,一个儿子都没保住。

大阿哥永璜虽是庶长子,却一直深受皇帝重视,当年高贵妃因为无子,还曾经跟如懿争抢大阿哥的抚养权,结果未能如愿。

如懿被诬陷进入冷宫后,大阿哥被送去当时的纯嫔宫中。正因为身边有两个儿子,所以即便皇帝不喜欢纯嫔,也常去她的宫中看望。

嘉贵人生子后,海兰劝纯嫔带两个阿哥去看嘉贵人母子,在皇帝面前博个好感。纯嫔却只带着三阿哥去了启祥宫,皇帝感念她带两个孩子辛苦,直接晋升为纯妃。

论资质,大阿哥永璜明显比三阿哥永璋强。如果不是纯妃私心太重,永璜应该能成为养母的一个有力臂膀。

可惜纯妃格局太小,不懂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道理,她怕自家儿子被抢了风头,对永璜一直比较冷淡,人前人后不忘夸奖永璋,这让大阿哥心生不满。

永璋犯错被皇上训斥,纯妃却责怪永璜,说他只顾自己学业,不肯帮衬弟弟。纯妃的偏心就差写在脸上,唯恐别人不知道,结果造成兄弟阋墙,落得两败俱伤。

苏绿筠负责打理先皇后葬礼,太后特意提到大阿哥,她立刻回道:“永璜虽然年长,但也未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毛躁,倒是臣妾的永璋倒还稳重。”

瞧这话说的,在上届宫斗冠军太后眼里,苏绿筠就像扶不起的刘阿斗,居然愚蠢到在公开场合诋毁自己养子。

殊不知,永璜被夸,本是苏绿筠的荣耀,说明自己尽心尽职,教子有方。这么好的扬名机会,她自己却把它推开了。

护子太过,等于害子。其实永璋不聪明没关系,只要永璜愿意护着他、指导他,遇到事情母子三人互相商量,以永璜的机警,可以保障永璋在后宫吃不了大亏。

海兰为什么在三阿哥面前演戏?因为她知道三阿哥会告诉纯贵妃,而这对母子肯定会信以为真。换成大阿哥,这谎话就不灵了。

嘉妃为什么在大阿哥面前演戏?因为她要为自己孩子上位扫清障碍,很明显,大阿哥才是她的目标,至于三阿哥,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甄嬛对养子倾力扶持,两人互相依靠,最后一个继承大统,一个当上太后;苏绿筠对养子是百般嫌弃,结果两人离心离德,一个抑郁而死,一个吐血而亡。

格局不同,人生不同。心有多宽,路有多宽。很多时候,看似成全别人,其实在成全自己。

苏绿筠拚其一生,都在守护自己孩子,哪怕到了弥留之际,还在扶窗眺望三阿哥的住处,留下最后一句话:“永璋,额娘不能再护着你了……”。

她就像一只老母鸡,用最原始的爱,想把儿子护在自己羽翼之下,却忘了一句老话:“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寒香见进宫,在后宫引起轩然大波,皇帝被迷得神魂颠倒,为她屡屡破坏宫中规矩,众嫔妃都敢怒不敢言。

渣渣龙这个人,看似深情,其实薄情。

他对某个女人上心的时候,心里眼里全是她。

这个时候,他连皇后如懿的话都听不进去,何况别人?

永璋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去触霉头,他跑到皇帝面前谏言,说众大臣对寒香见独宠如何如何有意见,劝皇帝不要沉溺后宫。这就捅了渣渣龙的马蜂窝。

苏绿筠得知儿子闯祸,拖着病体,跪在养心殿外为儿子求情。谁知渣渣龙旧账新算,直接扔下珠花,指责她心术不正。

苏绿筠急怒攻心,却又百口莫辩,不久就含恨而去。不久,永璋也因病追随母亲而去,纯妃最终还是没能护住孩子一生平安。

不溺爱,严要求,陪孩子共同成长,教孩子保护自己,这才是正确的爱子之道。

苏绿筠这一生,因子而荣,为子奔波,最后被子连累。对现代女性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警示呢?

每一种爱,都需要正确的表达方式。

愿你我,都能对自己人生负责,爱得从容,看得长远,活得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