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西部世界》第四季第4集突然有一种感觉,在《西部世界》这部剧里面最惨的其实是人类:第三季的时候被雷荷波控制,第四季被苍蝇控制,怎么着都得被控制,实在太惨了。

咱们说正题,本集中没有给出太多隐藏信息,大多数剧情是在填坑,也正是这一集正式向观众展示了本剧的三条时间,目前除了克里斯汀时间线不明确,凯勒布和梅芙、夏洛特和威廉姆、伯纳德和斯塔布斯三个组合的两条时间线都已经明朗。下面分别跟大家说一下。

*本文含有剧透,介意者请谨慎阅读*

一、2058年时间线

这条时间线是承接《西部世界》第三季结尾。凯勒布在销毁掉最后一个雷荷波的时候负伤,梅芙把他送到医院之后不告而别。在住院的时候凯勒布遇到了身为护士的妻子,随后两人相爱并生下一个女孩儿,起名法兰琪。

二、2066年时间线

这是本剧揭示的最早的时间线。雷荷波被毁8年后,威廉姆来到胡佛大坝,通过手段获得了大坝下面的数据中心,苍蝇的功能首次展示。随后夏洛特和威廉姆开始筹划“黄金时代”园区,并计划通过这个园区去“感染”更多人类。

另一边梅芙因为好奇凯勒布的生活,所以通过电缆找到了他,但也正是因为这一举动导致他们的行踪被夏洛特发现。于是威廉姆开始追杀他们两个,而梅芙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夏洛特正在进行一个未知的计划。

在威廉姆一系列手段之下,“黄金时代”园区终于开门纳客,梅芙和凯勒布则跟着第一批游客潜入到了园区之中,想要找到控制中心并摧毁他们。但没想到的是,这其实是夏洛特设下的一个局。

这导致凯勒布被苍蝇寄生,梅芙也一直疲于应对威廉姆的袭击。两人挟持夏洛特来到一处正在施工的园区,梅芙让凯勒布看住夏洛特,她去解决威廉姆。夏洛特试图控制凯勒布射击梅芙,但关键时刻凯勒布抵抗住了控制,用枪将威廉姆击倒。

倒地后的威廉姆又给了梅芙一枪,然后梅芙黑掉了控制台,引爆了她和威廉姆周围的炸药,两人“丧生”。同时,凯勒布也被赶来营救夏洛特的卫队击毙。

说实话,这一段剧情看得美叔不太舒服,好几处地方都不够流畅,有种“为了目的编造过程”的感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大家都是接待员,为什么梅芙和威廉姆都是中了好几枪仍然能够战斗,而夏洛特却因为脖子上被顶了个玻璃片就跟着凯勒布走了?

还有梅芙既然知道凯勒布已经被苍蝇寄生,甚至还一度拿枪指着她,仍然放心让他去看守夏洛特?当然,最不理解的就是夏洛特既然能够把凯勒布“数据化”,为什么当时还要把梅芙留在那里等人挖?这是生怕自己的对手不够强吗?把她的意识球销毁不好吗?

所以虽然后面的反转很不错,但前面这些剧情问题让美叔有一些担忧,这是垮的节奏啊……

三、2089年时间线

伯纳德在“升华之境”中经历了无数次的推演,终于找到了能够解决“人类灭绝”这个问题的办法,并在进入“升华之境”31年后回到了现实世界。他的好朋友斯塔布斯这31年间一直兢兢业业地守护着他,除了没有打扫卫生,其他的可以说非常敬业了。

随后他跟斯塔布斯一起,按照自己曾经“推演”出来的历史进程,来到一家餐馆,并在那里等到了C。接着C又带着他们俩去找到了J。

伯纳德说自己能帮他们挖出他们一直想要找到的武器,但J比较谨慎,所以带着大部队撤退,而C则带着伯纳德去挖武器。后来武器终于挖了出来,是梅芙。通过伯纳德的对话我们也知道了原来C就是法兰琪。

与此同时(此处不确定)在奥利匹斯大厦内,已经将意识融入意识球并拥有了接待员身体的凯勒布也终于清醒,自己之前的经历原来是夏洛特让他产生的“幻觉”,目的是为了让他建立基线。他已经“迭代”了278个版本,时间也早就从2066年来到了2089年。

在这条时间线上,人类已经基本上都被夏洛特所控制,纽约市被一个巨大的塔所操控,她可以随意地停止别人的动作,就像按下暂停键一样。另外还有一小撮没有被控制的人,则在J的带领下想要让人类摆脱控制。

四、未知时间线

目前克里斯汀的时间线仍旧是未知的,因为到现在为止克里斯汀时间线中并未出现过其他时间线的角色,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克里斯汀所处的时间线应该距2089年不远。这是因为凯勒布逃出的奥林匹亚大厦正是克里斯汀工作的地方。另外就是从凯勒布逃出大厦之后的景色来看,跟之前克里斯汀时间线里的景色也是非常像的。

在这条时间线中,克里斯汀有一名叫做玛雅的室友,通过本集中玛雅所说自己的噩梦可以猜测玛雅是被控制的人类。然后克里斯汀在本集正式与泰迪见面,泰迪的台词让人熟悉,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西部世界》第一季中,这也不禁让人猜测这个泰迪应该就是泰迪了。

不过从泰迪所说的话中让人感觉他好像知道不少东西,所以现在我们不知道泰迪是如何从升华之境返回现实世界的,又是为什么要接近克里斯汀。

五、最后总结一下

虽然本集在填坑,但2066年时间线中梅芙跟凯勒布的剧情有些过于生硬,能够感受到编剧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

虽然观众喜欢看反转,喜欢看烧脑剧情,但观众最终喜欢的,是一部剧情优良的剧集,如果只是一味地为了反转而反转,为了烧脑而烧脑,那么这部剧的未来就很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