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错了!

海鸥君再也不嘲笑它是——

“糊咖综艺”了(可能吧……)

因为

《快乐再出发》真的火了!

开播两期,豆瓣评分5000多条,七八成都给了五颗星,乌央乌央的小伙伴主动刷分,微博、抖音、快手平台收割热搜无数,B站各种短视频刷屏……

嘉宾单人向,各种排列组合CP向,渣画质“考古”画面被翻出来,还有同行分析爆火原因的解析类,UP主节目同步解说点评类……

《快乐再出发》在2022年暑期档,就这样以“糊咖”之阵容、黑马之姿杀出重围,被众多网友捧为“最完美的出镜团队”,堪比唐僧西天取经五人组。

团魂唐僧——陈楚生

唐僧是西天取经的灵魂人物,也是团队的核心。他目标明确,意志坚定,有道德感染力和感召力,虽说肉眼凡胎,偶尔难免识错人做错事,但他的存在就是一个定海神针,定住孙悟空这个泼猴,也定住贪吃爱玩的八戒。

《快乐再出发》节目中,反应总慢半拍的陈楚生对兄弟一直是默默关注和付出。

第一集“荒岛求生”,烧饭之前和王铮亮默默点上火,风大烟冲,他拿着一个小风扇默默为苏醒吹烟;

荒岛探险,他一路背着一个大背包,里头是兄弟们暂时不用的东西;

六人共同创作主题曲《活该》,大家一句“生哥你有空做做《活该》”,他就揽下了编曲的工作……

五位兄弟口中的“生哥”,绝非浪得虚名。

骨干孙悟空——苏醒

年纪不是最大,资历不是最老,但“社牛”苏醒的存在感是绝对高的,点子多,想法狂野,不按常理出牌。

跟酒店接洽,和餐厅老板谈条件,无一例外都是他;

分配寝室,将两位“老同志”陈楚生和王铮亮搭在一起,还特意给辛苦当了一天司机的王铮亮安排了大床;

第二集,众人面临经费不足的窘境,快餐都快吃不起的大家在苏醒一声吆喝下,竟都毫无质疑地跟着下馆子去了,没钱结账?不,有苏醒在,都有办法;

果然,付账的时候,苏醒变魔术一样掏出了——现金!What?!原来当初节目组规定每人只允许带一件东西,其他人带的都是日用品,唯有苏醒,带了一沓钞票。这是什么小机灵鬼!!!

就像取经路上的大师兄一样,他可以不挑行李,但关键时刻没他不行。

气氛组八戒——陆虎、张远

说你是猪,你愿意?

但你想,如果没有这样“粘合剂+润滑剂”式的人物,枯燥凶险的取经路会有多煎熬?悟空赌气回花果山也是他哄回来的啊。就好像陆虎和张远这组“降智兄弟”,很少有建设性的意见,无可匹敌的亲和力却是团队最好的气氛担当。

一个开口“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另外一个马上接上“你说难受不难受”,连最后的造型定格都跟春晚赵丽蓉和巩汉林老师分毫不差。

第二集最后,团队已经资金告急,“唐僧”陈楚生只能念叨“难道我们只能依靠借钱度日了”,陆虎呢?马上联系朋友,为团队在剧组谋到一个群演机会,不仅轻松解决“经济危机”,还让苏醒做起“从此踏上‘影帝’之路”的美梦。

稳定器沙僧——王铮亮

沙僧,忠厚老实,常常沦为“小透明”,但无论何时都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他,是团队中的“稳定器”。王铮亮,人称“小亮哥”,年纪最大,老成持重,面对团队微薄的经费,精打细算,面对唯一的交通工具——老旧面包车,二话不说当起了车夫……是不是很像沙和尚?

即使被五位兄弟无情嘲笑“唯一不是冠军”、“依靠突围赛才进入总决赛”,他也能坦然以“我和我的五个冠军兄弟”自嘲,丝毫不因自己是六人中唯一上过春晚的人而骄傲自满!

风一样的白龙马——王栎鑫

曾经的西海龙王的三太子,在菩萨点化之下变身白龙马,一路驼着唐僧和行李,餐风露宿向西行近。作为年纪最小的小弟,王栎鑫是团队中无怨无悔的“忙内”,全程自觉地承担为各位哥哥服务的任务。

在荒岛上,他独自推着没有油的电动车在山路前行去加油,加到油立马风驰电掣到前方为团队探路;在沙滩上,面包车的车轮陷入沙地,他第一个下车推车,发力到变形也毫不在乎……

就像取经团队的白龙马,有偶像的外形,却没有偶像的包袱。

《快乐再出发》的火爆,最初或许有“糊咖再就业”这样半戏谑半心疼的卖点,但随着节目的播出,真正打动人的是六人团队放松、默契、真诚的相处模式,以及他们一直不曾改变的音乐初心,就像唐僧师徒五人西行取经的信念,坚定、让人感佩。

《快乐再出发》

东南卫视&芒果TV

每周二20:30

海峡卫视

每周六21:42

快乐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