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欧洲正遭遇史上罕见的酷暑。然而,比之炎炎夏日,更让欧洲人焦躁不安的是,储气设备仍未装满足以过冬的天然气。

由于俄乌冲突未解、对俄能源制裁反噬效应渐显,再加上面临俄罗斯“断气”威胁,欧洲正在经历痛苦的“气荒”。最近,为了找气补气,欧洲领导人四处奔波,迎来送往。欧洲能否在冬天到来前找到俄气替代款,走出能源困局?

“能源外交”四面出击

这几天,在外交舞台上,频频出现欧洲首脑、政要围绕油气打转的身影。

就在周一这一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亲往阿塞拜疆访问,希望对方能增加对欧供气量;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来访的阿联酋总统洽谈能源合作,两国石油巨头签署了合作协议;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则前往北非访问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利亚称,将与美、法、意三国能源公司签署总额40亿美元的协议,以便向意大利输气。

其实,今年早些时候,德国已经先行一步,与卡塔尔敲定建立长期能源伙伴关系。

继与美国、中东、东地中海等国家和地区签订供气协议后,欧洲领导人近来又四面出击,向中亚、北非“突击”,折射的是眼下深陷能源困境的欧洲无比焦灼的心情。俄乌冲突及对俄能源制裁带来的反噬效应正在让欧洲承受能源高价与短缺的双重痛苦。

近期,又赶上欧洲各国准备囤气过冬的重要时段,但是欧洲还没完成任务。

6月末,欧盟理事会通过一项规定,要求成员国天然气库存在今冬前至少达到其储气能力的80%。欧洲天然气总库存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7日,欧盟天然气储气率为64.42%。德国能源机构官员表示,德国储气率已近65%,但依然不够。

然而,就在此关键时刻,俄罗斯“断气”威胁已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

先是俄输欧天然气主要管道“北溪-1”因常规维护关停,为期10天的检修理论上到本周四结束。但是,欧洲担心俄方可能会延长维护期,中断对欧供气。这对欧洲将是不可承受之重,因为“北溪-1”每年对欧输气约550亿立方米。

紧接着,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近日告诉欧洲客户,由于不可抗力因素,将无法保证天然气供应。

为了应对能源危机,欧洲不仅四处寻求“外援”,还采取了其他反常的应急措施。比如德国考虑重拾核能政策,延长仅存的三座核电站服役期;部分燃煤发电厂也开始恢复运转。欧洲议会还决定给属于化石燃料的天然气投资贴上“绿色”标签。此外,欧盟及多国政府还呼吁民众节气节电。

七拼八凑能否补缺?

四处“找气”、七拼八凑能否帮助欧洲填补缺口,找到俄罗斯油气的替代项,安然挺过这次能源危机?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欧洲对俄石油、煤炭依赖逐步下降,最吃痛的部分主要是天然气。短期内欧洲能否度过能源危机的最重要指标是,欧洲能否将储气率提升至90%。如果这一目标有望在8到9月实现,那么欧洲多国大概率可以安然过冬。但是,从供给方面看,短时间内,全球能源供应国增加天然气产能有较大困难,且建设接收液化天然气的设施也尚需时日。这意味着即使欧洲目前开源节流双管齐下“保供”天然气,一时半刻恐怕仍难弥补缺口。

再从中长期看,即使欧洲四处“找气”也难取代俄罗斯。就像德国能源官员所说,就算储气率达到90%,预计也只够支撑两个月。如果没有俄罗斯天然气,德国仍无法度过今冬。

根据英国石油公司发布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最新数据,2021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达5711亿立方米,其中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高达1844亿立方米,占总量的32.3%。

而现阶段,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仅为一年前的一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赵宏图表示,今年以来,美国向欧洲输送石油、天然气已超过俄罗斯,但是出口量依然有限。以天然气为例,美国2021年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约220亿立方米。按照美欧达成的协议,今年美国将为欧洲追加供应150亿立方米天然气,并保证到2030年前欧洲每年可以得到50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但这根本不足以取代俄罗斯,也无法满足欧洲当前的天然气需求。而且,从美国进口天然气也面临可持续性问题。一是价格。欧洲能否持续承受远高于俄罗斯的气价将是考验;二是进口量。进一步增加从美国的进口量是有限度的。这涉及勘探、开采、运输、液化几个环节,没有三五年很难切实提高供气量。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指出,欧盟目前只有三个天然气外部供应者:俄罗斯、挪威、阿尔及利亚。但是挪威与阿尔及利亚合计占比也不如俄罗斯。尽管挪威尝试增产,但是挪威的很多气田都位于开发成本高昂的北海大陆架上,生产成本明显高于俄罗斯。

其他渠道也是零敲碎打。比如,欧盟希望阿塞拜疆增加“南部天然气走廊”管道的天然气流量,但该管道去年输气仅约80亿立方米。即使能如双方期望到2027年达到每年至少输气200亿立方米,也是杯水车薪,而且目前距离2027年还很遥远。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孙霞指出,俄罗斯输欧天然气主要靠管道运输,如今欧洲获得的大部分是液化天然气。但是液化天然气涉及运输、存储,需要相配套的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不仅成本高,而且建设配套设施也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

孙霞表示,“北溪-1”管线的天然气运力此前已经削减60%,如果俄罗斯再不恢复运力,德国和东欧都将面临更大的能源危机。即将到来的冬天,欧洲将面临天然气短缺和电力价格上涨的双重打击。

能否挺过空前危机?

如果欧洲无法补上缺口,俄罗斯再以“断气”相加,后果又会如何?

丁纯指出,相比去年冬季的“能源荒”,甚至历史上发生的“断气”事件,欧洲这次遭遇的能源危机可谓空前严重。事实上,能源危机只是一个风暴眼,它会衍生出很多问题,给经济、民生带来灾难性后果。包括能源价格上涨推升通胀、欧元贬值、经济衰退风险上升,甚至直接将欧洲推入滞胀。欧洲能否挺过这次危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洲的决心和意志。从目前来看,欧盟内部还是有高度共识的,至少就能源“脱俄”问题已给出时间表——自2022年8月10日起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同时大幅削减进口俄罗斯石油,且预期今年年底将减少近90%的进口量。虽然天然气暂未列入制裁范围,但是欧盟也决定到2027年停止使用俄罗斯化石燃料。这说明欧洲对此已有所准备。即便无法填补供气缺口,甚至俄罗斯“断气”,欧洲应该也可以熬过去。比如可以根据轻重缓急分配天然气,还可以选择减少用气量、木材取暖、集中供暖等方式。

在赵宏图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欧洲当前的能源危机并非俄罗斯反制所致,而是欧洲对俄发起数轮能源制裁“主动”制造的危机,根源在于欧洲无法做到战略自主。现在,对欧洲来说,制裁反噬效应恐怕还只是刚刚显露,尚未达到最高点,俄罗斯反制措施也只是刚刚开始。随着双方借能源武器进行博弈,能源危机短期内恐难缓解。欧洲后续采取何种措施,将取决于欧洲对自身能否承受相关后果的研判。

此外,也不排除双方台上争得面红耳赤,但是在台下达成妥协的可能性。就像此前俄罗斯提出用卢布结算油气后,部分欧洲国家也接受了这一变通方式。这表明在激烈博弈背后并非没有妥协、谈判空间。

如何影响能源格局?

英国石油公司在最新一期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指出,全球能源系统面临近50年来的最严峻挑战和不确定性,当前恶化的国际形势导致的供应短缺和价格飙升,使得如何解决“安全”“经济”和“低碳”能源三难问题变得愈发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能源供应告急,即使连“减排”先锋欧洲,也不得不向传统化石燃料“委曲求全”,这是否意味着这场能源危机正在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持久影响?

对此,赵宏图表示,从去年闹“能源荒”,到今年发生俄乌冲突以及眼下欧洲面临“气荒”,能源安全问题进一步凸显。短期来看,全球对能源安全的关注度将有所上升,将超出对能源转型的关注。但是,从长期来看,碳中和、发展绿色清洁能源仍是大势所趋。以欧洲为例,地缘政治冲突带来的负面影响,使欧洲摆脱对俄能源依赖之心变得更迫切,未来欧洲料将加大对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力度。作为发展绿色能源、应对气候变化的引领国家,欧洲的行动也会推动全球在能源低碳转型领域向前迈进。

至于能源价格走势,孙霞认为,能源价格受多重因素影响,包括供需、地缘政治局势、疫情形势、供应链状况等。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能源价格仍将在高位徘徊。但值得注意的是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明年将是关键。如果美欧经济陷入衰退,造成需求断崖式下跌,那将对能源价格造成巨大冲击。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