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曲靖日报

《人生大事》是一部承载着太多议题的电影,以至于当我们红着眼睛走出影院时,对这段观影记忆竟不知该从何说起。想起欧文?亚隆的一句话:人生的困扰大抵来自四个方面——不可避免的死亡、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我们追求的自由以及生活并无显而易见的意义。《人生大事》以极理性的态度解读了以上人生困扰,所以可谓之“人生大事”。

这是一个关于逆风成长的故事,而非向死而生的故事。在殡葬业艰难打拼的莫三妹,遇到了刚刚失去外婆、被家庭抛弃的小女孩小文。他们两个,一个如桀骜不驯的孙悟空,一个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哪吒,两者的共同点是一无所有、内心孤独,但都有着强烈的自尊心和行动力。他们从彼此的不理解,逐渐变成了灵魂相依的“父女”。即便,类似的故事在大银幕上已经上演过多次,但两个角色的成长线紧密咬合,呈现了出色的戏剧效果。

在轻喜剧元素的加持下,影片的几条故事线并行展开,让观众笑中带泪地看完了每个人的生活。我们看到莫三妹和其父亲化解隔阂的每一个感人细节,一个男人学会了进取和担当;看到小文如何在外婆留下的语音中一步步克服恐惧走出悲伤,一个小女孩第一次吞咽了生命的残酷真相;看到两个陌生人如何相互搀扶共同走出困境,最终明白,死亡不是终点,遗忘才是。余华说:“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但有时,哭过之后也可以重拾微笑。

《人生大事》营造了一种沉浸式的、令人信服的市井烟火气,让人时刻置身于最熟悉的街角巷尾。更重要的是,围绕在主角周围的那些配角,也都仿佛是从我们身边走来,既可见弥足珍贵的善良与无私,也可见令人发指的暴戾与丑恶。

和《我不是药神》《奇迹》等现实题材群戏电影一样,《人生大事》全员的表演质量很高,再次给观众带来了惊喜。朱一龙本就是位可塑性颇高的演员,微表情的控制力和表现力早在《叛逆者》中就已凸显。在本片中,朱一龙扮演莫三妹,其松弛自信的演出,将一个长期浸泡在漠视眼光中的底层人物演绎得极具说服力——花衬衫、塑料拖鞋、不离手的烟头,配以细腻的情绪展现。扮演小文的童星杨恩又,显现了颇高的悟性;扮演父亲的罗京民则奉献了表演华彩,值得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