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北京青年报

对于影视圈,倪虹洁是一个曾经“出走”的人。在最当红的时候,远离喧嚣,去云南喂马、游荡,仰望星空,那时的照片里,她的笑容会让人联想到空灵的蓝天。

后来,倪虹洁回归了演员职业,并不想多么明亮耀眼,却只想做一个好人,对周遭怀有最大的善意,认真对待每个角色、每项工作,在角色里体味人间折射出的万千悲喜。

如今的她,似一个出走半生的人,经历了很多,想通了很多,不再追寻所谓的意义,而是垂手入尘,甘愿隐于平凡的生活。

然而,倪虹洁并没有像个哲人那样凝重地沉默着,她是欢脱的,跳跃的,她可以微笑着把曾经的伤痕展示给众人,那笑意涟漪的水波下面,是一颗平坦润泽的心灵,不再逃避,而是默默地承载着波澜涌动。

就如同她曾经生生扛下手臂骨折的剧痛,没去医院,因为怕影响剧组的进度,由此造成了身体永久的创伤。这样的损耗让外界异常心疼她,然而,倪虹洁最终却只是笑着说:“好些了,现在对自己好些了。”

此情此景让人想到《爱情神话》里,倪虹洁饰演的格洛瑞亚永远在人前华丽昂扬,却在背对众人的一刹那,掩不住脸上的悲容寂寥,那个镜头,在很多观众心里深深地定格,猜测那是否就是倪虹洁卸下坚强铠甲的真实样子?倪虹洁却笑称,自己在人前人后并没有那么大的落差,也因此,无需伪装。

现在的倪虹洁享受着在戏里面玩耍,在B站最近上线的短片集《大世界扭蛋机》中,她出演了其中的《状元》,饰演一位被文曲星加持、可以预见高考分数的母亲。倪虹洁小时候曾经梦想过自己可以“穿墙而过”,如今发现可以在戏中拥有超能力,窥见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不禁拍手大喜:“太好了,过瘾了,这就是当演员的魅力。”高兴的神情不似要去扮演母亲,只像是一个满足了心愿的小孩子。

《状元》中对着空气表演癫狂

给角色加上驼背的肢体语言

《状元》是一个前半程有仙气,下半场接地气的短片,由赵大地执导,倪虹洁、邬家楷主演,看得人有笑有泪。

倪虹洁饰演的母亲本来因为学渣儿子的成绩心灰意冷,却意外有了透视功能,能够预见每个学生的高考分数,由此,她开始拼命尝试各种“提分”措施,帮儿子提升分数。儿子也变得越来越注重分数,“异化”成为内心毫无生机的学霸,失去了一个孩子的本真和最简单的快乐。

看似离奇的设定,却描绘出了“人间真实”,这让倪虹洁在表演时也要经历巨大的起落,“我在魔幻色彩的段落里,会夸张一些,尽兴地演,但是又不怕浮夸过火,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先把这根橡皮筋抻得很长很长,它自己会在后半段自动地缩回来。在后半段的情节中,我变回了一个普通的高考母亲的心境,她当然希望儿子可以考上大学,但是,又不忍心看见他变成一个无趣的灵魂,甚至失去一个人应该有的正常情感。”

为了在片中呈现自己的超能力状态,倪虹洁平时对着镜子用功,做很多夸张的表情,“毕竟我的那些狂喜的劲头都要对着空气演,我需要自己设计出一些有趣的鬼脸表情包。”

当片中的母亲清醒过来,变成普通妈妈时,考验的就是演员自身的积累了。倪虹洁为了展现母亲思绪的凌乱,甚至有些憔悴狼狈时,以驼背作为肢体语言,“这位妈妈也是在职场里拼搏的人,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她也是在试验,努力让孩子提高分数,但当她觉得孩子越来越不快乐的时候,她身上母亲的力量才被焕发出来。”

影片中的倪虹洁最终把儿子从书本之中拉到了舞台之上,让他唱出了心声,那一刻,她望向孩子的目光中泛起了泪花,泪水中掺杂开心、骄傲、心疼的复杂心境,而这个镜头也感染了很多观众。

倪虹洁透露,虽然是一场简单的哭戏,可拍了整整一天,她自己也哭了一天。“当天,先是拍邬家楷在舞台上弹唱的戏份,整部戏已经拍到尾声阶段了,我跟他也越来越有感情,我看着这个少年这么优秀,特别感动,那一刻就真的觉得他是我的孩子,我为了他而牵肠挂肚,为他的才华、灵魂的释放而流泪。导演看到我哭得那么厉害,就提醒我:‘倪虹洁,还没有拍到你。’其实,我当时就是想在台下看看他,结果是五味杂陈。”

而这种“有准备”地拍戏也是因为《状元》的篇幅只有30分钟,倪虹洁要把每一段戏想得很细致,才能避免转折的突兀。对于拍摄短片和剧情长片的区别,倪虹洁觉得,90分钟的长片演起来会更加细腻,有自然的情绪流转,而短片没有那么长的时空供演员去铺垫和酝酿,反而会有难度,“但是,短视频自有它的魅力,至少可以紧凑地让大家迅速了解一个故事,但演员在方法上也要随之改变。”

“妈妈”角色暗藏宝藏 任我涂上不同色彩

算起来,倪虹洁已经在很多作品中出演过母亲角色了,比如《娘道》《摩天大楼》《突如其来的假期》《过春天》《星辰大海》等等。

出演母亲角色,对于女演员来说,多少会有些忌讳,似乎在无形中宣告着“年轻不再”。依然美丽的倪虹洁一下就从《武林外传》中追寻爱情的女捕快“祝无双”跳跃到了沧桑的中年母亲,这种落差感,让网友善意地调侃:“倪虹洁到底出演了多少个妈妈?”

提及此,倪虹洁却并没有“扎心”,她愉快地分享说:“哎,你知道吗,其实演母亲比起演小女生谈恋爱,会更有演头,更容易。当然,我也不介意演小女生谈恋爱啊。”

倪虹洁觉得演妈妈能够铺展出丰富的情绪和情感,“天底下的每个母亲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是用画笔来表达的话,每一位母亲都是由不同人生境遇的线条所造就的,个人经历、家庭环境、周边人的氛围、另一半的性格、孩子的成长状态……拆分出来,每一笔、每一画都是不同的支线,可以把角色无限扩大。”

在倪虹洁的描述中,母亲是一个“宝矿”,“母亲是一个基础,可以涂抹上不同的命运色彩,叠加各色的人物光晕,她可以是飒爽的女强人,也可以是悲情的女子,各种各样的妈妈,我都想尝试。”而对于出演母子、母女的搭档,倪虹洁说自己从来都是接纳,“我把自己当作展开的一张白纸,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成见,而是完全信任和接纳,对方在我眼里就是我所希望的、最好的样子。”

与其去争取机会 不如用好每个机会

其实,面对演员这个身份,倪虹洁曾经躲闪过。尽管年少就因为广告而出名,但由于家人不支持她进入演艺圈,倪虹洁没敢考上戏学表演,而是考入了同济大学的经济信息管理专业。之后,倪虹洁在懵懂中拍了几部作品,一直到《武林外传》的火爆,让倪虹洁成了路人皆能叫出名字的祝无双。而倪虹洁却只想逃离这样的关注和虚幻假象,向往真实和自由的她,去云南开了一家客栈,融入了云水之间……最终,当她意识到演戏才是一个可以养活自己的职业时,她又回归了影视圈,伴随她的是恍若隔世、被时光遗忘的茫然。

随着人生的历练,现在的倪虹洁终于喜欢上了当演员,她发现演戏与现实生活并不相悖,而是可以彼此“调和”,她不用再躲藏和叛逆了,“我可以去演别人生老病死的一生,戏演完了,我还可以跳出来,因为我不是她,然后,我就会感慨自己现实生活挺好的,这样的状态让我好开心。”

而提起自己与表演之间若即若离的往事,倪虹洁笑称“人生就是折腾”,“如果说得冠冕堂皇一点,可以说,我是在找寻我最爱的、可以成为我终身事业的那一部分。但实际上,我在每个年龄阶段想的事情都不一样,我并不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一开始,家人不让我报考上戏,我是一种习惯性的听从、服从,我没有自己的想法。等我有一些独立思想的时候,我已经在拍广告、演戏了,但那更多的是被外界推到了一个境地,我不好意思拒绝。但我并不觉得在演艺圈发展是开心的事儿,那时我想的是,我不要过这样的生活,我向往简单而诗意的生活,去云南开客栈,很另类、很自我、脱离现实感地活着。但是,再往后的时候,我又开始有点警醒——我的这一辈子就是这么舒适下去吗?我从此就停止了找寻的脚步吗?当我意识到,演戏是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时,我就不能再失去这份工作了,我要把它做好,我怀着这样的心态回来拍戏,并且慢慢发现,原来我在演员身份中,是可以找到快乐和自信的。”

倪虹洁说现在的自己很小心地呵护着演员的身份,“我要让它变得越来越好,这样,我自己也会越来越好。我不是那种在很小的年纪就有明确努力方向的人,我只是活在每一个当时的状态中,现在回想起以前的选择,我并没有后悔。”

影视圈的激烈竞争可想而知,倪虹洁作为一个曾经“游离”在外,年龄已经40+的女演员,是否容易找到属于自己的机会?倪虹洁对此并没有焦虑和困扰,“其实,属于每个演员的机会都不多,现在的事实就是角色少,演员却很多。不光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演员,想想那些小女生、小男生的竞争更厉害,更不容易。与其说怎么去争取机会,不如说,机会来了之后,你怎么把机会用好。有一段时间,我演的戏可能只有几天的、很少的戏份,但是,我还是会特别认真、特别开心,我希望观众可以对我的角色有印象。就算我演的戏没有播出,那至少找我的导演、编剧、制片对我是认可的,那么,他们下次可能还会给我机会,我就是好好地完成眼前的一个小目标而已。”

努力就好 不再让自己超出负荷

什么都想演的倪虹洁却演不了武侠片,她曾经在拍戏时骨折过,由于当时拍摄进度紧张,她竟然就那么忍着,没有去医院,致使手肘变形,留下了永久的伤痛,至今无法提起重物。

对于来自外界的关爱和心疼,倪虹洁却反过来安慰大家,她称自己确实在反省自己,不要再超负荷运转,“我是那种对人对事很容易全然付出的类型,我不管身边是谁,跟我有没有关系,以后会不会见到,我都希望对方能够开心一点,而为了让对方开心,我可能会做一些我自己并不开心的事情。这样并不是不好,但是,我确实是有点过了,我不应该要求自己变成一个面面俱到、非得要多么优秀的人,毕竟人生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投入得过于激情,反而会带来沮丧和怀疑,所以,我也在注意,只要自己在努力就好了,但别超出极限。”

倪虹洁是乐观主义者,她不会自怨自艾,更愿意“让往事随风”:“我其实一直都很乐观,但是前半生好像这种乐观被压住了。我小时候特别内向,不怎么说话,说话也特别轻,如果老师提问,我明明知道答案,但只敢用几乎听不见的音量回答。如果有一群同学商量去哪玩,我也只是说‘都行’。长大后,我的变化还挺明显的。我曾经很有阿Q精神,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我就会劝自己、安慰自己,让自己假想一切只是暂时的痛苦,要接受,但这种乐观其实是不值得推荐的乐观,是一种自我麻痹。现在的我也依然会劝自己,脑子里的两个小人会互相聊天,但已经不是劝自己放弃什么,而是劝自己要更加努力。”

遇到压力的时候,倪虹洁喜欢放空自己,“我不是那么合群的人,小时候就喜欢一个人玩,哪怕是一个人走走路,拿纸折成小小的三角包,边走边收集路边的串儿红,然后再一个个地吸吮里边的蜜,直到有一天,别人告诉我那些花儿都是喷过农药的。我还喜欢爬野山,或者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到火车轨道旁,顺着走,我脑中没有想什么高深远大的哲理,就是喜欢这样给紧绷的神经舒压。”

成年后的倪虹洁依然在用这样的方式控制情绪,“我不想跟别人吵架,但是跟男朋友闹别扭的时候,我在情绪上可能走不出来,我觉得不能这样沮丧,我就出去走一圈,跟别人聊聊天,等再回来的时候,情绪会好很多。”

自己是一个矛盾体 心理上混杂着“老中青”

“成为一个好人”,是倪虹洁用半辈子的思考,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我并不希望自己优秀到某一个程度,我只希望我是一个好人,努力、上进,保持一颗善良的心。随着年龄的增大,会面对很多利弊权衡,失去一些单纯、善良,但是,我希望善良的品质不要丢失,尽量无私一点,多站在别人的立场,想想我这么做,别人是什么感觉,会不会给他人造成损失。”

倪虹洁笑称自己是一个矛盾体,心理上混杂着“老中青”,“一方面,我对于别人的关心、共情能力超出我的年龄;另一方面,我又是对于什么都好奇的人,这时候的我就像个十几岁的孩子,很容易看见什么就眼睛发光,听见别人讲话就插几句嘴,跟着一起笑。所以,拍一些苦情戏的时候,我就要把自己封闭起来,隔绝在角色的氛围里,压住神经里比较活泼的那一面。而如果从对于人生的审视和规划来讲,我到现在也不是特别成熟,可能只是30岁左右的心理。”

双子座的倪虹洁对于自己的多面性格很满意,“我想法挺多的,有对有不对的,演戏的时候就算离自己远一点的角色也不怕,因为可以加入一些本色的东西,这样不至于太离谱。”

喜欢看脱口秀 随时都在给自己充电

天马行空的倪虹洁喜欢看脱口秀,她表示自己看见脱口秀演员就止不住追星的冲动,脑门充血,兴奋地跟他们签名、拍照,“很遗憾我还没见过周奇墨,我最喜欢他了。”

倪虹洁想在未来多尝试脱口秀,“脱口秀是一种高级的情绪掌控,让你觉得对方像个朋友一样在说话,他们会去观察生活中的小细节,把特别简单的一件事写得特别有趣,非常厉害。我之前参加了脱口秀的节目,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接近他们。但是,做脱口秀演员,也挺折磨人的,演员与脱口秀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壁垒是需要打破的,演员演戏时是要尽量擦去自己的语言风格,这样才能使得角色的重复率低,而脱口秀则是要展现出语言的辨识度。我曾经好苦恼呀,一遍一遍地对着镜子练习,都说得不好,但是,等真正站在台上,我展现出的是对着镜子说的100遍里最好的一遍时,还挺有成就感的。我可能还是挺适合舞台的吧,嗯,这是我对我自己的夸奖。”

近年来,倪虹洁拍摄了《阳光姐妹淘》《爱情神话》等不少作品,问倪虹洁是否需要规划出空余档期,给自己充电,倪虹洁答道:“不用,我随时都在充电。在剧组拍戏,看看别人怎么演,就是在学习呀。不忙的时候,我可以看看片、追追剧,有时候特意去看纪录片,体会一下不用演技的穿透力,我觉得作为演员,无时无刻不在学习。”

对于接戏的偏好,倪虹洁希望能演到各种各样类型的角色,对于角色没有特定界限。“一般我的经纪人会跟我一起讨论,问我是否有想发挥的地方,对角色喜不喜欢,有没有激情,有没有信心,我们会比较多地讨论这些。此外,我现在会非常注重班底,一个团队的专业精神和水平,是会加分的,否则会削减你的热情和作品的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