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李志伟

核心阅读

美国长期滥用领先的网络技术实施大规模监控窃密。在侵犯本国公民隐私的同时,对其他国家甚至其盟友进行窃听。事实证明,美国是当之无愧的“黑客帝国”“监控帝国”“窃密帝国”。

美国乔治城大学隐私与技术法律中心近日公布一份名为《美国的天罗地网:21世纪数据驱动下的驱逐》的报告。报告显示,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精心设计了一张复杂而庞大的监视网络,可以监视生活在美国的大多数人,且无需获得许可。分析认为,乔治城大学的这份报告揭开了美国执法机构大规模系统监控的面纱,而这仅仅是美国大肆监听、窃密的“冰山一角”。

美国《洛杉矶时报》——

“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经常跨越法律和道德界限,收集公民的个人信息”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报道说,多年来,法律专家、民权活动人士和律师一直指责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在针对移民和美国人的监控上“做得过火”。乔治城大学最新的报告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所行使的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移民执法权限,正变成一个更广泛的国内监控机构。

报告显示,该机构绕过旨在保护个人隐私的地方法律,从第三方机构获得美国公民的信息,这些第三方机构包括公共事业公司、私人数据库等。报告称,2008年至2021年间,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花费了约28亿美元进行监控、数据收集和数据共享计划。

该报告作者之一妮娜·王表示:“令我震惊的是,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已经建立了大范围的监控基础设施,几乎可以在任何时间跟踪任何人。”她说,该局在几乎完全秘密的、不受监督的情况下提升监控能力,避开了相关规定和议员们的关注。研究人员发现,该局拥有美国3/4成年人的驾照数据,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扫描了至少1/3的成年人驾照。

妮娜·王表示,即使在一些试图保护移民数据的州,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也找到了避开访问限制和规定的办法。“结果就是,任何人的信息都可能落入移民执法部门手中,仅仅因为他们申请了驾照,在路上开车了,或是与公共事业公司签了供暖、供水和供电合同。”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等团体一直在揭露和抵制美国移民机构的大规模监控,并提起诉讼。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披露,美国的移民执法机构一直在几乎完全秘密的情况下使用被称为“黄貂鱼”的侵入性手机监控技术。据介绍,“黄貂鱼”技术利用一种伪基站,诱骗周围手机传输其独特的识别信息,可以精确定位手机,了解特定区域内所有手机用户的身份。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批评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这一做法是滥用职权。

美国《洛杉矶时报》的报道表示,“9·11”事件之后,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被赋予打击恐怖主义和执行移民法的极大权力。“从那时起,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经常跨越法律和道德界限,收集公民的个人信息,以编织一个庞大的监控系统。该机构已收集数亿美国人的隐私数据,而且基本上没有受到监督或问责。”另外,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年度报告显示,仅在过去一年里,美国联邦调查局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对美国公民的电子数据进行了多达340万次的检查。

法国24小时新闻台——

“美国网络监控的野心并不新鲜,他们想要窃听整个世界,包括他们的盟友”

多年来,美国还打着“维护公共安全”的幌子,要求一些高科技公司在加密应用程序中设置“后门”,以便为其开展所谓“网络执法行动”提供便利。英国《计算机周刊》网站刊文称,此举与真正的数据安全原则背道而驰。

作为超级大国,美国还利用自己在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等领域的霸权,肆无忌惮地对包括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监听。美国防务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2013年向媒体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代号为“棱镜”的全球秘密监听项目24小时运行,对电子邮件、脸谱网消息、谷歌聊天、Skype网络通话等进行监听监控。美国“棱镜”项目中也包括对盟国实施大规模监听,这引发欧盟内部对跨大西洋合作的安全和隐私问题的巨大质疑。

2015年“维基解密”公布的据称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网络攻击项目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对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3位法国前总统都进行过监听,以了解他们的施政纲领和对外政策。去年,丹麦媒体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同丹麦情报部门的合作关系,监听包括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欧洲国家领导人和高级官员。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盟友,不仅截获对方手机短信和通话内容,还能获取互联网上的搜索内容、聊天信息等。

法国24小时新闻台评论说:“美国网络监控的野心并不新鲜,他们想要窃听整个世界,包括他们的盟友。”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美国政府大规模的监控制度以及无处不在的监控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

美国在国内外大范围监控、监听等行为,招致多方批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指出:“美国政府大规模的监控制度以及无处不在的监控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并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严重影响,这种侵犯我们隐私的行为必须停止。”

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两名议员披露,美国中央情报局有一个秘密的、未公开的数据存储库,一直在美国境内实施大规模监控项目。这两名议员称,该计划涉及大量的数据收集,可以未经授权就对美国人进行“后门”搜查。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指出:“近10年来,美国情报机构大规模违规收集数据,这对美国来说,是最糟糕的事情。”

英国《卫报》认为,“9·11”事件的一大后遗症是,美国成了“监控无处不在”的国家,其庞大的监控基础设施数量激增,以至于没有人知道它的成本是多少,也没有人知道它雇用多少人,“多年过去了,这个监控国家依旧在秘密地运行”。曾供职于英国阿伯丁大学的国际法学教授托尼·卡蒂认为,《外国情报监视法》允许美国情报机构跟踪世界上任何人的电子活动,这被广泛认为是对世界各地人们人权,特别是隐私权的侵犯,是对其他国家管辖权的非法干预。

“人权观察”组织直言,美国政府进行大规模监控并不是秘密。“隐私权问题”网站刊文将美国形容为“监控合众国”。该网站表示,事实证明,美国的监控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收效甚微,普通公民反而变成了嫌疑人,“今天美国人生活在一个遍布监控的国家,这个国家还越来越多地把监控手段应用到全球其他地区”。美国凯斯西储大学法学教授科弗警告说:“艾森豪威尔总统曾让我们警惕军工复合体,现在我们面对的是监控工业复合体。”

(本报华盛顿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