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春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近年来,美国在涉疆问题上大肆炒作的重点之一便是所谓“强迫劳动”问题。美国先是污蔑新疆个别企业存在“强迫劳动”,再指责新疆的棉花、太阳能、番茄等重点产业存在“强迫劳动”,最后将矛头指向整个新疆及中国相关产业链,同时借机推出所谓《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不断加码对新疆相关机构和企业的制裁。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谎言。以新疆棉花生产为例,十几年前,每当新疆棉花成熟时,来自中国东部人力资源大省的大批采棉工便乘着火车奔赴新疆。“采棉大军”的到来,既解决了新疆棉花的采摘问题,也为采棉工增加了收入。如今,新疆棉花生产早已进入机械化时代,完全不需要大规模的采棉工。据统计,2020年新疆棉花的机械采摘率已达69.83%,其中北疆95%的棉花是通过机械采摘的。从经济成本看,以一亩地棉花产量400公斤计算,人工采摘的费用需要800元,而机械采摘仅需150元左右。从工作效率看,一个采棉工平均每天能采摘100多公斤棉花,一亩地产量400公斤的话,需要一个采棉工采摘3-4天,而采棉机一天能采摘500亩棉田。由此可知,给新疆的棉花产业扣“强迫劳动”帽子,严重违背事实,可谓滑天下之大稽。

事实上,美国不仅在历史上通过强迫劳动“发家致富”,迄今仍存在广泛的强迫劳动现象,是名副其实的强迫劳动“大本营”。在历史上,美国曾长时期、大规模地实施奴隶制,通过贩卖、奴役和强迫黑人劳动赚取巨额利润。据估算,美国奴隶主从黑人奴隶身上压榨了14万亿美元的劳动价值,400万黑人奴隶成就了美国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其中,使用强迫劳动最突出的便是美国的棉花产业。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为例,从1790年到1810年,其棉花种植区的奴隶数量便从2.1万人增加到了7万人,其中新从非洲贩卖而来的奴隶多达1.5万名。到1830年,美国全境约有100万人种植棉花,其中大多数是奴隶。可以说,美国的棉纺织业发展史,就是一部黑人奴隶遭受无情盘剥和被强迫劳动的历史。

在21世纪的今天,美国虽然名义上废除了奴隶制,但仍存在广泛的强迫劳动现象。美国号称是“大熔炉”和外来移民的“天堂”,但现实中对大多数外来移民而言,美国却是无法摆脱的地狱和梦魇。据美国媒体透露,近5年来,每年从境外被贩卖到美国从事强迫劳动的有近10万人,而每年仅有不到1000人获救。美联社则报道称,多年来,偷渡至美国的移民被迫长期在农场干苦力,生活在肮脏、拥挤的拖车里,缺少食物和干净的饮用水,且时常遭到监管者的暴力威胁。这些现代奴工的身份证件被扣留,无法寻求帮助逃离困境,也往往缺乏司法维权的渠道。除了外来移民,儿童也成了强迫劳动的对象。据非营利机构“美国农场工人就业培训计划”估计,美国至今仍有约50万童工从事农业劳动,很多儿童从8岁开始工作,每周工作时长达72小时,令人发指。

在美国,强迫劳动的另一个重灾区便是监狱系统。美国监狱系统由联邦与州监狱、地方看守所、私营监狱、军事监狱与未成年犯监狱等构成。有数据显示,美国当前有200多所私营监狱,关押着约12万名犯人。在这些私营监狱中,犯人不仅工作时间长、环境恶劣、收入低下,而且还时常遭受虐待殴打。在报酬方面,美国当前联邦法定最低工资标准是时薪7.25美元,但美国大部分囚犯的时薪只有20—40美分,还有五个州规定囚犯没有任何劳动报酬。在此背景下,美国的监狱不仅不是国家公器,反而成了一个罪恶丛生、藏污纳垢的暴利产业。据统计,单是美国的三大私营监狱运营商,其每年的总利润就高达约50亿美元。

对此,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教授劳蕾尔·弗莱彻说:“公众普遍认为美国早就解决了现代奴隶制这一问题,但实际上,现代奴隶制依然存在,而且很普遍。”这是由法律法规体系存在漏洞、政府不作为、利益集团作祟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在法律法规体系方面,美国虽然动辄给他国扣上“强迫劳动”的帽子,但在参与和批准国际劳工公约方面却乏善可陈。在全球与劳工权益相关的8个核心公约中,美国仅批准了2个。与强迫劳动直接相关的《强迫劳动公约》《强迫劳动公约补充议定书》《关于废止强迫劳动的公约》等3个国际公约,美国一个也没签署。

依照美国司法部发布的《2021人口贩卖数据报告》,2019年全美因贩卖人口和强迫劳动遭检察官调查的嫌疑人共2091人,但被定罪的仅有837人。对此,美国丹佛大学学者克丽西·巴克利评论称,“美国强迫劳动现象之所以难以禁绝,一方面是因为利润丰厚,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立法不力和执法效率低下,作恶者被起诉的风险很小。”

由此可知,在21世纪的今天,美国仍然是强迫劳动的重灾区,且因种种原因看不到解决的前景。在此背景下,美国捏造涉疆“强迫劳动”谎言,完全是贼喊捉贼,其真实意图是先对中国进行污名化,在道义上压制中国,然后再对中国施加外交围堵、政治经济制裁及其他打压,从而服务于其“以疆制华”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