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执政党保守党新党首选举19日举行第四轮投票,3名竞选人获准进入后续角逐。其中,前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继续保持领先,前国防大臣彭妮·莫当特、外交大臣伊丽莎白·特拉斯位列其后。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选战日益白热化,苏纳克的领先优势有所减少,莫当特的实力仍不容小觑,而特拉斯表现出后来居上的势头。因此,这场选举的最终结果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选情有何变化

根据当天投票结果,苏纳克获得118票,比前一轮多出3票。据当地媒体报道,若能获得三分之一(119名)保守党下院议员的支持,竞选人便可晋级最终对决。而苏纳克当天未能跨过这一门槛,尽管只差一步之遥。

莫当特以92票保住第二名,比前一轮多出10票。她在投票后表示:“我们就快冲过终点线了。”

特拉斯以86票位居第三,比前一轮投票多出15票。她的发言人呼吁保守党“团结一致”,支持这名外交大臣。

从选情变化可以看出,莫当特和特拉斯与苏纳克的差距正在缩小,特拉斯的后发势头更为强劲。

与此同时,负责平等事务的国务大臣凯米·巴德诺赫以59票位列第四,因得票最少而“出局”。据悉,由于其知名度相对较低,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但是,对于从未进入内阁核心的她来说,能够获得今天的成绩已属不易。凭借这番表现,巴德诺赫可能会在新政府中担任要职。

接下来,支持巴德诺赫的选票将会如何“分流”颇为重要,争取这批支持成了三位竞选人的目标。当地舆论认为,巴德诺赫的不少支持者将会转向特拉斯。

竞相争取支持

随着英国经历史上最高温,唐宁街和保守党党魁之争也在升温。与此同时,三位竞选人提出了新的政策主张,为竞选活动助力。

苏纳克说,如果获胜,他将着力打击违法犯罪。他说,保持英国公众安全将是首要任务,“我将不惜一切代价来实现这一目标。”

莫当特承诺解决英国区域不平等问题。她计划在全国范围内促进竞争和增长,创造就业机会,使国民生活得更好。

特拉斯则承诺到2030年将国防开支增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便在“日益危险的世界中”建设“更强大的威慑力”“保证国家安全”。但这一主张的可行性遭到国防大臣本·华莱士质疑。

也有分析认为,随着英国经济疲弱,民众面临几十年来最拮据的财务状况,竞选人旨在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减税等话题上转移开。

在17日的电视辩论中,围绕减税、民众生活成本飙升等话题,竞选人开始相互批评对方以及对方既往政策决定,被媒体批评为“尖酸”“人身攻击”。

而这正是保守党在规划竞选时试图避免的。保守党议员担心,竞选人在公开场合相互攻击有损该党形象,暴露党内分歧和分裂,并给反对党送上“大礼”。

对于这场结果难料的选举而言,保守党内部分歧进一步增添了不确定性。

可能出现反转?

本月初,在“聚会门”丑闻和麾下阁僚的“辞职潮”中,约翰逊宣布辞去保守党党首和首相职务,但将留任至新领导人产生。此后,8名保守党要员获得参与新党首角逐的资格。经过多轮“淘汰赛”,目前还有三人参与角逐。

根据竞选规则,保守党下院议员还将举行投票,直至21日议会夏季休会前锁定两名候选人。第五轮投票拟于20日举行,将再次淘汰得票最低者。

纵观前四轮投票,苏纳克所得票数均为最多,莫当特始终占据第二位,特拉斯紧随其后。当地舆论认为,苏纳克有望晋级最终对决,而特拉斯可能会在最后一刻反超莫当特。

在产生两位对决者后,选举将随后进入第二阶段,保守党所有党员将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选出新党首,胜出者也将出任英国新一任首相。据报道,保守党现有党员约20万人。最终结果预计将于9月5日议会复会时揭晓。

不过,谁将最终胜出尚不明朗。近日,英国舆观调查公司对保守党党员展开的调查显示,苏纳克将在决胜投票中落败,而特拉斯成为热门人选。

有分析指出,一方面,苏纳克被视为保住保守党议员席位的最佳人选。他也因为在新冠疫情期间实施的经济政策而收获好评。另一方面,在保守党基层党员以及工薪阶层中,他的支持率没那么高,这可能与他的富豪形象有关。因此,苏纳克最终能否入主唐宁街,可能取决于他接下来一个多月的表现。

这场结果难料的选举也与三年前的大选形成鲜明对比。当时,约翰逊是明显的“领跑者”。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英国要么将迎来首位亚裔首相,要么将迎来该国历史上第三位女性领导人。

不过,保守党难言高枕无忧。近期民调显示工党的支持率领先于保守党。如果现在举行大选,工党有望打败苏纳克、莫当特或特拉斯领导的保守党。民调机构“选举演算”的主管马丁·巴克斯特(Martin Baxter)说:“这将为(工党领导人)斯塔默在下次大选中入主唐宁街铺路。”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