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热”在不知不觉中褪去,与此同时发生的是“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09992.HK)的股价在一年半间震荡下跌。截至7月20日,公司市值为308亿港元,这一数字距离去年2月巅峰时期接近1500亿港元的市值,缩水已超千亿港元。

资本市场“失速”,泡泡玛特近日发布的中报业绩也没有带来好消息,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一季度持仓的16只基金在二季度的操作不尽相同,同为易方达明星基金经理,萧楠和张坤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前者大举卖出1700万股,盈亏情况依赖择时,张坤则按兵不动继续坚定持有。

机构调整目标价

7月15日,泡泡玛特发布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收入同比增长不低于30%,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不高于35%。

针对收入增长未达预期,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业绩波动主要与疫情反复,疫情影响客流量及消费者消费意欲减弱,前期业务扩张导致费用较去年同期增长等因素有关。

7月17日一份纪要显示,今年1-2月,泡泡玛特线下门店、天猫、机器人商店同比增速分别达100%以上、80%以及60%-70%。但是到了4-6月,三个渠道分别同比下滑10%、10%和30%。7月的前两周,线下门店增速转正,其他渠道同比下降收窄。

面对创新低的股价,泡泡玛特近日公告称,斥资约1.9亿港元,按每股21.1港元至22.85港元的价格回购867.96万股。这是其上市以来超十次回购中金额最高的一笔。

资深投资人士张书乐对《华夏时报》记者称,激励股价、回购只是短时有效,关键还是靠公司自身的营收模式、产业结构和产品创新能力去长期提振。

张书乐进一步表示,作为一个潮牌文创,泡泡玛特一直都在去盲盒化、去玩具化,即从潮流玩具晋级潮流文化,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阵痛,也需要面对外部盲盒厂商竞争和盲盒整体市场的增长力不再的情况。一旦升维到潮流文化,则会进入新蓝海。从目前而言,其战略方向正确,只是战术动作的成败还有待观察。

多家机构在其业绩发布后下调了目标价。7月18日,中金公司目标价下调19%至40港元;摩根士丹利和瑞信分别维持“增持”和“跑赢大市”的评级,但降低了目标价,前者由55港元降至36港元,后者由55港元下调至43.7港元。

萧楠、张坤分头走

泡泡玛特2020年12月在港股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上市后股价暴涨,造富效应强大,这也吸引不少基金买入建仓。

通联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共计16只基金持有泡泡玛特的股份,单只基金持仓最多的是萧楠管理的易方达高质量严选,一季度持有1725.58万股。但二季报显示,泡泡玛特已经退出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尽管易方达科顺持有的23.10万股仓位没有变化,但能看出萧楠的预期在降低。

他表示,二季度随着港股互联网板块的反弹,减持了一些业务压力依然很大且短期没有改善迹象的公司。

而张坤在泡泡玛特上,做出了和萧楠不同的选择。易方达亚洲精选一季度建仓泡泡玛特600万股。二季报披露后,持仓未变,仍然是600万股,个股方面持有商业模式出色、行业格局清晰、竞争力强的优质公司。

张坤表示,判断未来很难,但做投资实质就是在对一个个企业的未来做出判断。我们希望在做判断时更多回归常识或者事物的基础概率,例如,这家企业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未来是否被客户持续需要且增长?外来者模仿这家企业的业务是否足够困难?生意模式能否产生充足的自由现金流?是否具有良好的企业治理并对股东友好?对于科技企业,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和机制吸引并留住全球最顶尖的人才?

“我们认为,上述这些因素一方面对企业的发展前景十分重要,另一方面在5-10年内发生变化的可能性较小。与之对应,一部分市场因素对于短期市场的影响十分显著,但在长周期内并不重要,当这些因素不利时,就为长期投资者买入优秀公司提供了更好的赔率。”张坤称。

基金经理操作不同

从目前已经披露二季报的基金来看,其他基金经理对泡泡玛特的看法也截然不同。

樊力谨、张笑天在管的广发港股通优质增长二季度加仓85.86万股,目前持有243.48万股,仍然是第五大重仓股。该基金今年来亏损11.84%。

张萍、程桯管理的银华港股通精选仓位未变,今年来业绩下跌10.78%。

华夏基金的两位基金经理刘平和屠环宇分别管理的移动互联人民币和互联网龙头则进行了清仓式减持,两只基金年内收益率分别为-21.99%和-18.49%。

总体来看,基金经理二季度在对泡泡玛特的操作上,以卖出为主。不过,东方红基金的孙伟是一季度持有泡泡玛特最多的基金经理,他的二季报尚未披露,或有变数。

孙伟管理的东方红睿泽、东方红智远、东方红睿满合计持有2944.4万股,一季末的市值为10亿港元。一季度时泡泡玛特的股价已经开始阴跌,孙伟在一季报中表示,市场的底部往往会先于基本面的底部出现,很多行业的龙头公司估值已经处于合理甚至偏低的位置,适当增持部分消费品行业和疫情受损行业。

从目前来看,当时泡泡玛特的股价并不是底。上述三只基金的二季报尚未披露,公司股价在二季度有过短暂的反弹,盈亏情况未明。如果已经卖出,卖出的时机显得至关重要,但如果至今仍然没有卖出所持股份,已经出现浮亏。

孙伟是东方红的老将,任职6年半,东方红睿泽、智远、睿满是他目前在管的所有产品,规模合计224.90亿。上述三只基金今年来的收益率分别为-15.79%、-15.06%、-17.90%,排在同类基金中的后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