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北闯南,上山下洋”的企一代,已经老矣。逐渐长成的企二代们,对投资未来更感兴趣。他们中的一小部分,将加密资产视为“未来”,倾注大量资金,各种玩法层出不穷(详见记者此前报道《加密货币造富多米诺富二代玩出新版“火中取栗”》)。

然而,当周期来临,市场大起大落,第一桶金期望渺茫,衔着“金汤勺”出生的企二代们更是真正体会到了人生五味。未来如何抉择?身处其中的每个人都有不同故事。

“我想坚持到底,但要看市场肯不肯给我这个机会。”赵强(化名)向记者感慨说。

两年前,他放弃继承家族企业的机会,从父亲在境外创设的离岸家族信托领取了千万创业资金,决心在比特币投资市场“大干一番”。

在他看来,相比传统行业家族企业,投身加密数字资产不但是投资“未来”,还是推动家族财富保值增值的新路径。

然而,经历过去两年比特币价格大涨大跌,如今他的创业资金亏损逾60%。

“随着近期比特币一度跌破2万美元,身边不少朋友(主要是企二代)开始黯然离场,有些甚至投入千万资金但几乎血本无归。”赵强告诉记者。但他仍然选择留守——如果他选择止损离场,就得遵守自己的与父亲的约定——着手继承家族企业。

“但是,我更希望将家族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自己则集中精力投向代表未来的朝阳产业。”他指出。其实他内心也憋了一口气——渴望向父亲证明自己的投资眼光与创业能力。

记者了解到,这或许也是赵强最后的“倔强”。不久前,他与父亲又做了约定——若年底前他无法收回创业资金,就安心继承家族企业。

“所以我希望市场能给我一次翻身的机会,即便我最终不得不继承家业,也希望能昂首迈入家族企业。”他坦言。

投资采矿公司遭遇“滑铁卢”

加密分析公司CryptoQuant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周末,全球比特币矿工抛售约14000个比特币,价值超过3亿美元。这意味着过去数周,矿工的比特币抛售数量达到2021年初以来的最高值,这在业界被戏称为“矿工的投降”。

究其原因,比特币价格持续低迷与能源电力成本持续上涨,正急剧压缩矿工的利润率,迫使他们不得不大量抛售比特币以维持业务运营,甚至部分矿工已向银行抵押采矿设备以获取运营资金。

这也令王刚(化名)相当受伤。

在去年比特币价格持续飙涨期间,他从父母领取了百万美元资金并投向境外数字加密资产采矿公司,开启了自己的首次创业征途。

“原先希望自己的首次创业就能赚到第一桶金,让父母对我刮目相看,如今他们不问责就已经很好了。”王刚告诉记者。随着5月比特币价格持续大跌,较去年11月创下的历史高点69000美元骤跌约70%,他的投资损失已超过50%,一度打起退堂鼓。

但境外加密数字资产采矿公司管理层说服他“继续坚持”,因为比特币价格大跌会淘汰大量效率低下的矿工,若他们能挺过这段艰难岁月,可能会享受“剩者为王”的红利。

王刚直言,自己肯定不会再追加投资,因为父母已拒绝再提供新的创业资金。反而给他提供了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在海外求学深造,二是尽早回国继承家族企业。

对王刚而言,这两项选择与他内心所想“相差甚远”。他更希望“哪里跌倒,哪里爬起”,向家人证明自己的投资能力。

“我打算等待比特币价格回升带动采矿利润率走高,然后将采矿公司股权转让出去,至少能收回投资本金。”他告诉记者。

但是,他这个算盘能否如愿以偿,仍面临较大变数。

美国加密数字资产采矿公司首席执行官MikeLevitt表示,比特币矿工的成本、费用与负债都是以美元计价,随着以美元计价的能源电力成本高企,加之比特币价格持续低迷,当前加密数字资产采矿行业利润率不足50%,未必能迅速重返峰值80%。

花旗分析师JosephAyoub表示,随着能源电力成本上升与比特币价格急剧下跌,比特币采矿业正面临越来越大的运营压力,尤其是矿工从加密数字资产采矿公司辞职的传闻日益增多,相关采矿公司的估值降幅将持续扩大,股权转让难度也将随之增加。

NFT股权投资的曲折历程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NFT数字藏品意外火热,也吸引不少“企二代”抛出投资橄榄枝。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数字藏品NFT项目共计发生240笔股权融资,累计股权融资金额超过36亿美元。但是,A轮、天使轮与种子轮的投资占比高达76%,主要是以企二代与高净值人士个人投资为主。

与此对应的是,上半年中国境内的数字藏品NFT项目也发生27笔股权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6.32亿美元。

“不知道我年初投资的NFT数字藏品平台是否纳入其中。”陈闯(化名)向记者调侃说。今年初,他用父母给予的数百万创业资金,参与一家境内NFT数字藏品平台的种子轮股权融资。

当时他之所以将创业资金悉数投入这个NFT项目,主要原因是NFT项目管理方向他信誓旦旦承诺——未来NFT数字藏品投资价值将持续凸显,交易价格持续上涨,带动整个NFT数字藏品平台超预期成长。

“其实我内心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就是错过了比特币抄底投资浪潮,不能再错失NFT的财富增长效应。”陈闯回忆说。

但是,短短数月后,他没有收到NFT平台的靓丽财报数据,而是平台员工的讨薪账单——由于烧钱扩张行为未能换来预期的高收入,这家NFT平台很快陷入资金链断裂风波,且平台管理人多次寻找创投机构与知名天使投资人注资,都吃了闭门羹。如今,平台管理人干脆突然离职,让员工向股东方追讨所欠的工资。

陈闯感慨说,没想到自己栽了一个大跟头,目前他正着手打算出售平台此前收购的几幅NFT数字藏品,用于支付员工所欠工资。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此前平台高价收购NFT藏品估值因种种原因出现大幅回落,如今反而少人问津。

“目前,我父亲打算收购这几幅NFT藏品,先帮我解决员工欠薪风波。”他告诉记者。但他知道,父亲之所以收购这些NFT藏品,绝不是为了抄底,而是以此告诫他务必留意各种创业失败教训,尤其是不能对某些新鲜事物抱有过高的期望值。

陈闯告诉记者,目前他打算妥善解决员工欠薪风波后,着手关闭这家NFT平台并暂时放弃创业想法,老老实实回到父亲创办的家族企业工作,先积累自己的工作能力。

一位加密数字资产业内人士坦言,随着NFT投资热“潮退”,NFT是继续缔造更多造福故事,还是直接刺破高估值泡沫,没人说得清。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各国政府针对加密数字资产的监管趋严,无论是比特币,还是NFT,都不可能像以往那般无序野蛮成长,当加密数字艺术品与比特币价格远远高于其合理估值时,总有人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