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大连日报

人生大事,生死二字。在生命的临终时刻,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姿态离开?面对重疾的折磨,我们是否可以选择不做无谓的抢救?近日,《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第七十八条在“临终决定权”上做出了大胆突破,规定如果病人立了预嘱“不要做无谓抢救”,医院要尊重其意愿,让病人平静走完最后时光。由此,深圳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生前预嘱”立法的地区。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李丽?

跟死亡“握手言和”

在面对死亡时,如何能够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能否有更多的自主权来选择离开的方式,在这个层面上,“生前预嘱”或许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今年60岁的杨欢,有着8年照顾重病父母的经历,同时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她看到不同患者在生命最后时刻的遭遇和选择,这些都促使她思考起了人生最后“一公里”到底该怎么走。杨欢说,“在照顾重病母亲期间,我看到了深圳立法尊重病人临终决定权的新闻,尽管母亲现在已经意识不清,但我想开明的她一定希望自己能够平静且有尊严地走完最后时光。当生命只能延长死亡过程时,放弃心肺复苏、放弃使用呼吸机、放弃使用喂食管、放弃输血、放弃使用昂贵抗生素,这也是我的选择,于是我决定提前签署‘生前预嘱’。”

在经过慎重考虑后,杨欢和全家人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并与爱人达成共识,一起签下“生前预嘱”。“我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决定这一切,包括如何面对最后一次的医疗救助,如何度过自己的最后一段人生里程。我认为这是对自己、对家人负责任的表现。最后时刻听自己的,不给孩子添更多的麻烦,儿子也尊重我的意愿,甚至身边很多同龄人都支持我的观点。”杨欢在她的“生前预嘱”里这样写道:生命终有尽头,当生命到达末期,在最后一段旅程中,倘若我因疾病导致失去语言和行动表达能力,或者完全丧失意识,再经3名以上医学专家综合认定,该疾病将持续蔓延,并不可逆转地导致我的死亡,或将带给我持续性的没有尽头的痛苦纠缠,以及在任何医疗救助措施都只为延长生命本身时间而无法体验生命的快乐的情况下,我希望我仍然有自主决定和选择的权利。

对患者意愿和生命的尊重

网上一份关于“生前预嘱”的调查报告显示,有71%的人选择接受“生前预嘱”,22%的人表示没想过这件事,而仅有7%的人拒绝接受。在接受的人群中,90后意愿最为强烈,占比49%。27岁的张金金在采访中表示:“我个人比较赞成立‘生前预嘱’,当患者生命已经不可逆转,只剩下痛苦与折磨的时候,应该让患者有尊严地选择离开这个世界。我爷爷因为肺部阻塞感染,造成急性呼吸衰竭,但他病情发作的时候,家人还是舍不得放弃治疗,一轮又一轮的抢救和维持,最终并没有挽留住爷爷的生命。很多时候,不是濒临死亡的人最怕死,而是我们真的没有勇气,在面对重要的人即将逝去的时候选择放手。”那些已经没有治愈希望的患者,他们愿意为所有爱自己的人,用尽最后一点毅力死撑着,唯独无法选择尊重自己的意愿,有尊严地死去。

34岁的周岩是一名安宁疗护志愿者,她告诉记者,终末期患者往往已经意识不清,无法自主选择安宁疗护,只能让其直系亲属签字,这对患者家属来说,会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和负罪感,而如果患者有“生前预嘱”,对家属做决定就能产生很大的影响。

可以说,这项地方立法重若千钧。对大多数患者来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否继续抢救,往往是不能做主的。很多时候,患者在痛苦中挣扎,也花费了大量钱财,而家属还在要求医院继续维持毫无质量也毫无希望的生命,直到最后一刻的到来。这种看似尽心尽力的情形,也未必是病人乐见的结果。而有了这份“生前预嘱”,患者在人生的最后一程,就能“自作主张”,避免无谓抢救的折磨,在平静与安宁中结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