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法治日报□ 迟慧

和那些价格不菲的名牌口红相比,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和几个同批出厂的小姐妹一同猫在超市不起眼的小角落。偶尔有人路过把我们拿在手里,往往还未来得及仔细打量,便被售货员打断思路,拿起又放下……每每此时,我的心情就像发霉的书籍,渴望遇到一位知音读懂我的色彩。

光阴不语,却在不觉之间溜走,距离保质期限越来越近,而我也随之愈加焦虑,直到她的出现。那天,她独自来到超市,环顾四周,最终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随即伸手把我从货架上取下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柔柔的略带一丝恬淡,用“樱桃红”比喻我的颜色真是恰如其分,终于遇到了懂我的人。正当我陶醉其中,售货员走过来准备开始推荐其他口红。而她只是礼貌地冲服务员笑笑,便把我放进购物车。那一刻,我终于结束了任人挑选却又无人问津的尴尬处境了。

我想,她是喜欢我的。当她纤细白皙的手指拆开包装的那一刻,我的心怦怦直跳,作为一支沉默许久的口红,我终于等到了“大展红涂”的时刻。她小心翼翼拔掉盖子,轻轻旋转,藏在管内的“樱桃红”徐徐上升。她的眼盯着镜子,仿佛在思考些什么,随即抬手涂抹,原本浅粉色的双唇因为着色些许“樱桃红”瞬间多了几分生气……简单地梳妆打扮后,她换上一套藏蓝色的衣服,后来,我知道那叫警服。

那一天,是我第一次伴她亮相。舞台上,她讲述着身边同事的感人故事——身经百战的刑警,一次次直面凶狠的歹徒,在抓捕过程中险象环生……特别是当她讲到,独自在家的老母亲突发疾病被及时赶来的邻居送往医院、同事因执行任务无法床前尽孝时……她的双唇微微颤抖,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别人的故事很精彩,她自己的故事似乎也很有趣呢。这一天,她又带我出门了,这次我们要去逛商场,这可是我最期待的事儿——容貌姣好的她特别适合我的“樱桃红”,再加上雪白的连衣裙多好看!她不是一直都想买一条白色连衣裙吗?咦,可她怎么逛的是童装店?她还没有结婚呀。又买了一只书包?哦,我知道了,童装和书包是送给她一直资助的小朋友。

自从来到她的身边,我见证了她许多光彩亮丽的时刻,参加演讲比赛、录制反电诈视频、警察节文艺演出、深入辖区开展安全宣传……可是,她也有“疏远”我的时候。大约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她的嘴唇上迟迟没有我留下的那一抹“樱桃红”。那段时间,我非常难过,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她遗弃了。直到我们再次相见,看到她苍白的脸颊、听到周围人关切地询问:“好点了吗?术后恢复得怎么样?”我才知道,原来她生病住院了。

如今,我又和她形影不离了,真好。可我独有的“樱桃红”越来越少——从前,她轻轻一拧,我便探出头来;如今,她要拧好一会儿,我们才能见面……但我并不难过,作为一支口红,我很高兴扮靓身为警花的她。如果藏蓝是一道属于她的风景,我愿化身温婉柔和的风,伴她走过这一程……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