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新华网

新华社香港9月25日电 题:多米尼加音乐人陈杰:我幸运能生活在香港

新华社记者 陆芸

“我们一起唱好不好啊?”视频里,一位穿着T恤、戴着太阳镜的拉丁裔乐手坐在键盘前,用熟练的粤语邀请网友与他一起合唱。

这是多米尼加音乐人克里斯·波朗科在香港第五波疫情期间制作的系列短视频开场白。通过邀请网友合唱港人耳熟能详的粤语歌,他希望为他们带去一丝心灵的慰藉。

视频很快传播开来,短短3个月内,波朗科拥有了8万多名粉丝。香港歌迷更喜欢叫他的中文名字:陈杰。

比起成为一名“网红”,更让这名44岁的音乐人兴奋的是,网友的歌声里充满了积极的能量。“香港需要我通过音乐传递这份正能量。香港张开双臂拥抱了我,我也想用音乐把正能量带给所有香港人。”陈杰说。

与香港结缘

2000年,陈杰搭上人生中第一趟国际航班,离开了生活20多年的加勒比海岛国前往香港。一名法国雇主看中了他的音乐才华,邀请他到香港海洋公园工作。

一下飞机,陈杰就感到与这片土地奇妙的联结。

“很难解释是什么原因,但我立刻爱上了这座城市。我有一种感觉,这里就是我的家。”陈杰回忆。

在海洋公园,陈杰负责在海豚表演开场前演奏拉丁音乐,活跃现场气氛。他的音乐总能带来欢笑。

“拉丁音乐非常高亢、有趣、互动性强,海洋公园则有一种热带的感觉。它们之间契合度很高。”陈杰说。

香港人勤奋进取的精神也与一向闲不住的陈杰一拍即合。与海洋公园合约结束后,他决定留在香港。

2010年,经朋友介绍,陈杰成为陈奕迅世界巡回演唱会DUO团队的打击乐手。跟随乐队,他在内地20多个城市演出,尝遍了各地的夜市小吃,普通话也越来越流利。

对陈杰来讲,香港是家,而DUO团队就像家人一样。“我们感情非常深。比起他们,音乐甚至都成了次要的东西。”他说。

用音乐传递希望

作为一名艺术家,陈杰天生敏感,情绪丰富。在演奏伤感的情歌时,他的眉尾会向下倾斜,露出悲伤的表情。当歌迷对他的音乐产生共鸣时,他的脸上会浮现出掩饰不住的兴奋。

标志性的太阳镜已经成为他公众形象的一部分。在这副眼镜背后,隐藏着太多喜怒哀乐。

最初在香港的几年,他经历了职业生涯的低潮期。辞去在香港的第二份工作后,他待业在家,一度难以支付房租。

“我妈妈打电话给我说,儿子,要不咱们回家吧。我说不行,我感到我属于这里。”陈杰说。

音乐成了治愈伤痛的良药。那段艰难的时光里,陈杰白天写歌,晚上在电视上观看粤剧。奇妙的是,粤剧给他带去了平静和力量。

“我想我上辈子也许是个中国人。”他笑着说,“我把用音乐给人们带来快乐作为我的使命,这比仅仅获得掌声和薪水更重要。这个世界需要积极的信息。”

在社交媒体上走红后,网友的评论蜂拥而至,陈杰会认真回复每一条留言。其中有一名网友的评论特别令他动容。

“我至少20年都没有唱歌了,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音乐。看到你的视频,我又开始唱歌了。”这名网友写道。

“我很高兴,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能一起歌唱。重要的是,人们能够与世界分享他们的歌声。”陈杰说。

为港乐注入活力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音乐的风潮席卷全国,粤语歌成为许多人的青春记忆。

在陈杰看来,粤剧、粤语歌都是这座城市珍贵的文化财富,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传承和创新粤语歌曲,让它们继续传唱。

“我希望我们的子孙后代听到这些歌的时候,会发自内心地感到音乐原来可以这么美妙。”他说。

语言虽不同,音乐却共通。2018年,陈杰为陈奕迅演唱的《龙舌兰》作曲,歌曲融入拉丁元素,带有上世纪90年代的流行曲风,让一些歌迷感叹回到了粤语歌的黄金年代。

陈杰认为,粤语流行音乐和拉丁音乐有很多共同点。

“当谈到拉丁音乐时,人们通常会想到快节奏的歌曲。其实拉丁音乐有很多不同的风格。它也可能节奏很慢,这与粤语流行音乐非常相似。”他说着,哼唱起了一首西班牙语经典曲目。

今年8月,陈杰发行了第一首由他作曲和演唱的粤语歌曲《说不出的对不起》。歌曲在社交平台发布后,歌迷们用中文、英文和西班牙文给陈杰留言:“太好听了。谢谢你。”

在陈杰看来,香港建设中外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为音乐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香港拥有世界一流的音乐产业发展环境。这里有很多人才,有太多能带给世界的东西。”

从22年前来到香港,陈杰就从未想过离开。因为音乐,他与这座城市相遇、相知、相守;通过音乐,他希望传递快乐、传播价值、传承文化。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来到这里,爱上这座伟大的城市。”陈杰在《生活在香港多幸运》中唱道。歌曲的MV中,他摘下了太阳镜,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很高兴、很幸运能生活在这里。”他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