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Nreal官宣PSG.LGD战队正式成为Nreal游戏「大」体验官。目前,PSG.LGD战队正征战Ti11(Dota2国际邀请赛),经过9场小组赛,已顺利晋级胜者组。

记者获悉,NrealAir可获得等效4米距离130英寸巨幕,可适配市场主流游戏主机及掌机,如PC、Switch、SteamDeck、Windows掌机等,即将适配PS、Xbox。

产品方面,佩戴NrealAir后,用户身体姿势可以非常自由,支持躺着玩、坐着玩,游戏画面可以始终保持在用户正前方。同时得益于NrealAir小体积设计,用户可以随身携带,方便随时随地享受巨幕游戏体验。

去年10月,Facebook正式宣布公司改名为Meta,全面发力元宇宙。一年过去了,Meta的元宇宙道路似乎走的并不顺畅。

10月17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Meta公司内部文件显示,Meta用户数据表现不佳,远未能达到其在今年年底达到50万月活跃用户的目标,目前,这一数字还不到20万。而Meta旗下的其他社交媒体产品(包括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总计有月活跃用户35亿。

“从Facebook转型元宇宙的表现就能看出,市场对于元宇宙概念落地抱有极大的期望,希望出现一个代表性的应用让用户全面进入元宇宙,甚至短期内就产生巨大的产业价值。但元宇宙的发展并不是线性的,不是努力投入资源就可以实现创新。实际上目前仍然是元宇宙发展的‘奠基期’,不太可能在未来一两年之内就看到非常成功的元宇宙产品。”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一个空空如也的世界”

HorizonWorlds是Meta推出的虚拟社交平台,是其元宇宙发展计划中的重要一环。用户通过Quest头盔,进入该VR平台,可在其中探索数字世界,甚至还可以创建自己的虚拟世界。

而在过去一年中,HorizonWorlds并未让用户感到满意。记者了解到,上述内部文件还透露,在创作者开发的众多世界中,只有9%拥有至少50位访客,很多从来没有用户访问过;Meta希望用户创建自己的世界,但这样做的用户只有不到1%;HorizonWorlds有内部打赏功能,让用户可以打赏世界创作者,但此功能合计产生的创作者回报只有不到500美元。此外,有内部人士透露说,超过一半的Quest用户在购买头盔之后6个月便不再使用。

8月16日,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社交平台发布了自己在HorizonWorlds中的虚拟形象照片,但粗糙的背景建模,被调侃为“车祸级”现场,而没有双腿的人物形象,更是遭到了来自网友们的“群嘲”。

对此,于佳宁表示,实际上,当前虚拟人物形象在渲染速度、渲染效果的真实度、渲染画面的分辨率上的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包括海外的各类虚拟偶像,国内的AYAYI和柳夜熙等等,甚至包括《地平线:西之绝境》在内的多种次世代游戏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至于为什么Meta的虚拟人物相关技术如此稚嫩,我个人并不能理解。”于佳宁如是说。

10月12日,Meta在其VR年度大会"Connect2022"公布了全新VR头显MetaQuestPro,采用了与高通合作开发的移动骁龙电脑芯片等新技术,售价1500美元。扎克伯格还公布了他的新头像,并宣布其虚拟形象将拥有一双能够正常走路的“腿”。Meta还表示将在今年发布适用于移动设备和网页端的Horizon,但Meta发言人并没有透露任何发布日期。

对此,烤仔建工负责人邱赞可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构建虚拟人物不难,难的是根据用户形象定制自己的化身。虽然在最近的一次展示中,meta放出一段扎克伯格的avatar(有腿版)在其中跳跃自如的视频,但其发言人也补充道,该视频只是“用来说明和前瞻性演示”,最快还要等到明年年底才能对用户上线该功能。所以即便人物构建好了,也需要相应的硬件技术支持,来优化用户体验,提升沉浸感。

站在从业者的角度,邱赞可表示,Facebook的转型更多的是在告诉其他转型企业,不要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在上一个行业中所累积的一定能成为在元宇宙中的亮点或新力量,摒弃杂念,抛开那些“成功的经验”,重新审视自己在新赛道的目标或许才是捷径。

邱赞可同时表示,单凭一年以来的成果与业绩表现评价其转型结果未免太过片面,追求短期效益,这对整个元宇宙参与者与所属产品都太过偃苗助长。对于所处的这个新兴赛道来讲,所有产品“难用”“有问题”都情有可原,毕竟属于这个行业的用户行为并未建立完善,而我们所积累下来的以往经验恰恰也会对我们认知新事物、发展新方向时产生不小的阻碍。

真正的元宇宙还有多远?

转型元宇宙后的Meta在业绩方面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根据Meta发布的2022年二季度财报,其在二季度收入为288亿美元,同比下跌1%。这是Meta首次出现营收同比下滑。而在利润方面,同比下降32%至67亿美元,已连续三个季度下跌。

二季度财报显示,旗下元宇宙部门RealityLab,2022上半年的总收入为11.46亿美元,同比增长36%,占整个母公司收入的2%。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业务的亏损在不断扩大,2022年上半年亏损近58亿美元。

此外,Meta的广告业务在二季度的营收为281.52亿美元、同比下降1.5%,其中单位广告价格下滑近14%。对此Meta首席财务官DaveWehner指出,全球广告需求疲软还将继续。

在二级市场,Meta的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今年以来,Meta股价已跌超60%。其市值自2021年9月峰值以来,也已损失超7000亿美元。

“Meta作为一个国际化网络平台,其在全面转型元宇宙的初级阶段,显得过于激进,用户增长和盈利直接受到影响,并表现在经营业绩上。Meta需要重新平衡已有业务和新业务。”萨摩耶云科技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那么,我们距离元宇宙还有多远?

“总的来说,我们距离真正的元宇宙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于佳宁表示,目前元宇宙的发展仍然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相对来说,海外企业在元宇宙相关设备上已经拥有了相对齐全的产业链布局,无论是底层技术、算力平台和基础设施,还是以AR/VR头显、体感设备为代表的元宇宙硬件设备都已经出现较为成熟的产品,并开始应用在拳击训练、动感单车、医疗健康、智能家居以及智能制造等场景。中国在元宇宙整体进展相对稍落后于海外,部分硬件细分领域起步较晚,但仍在全力创新和赶超。而在元宇宙的场景化应用上,中国企业经验较为丰富,目前也已经开始持续发力。

易观分析文化消费行业咨询顾问马阿鑫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的元宇宙距离通常概念下我们所认知的元宇宙仍有一定距离,而问题则是多方面的。首先,概念虽已成型,但仍面临着大量监管、合规问题;其次,设备虽有所进步,但沉浸感、价格、使用空间、内容丰富度仍与用户期望有差距;最后,元宇宙世界的必要性和可玩性,当下大量元宇宙概念产品多服务于社交、娱乐,但基于渲染的不足、开发成本过高等问题,产品多其难以真正吸引用户。

就此,邱赞可认为,目前元宇宙进入了概念爆发后的“冷静期”,无论是资本还是产品项目都逐渐冷静,开始步入健康可持续发展阶段。随着步速渐稳,实体经济赋能增加,整个行业发展水平与潜力都在同步提升。

“目前看来,不同平台不同标准与尚未完善的世界框架仍是元宇宙吸引甚至留下用户的最大难点。如今的各类平台风格各异,操作不同,技术标准更是天差地别,更别提尚未建立完全的相关制度与经济体系。希望我们在未来能看到各大元宇宙平台逐步完善,让元宇宙成为人们期待的未来生活场景,而非仅停留在风口浪尖的概念。”邱赞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