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某于2021年6月1日起在无锡一家传媒公司从事运营工作,公司为其提供伙食和住宿。当年6月15日,起公司安排其转做主播,每天16点至22点在公司通过某平台进行直播,至2021年8月底,公司将其“劝退”。期间,董某与公司之间未签订任何劳动合同或其他协议。

与此同时,2021年6月至8月期间,公司通过钉钉系统对董某进行考勤,对其在线上播时间有明确要求,2021年6月公司向董某支付5000元。而被“劝退”后,董某向劳动争议仲裁部门提出了仲裁请求,要求公司支付2021年7月、8月工资共计10000元。

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公司是否需要支付董某2021年7月、8月工资?最终,无锡市仲裁委支持了董某的请求,裁决公司支付其2021年7月、8月工资。仲裁机构表示,该案的焦点是董某与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案件处理期间,董某提供了钉钉考勤记录、银行流水等证据,可以佐证董某在公司工作并接受管理,从事传媒公司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但公司方面辩称,双方之间应是合作关系,并提供了某平台直播主播独家合作合同范本予以佐证,但双方并未签署上述合作协议。

最终,无锡仲裁委从双方实际履行等情况出发,从主播入职、考勤、薪资、评价等各环节重点考察公司对于主播的指挥、管理与监督因素,认定上述因素具备劳动关系的特征,进而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综上,仲裁委认定董某与传媒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公司应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

相关人士称,近年来,平台经济迅速发展,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依托互联网平台就业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数量大幅增加。但劳动者在新就业形态用工中需结合实际情况,厘清用工性质。同时,也并非企业支付报酬、劳动者为其提供劳动,即一概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而要根据具体情形来确定。

根据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八部门《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人社部发〔2021〕56号)的相关规定,对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用人单位应当依法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对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管理的,应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协议,合理确定企业与劳动者的权利义务。

而对个人依托平台自主开展经营活动、从事自由职业的,则按照民事法律调整双方的权利义务,避免因用工性质模糊引发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