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中青报·中青网实习记者张是卓

10月20日,上台仅45天的英国首相伊丽莎白·特拉斯宣布辞去首相职务和执政党保守党党首职务。现年47岁的特拉斯因此成为英国历史上任期最短的首相,她多年的“铁娘子”梦想也烟消云散。

相较于特拉斯的黯然退场,更值得关注的是英国“脱欧”之后的政治动荡。自卡梅伦政府打开“脱欧”的“潘多拉魔盒”以来,英国6年里换了4任首相,过去4个月,换了4位财政大臣。英国《经济学人》20日在封面上打出了大标题:“欢迎来到英大利”(WelcometoBritaly),批评英国政治正在日益“意大利化”,包括政治不稳定、沦为债券市场的傀儡,经济增长缓慢的问题积重难返。

激进减税政策成下台主因

据《星岛日报》(欧洲版)10月21日报道,特拉斯45天的任期内经历“重重劫难”,其中激进的经济政策和保守党内部的人事冲突,成为其致命伤。特拉斯在辞职演讲中承认,虽然她提出了一个“高增长、低税收的经济愿景”,但眼下“无法完成我被保守党选上所需完成的任务”,因此辞去首相职务,让保守党可以在10月末举行党魁选举以确定新首相。

特拉斯9月6日正式就职,“唐宁街滑铁卢”开始于9月23日。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当天,她和时任财政大臣夸西·克沃滕在一片争议声中宣布了英国5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措施以提振经济,包括:取消约翰逊政府通过的将公司税率从19%提升到25%的计划;将最高边际所得税率从45%降至40%;降低购房印花税等,总共减税规模接近450亿英镑。此前在9月8日,特拉斯出台了总规模在900亿英镑左右的能源补助方案,以应对能源价格上涨给英国各界造成的冲击。

特拉斯政府认为,减税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扩大财政补贴有利于改善民生,但事实上,一边减税、一边补贴,势必造成巨大的财政赤字。有英国智库统计指出,如此施政可能会让英国的国债高达上千亿英镑,甚至会导致业已严重的通胀问题进一步恶化。此举很快引发金融市场恐慌情绪。据路透财经报道,9月26日,英镑对美元汇率跌至创历史新低的1.035。在英镑大幅下跌之际,英国国债收益率却大幅攀升,迫使英国央行干预债券市场。英国股市、债市和汇市三大金融市场同时剧烈波动,给特拉斯政府造成巨大的政治压力。

人事问题引发保守党内部倒阁

面对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特拉斯采取了与之前截然相反的人事政策。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10月14日,上任仅38天的克沃滕被特拉斯解职,曾是特拉斯竞选对手的杰里米·亨特被任命为新任财政大臣。亨特上任后立刻推翻了前任的“迷你”预算案,在10月17日宣布不止要取消减税措施,还将考虑加税,削减财政开支并积极应对通胀问题。短短26天之内,英国经济政策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亨特的表态在某种程度上稳定了金融市场,但进一步加剧了执政党保守党内部的分裂。BBC报道称,从10月16日起,陆续有保守党议员要求特拉斯辞职。10月19日,特拉斯在英国下议院坚称自己将继续担任首相。同一天,英国内政大臣苏拉·布雷弗曼宣布辞职,成为压垮特拉斯的“最后一根稻草”。据BBC报道,19日,反对党工党提出了一项旨在禁止以水力压裂技术开采页岩气的提案,这本来是一项普通的议案,但是特拉斯内阁突然宣布对该项议案的投票是对内阁的“信任投票”,不投票反对该议案的保守党议员将被开除党籍。虽然这项议案最终被特拉斯内阁成功否决,但其做法却激怒了保守党内大量已经对特拉斯不满的议员。内政大臣布雷弗曼随即宣布辞职,她在辞职信中不点名批评特拉斯违背选举承诺,表达了对特拉斯的不信任。

这两个事件最终引发了保守党内部对特拉斯的强烈不满。根据英国民调机构最新出炉的民调结果,目前,保守党的支持率只有20%多一点,反对党工党的支持率高达50%以上。尽快切割特拉斯这个“负资产”成为保守党的当务之急。仅一天之后,原本“嘴硬”的特拉斯便无奈宣布辞职。

谁可能接替特拉斯

特拉斯的继任者尚未确定,据BBC10月20日报道,保守党选举委员会预计会在10月28日之前结束选举,新首相将在10月31日前就职。届时英国将产生最近6年来的第5位首相。

目前尚无人正式宣布参选,但保守党党内呼声最高的候选人是曾与特拉斯竞争到最后一轮投票的前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在今年7月保守党党首竞选中,现年42岁的苏纳克以微弱劣势输给特拉斯,但当时他在保守党议员中赢得更多选票。目前,苏纳克已获得357名保守党议员中100人的支持,还获得了前财政大臣和卫生大臣贾维德、安全事务大臣图根哈特和前卫生大臣汉考克等高级官员的支持。

在英国,必须获得100名议员的支持才有资格代表本党参加党首和首相的竞选。眼下,苏纳克现已跨过竞选最低门槛。虽然保守党下议院领袖彭妮·莫当特被认为也可能参选,但如果她未能获得100名保守党籍议员支持,那么苏纳克不出意外将代表保守党参选新的政党领袖和首相。

此外,英国下议院中的反对党工党和自由民主党也强烈要求解散议会以举行大选。虽然这一次解散议会可能性不大,但如果保守党无法推出能够控制住局势的党首,那么已连续执政12年的保守党有可能会遭遇比当前更大的危机,届时英国国内政治可能陷入更激烈动荡。(本报北京10月23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