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战友在战斗中牺牲,老英雄用半生的时间寻找战友后人无果。在老人离世后,他的儿子花纯征为帮父亲完成遗愿,继续寻人17年。

日前,在江苏泗洪县朱家岗烈士陵园,来自安徽宿州的花纯征和革命烈士“马灵芝”后人马春到等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这场历时半世纪的寻人终于有了结果。10月20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上花纯征和马春到,还原这个跨越50年的寻人故事。

戎马半生的老人难忘老战友

花纯征是国家电网宿州供电公司的退休职工,他的父亲名叫花怀真,1911年出生。

花纯征说,1938年5月,父亲参加革命,成为当时八路军陇海游击支队的一员。此后,父亲又相继在八路军和新四军担任副连长、连长等职务,曾率部先后参加了曹甸战役、孟良崮等战役。

花纯征告诉北青报记者,上了年纪的父亲,会经常和孩子们念叨以前的战友。其间有一个名字频频出现——“马灵芝”。他说,“马灵芝”和父亲的情谊十分深厚。在抗日战争期间,花怀真跟随部队在泗洪县一带活动。

“马灵芝”和花怀真年龄相仿,都满怀一腔热血。“马灵芝”总是骑着高头大马,左右背着两把“盒子炮”,枪法出众,能骑善射。“马灵芝”的身手被花怀真暗暗看在眼里,很快二人惺惺相惜,成了好友。

1942年,“马灵芝”在面对敌人连续33天的围剿中壮烈牺牲。之后“马灵芝”被家人接回家中安葬。花纯征说,自此,父亲带着失去挚友的悲痛继续上阵杀敌。最后戎马半生的花怀真因为身体受伤严重,被安排在安徽休养,一直在宿州定居。

“马灵芝”家人下落成为战友们的牵挂

花纯征说,大约1970年起,“马灵芝”家人下落、“马灵芝”是否被认定为烈士等问题成了父亲的牵挂,自己也经常听到父亲说想找到“马灵芝”的墓和其家人,却一直没有头绪。他说,自己也曾陪着父亲去过泗洪几次,但每次都是毫无收获。

1976年,花怀真和曾任新四军四师二十六团团长的罗应怀相约回到泗洪。在泗洪期间,二人也一直向当地人打听是否有战友“马灵芝”后人的消息,但仍是一无所获。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花怀真总不由自主地念叨着“马灵芝”,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其家人的下落,期间也有许多昔日战友加入一起寻找,但都一无所获。

2005年4月,花怀真因病逝世,享年94岁。花纯征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父亲写在笔记中的一段话,“马灵芝同志,1942年在泗洪县北金锁镇战斗牺牲的,他是泗洪县双沟北马庄人,当时是我们连付(副)连长。”

2017年5月,花纯征再次到泗洪,参加新四军四师后代重走父辈路的活动。他委托参与活动的人和其他新四军后代帮忙寻找,希望得到线索,但一直无果。

2019年的一天,花纯征电话联系上了当地乡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方在了解原委后,给了花纯征马楼村一个负责人马春到的电话号码。

“我就给他打过去电话,结果太激动了。”花纯征说。当花纯征询问对方,是否知晓马楼村有一位“马灵芝”烈士时,马春到当即回应,“我太知道了,那是我太爷爷。”花纯征说,自己听到这里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50年了,我们家可找到你们啦!”

半个世纪的寻人画上“句号”

马春到告诉北青报记者,对于太爷爷的事儿,他只是从奶奶和父辈口中了解一些。在得知对方是太爷爷战友的儿子后,二人就往事聊了许久,对应了“马灵芝”生前事迹、牺牲地点之后,发现有两点不同。

花怀真和战友们口中的“马灵芝”是副连长,马春到太爷爷的烈士证上写的是“马林之”、“战士”,姓名与职务都不相符。

于是花纯征和马春到分别联系到了有关部门。经过信息比对,确认这里的“马林之”正是花家两代人苦苦寻找半个多世纪的“马灵芝”。当年因为战事频繁,再加上口音的缘故,“马林之”才被口口相传成“马灵芝”。同时,当地相关部门根据花怀真留下的日记内容,经多方查证,确认了烈士马林之的职务是“副连长”,并向县、市、省、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门逐级申请修正烈士相关信息。按照相关程序,马林之烈士的职务已由原来记载的战士改为副连长,如今在中华英烈网上可以查询到。

直至2022年9月3日,双方终于见面,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马春到说,当天一行人前往马灵芝烈士的墓前进行了祭奠。至此,这一跨越半个多世纪、历经四代人的缘分又得到了延续。